忽然之间_忽然之间心动了

星期五晚上九点整,整间办公室早已熄灯被黑暗包围着,只有最里面的执行长办公室还亮着灯,因为办公室大门是关着的,隐隐约约还传来一股闷闷的音乐声音,假如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猫王的burninglove。

那是姜瑞聪最爱的音乐,魏均棠一直都知道,也是她帮他找到原装版的CD。

魏均棠踩着刚刚入手的SalvatoreFerragamo经典蝴蝶结裸色的低跟鞋,她走出电梯,然后走到「BonsoirCo.Ltd.」的大门前。

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但不难想像白天的时候,这是一间採光度相当好的的办公环境,内部空间都以玻璃作为隔间,视觉上空间相当宽敞,墙壁都以白色的底色为主,每间会议室的墙壁也都以强化玻璃来作设计,大家开会时可以直接在玻璃上做笔记,将所有的想法写在上面,那些看似凌乱的笔迹却成为办公室最好的装饰。

若是天气好的话,这边就像是镶着金色光芒的创意糖果屋。

唯独只有姜瑞聪的办公室用一道核桃木的木门作为设计,隐密性相当的高。他常常强调自己需要私人的时间,毕竟经营网路科技公司,竞争相当激烈,这并不是一件轻鬆的事情,需要大量的时间来思考公司发展。

更何况他也常常需要和投资者视讯面谈,争取更多的资金来维持公司的运作。

魏均棠随意找了一片办公室的玻璃,她看着玻璃上倒影的自己,刚补好的鲜红色的唇彩,还有前两天才刚刚补染的棕色髮色,这次她选择一个看起来比较温和的及肩的长度,微捲的造型看起来比较抚媚,除了看起来有点随性,更添加了女人味。

忽然之间_忽然之间心动了 情感 第1张

毕竟距离婚期只剩下倒数两个月了,任何事情都必须完全不能懈怠,尤其是自己的外表。

魏均棠随意的拨了一下自己的头髮,她检查脸上的妆容是否有因为外头湿闷的空气而有瑕疵,她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轻轻的拭去有点融化的眼线痕迹。

一切都如计画中的那样完美,她满意的对玻璃上的自己笑了一下。

她一直都了解姜瑞聪工作时候总是需要专心,因为自己也是,所以她刻意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即使平常习惯穿大约六公分高的高跟鞋,但为了今晚的见面,魏均棠换了一双低跟不失优雅的低跟鞋。

她慢慢的往姜瑞聪办公室前进,然后顺了顺自己白色雪纺材质的衬衫衣领,手里则是拿着五张喜帖Sample,刻意压抑着自己待嫁兴奋的心情,依旧是优雅的微笑着。

「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所以今晚想来确认你的想法。」魏均棠心里反覆着想着这句开场白,如同之前一样,她习惯每件事情都先自己思考一遍,但最后的选择权她总会留给姜瑞聪,这样才有互相讨论的感觉。

毕竟「决定喜帖的样式」这个选项,在魏均棠「Weddingplan」的行程表里面,目前已经delay了三天了。

主要是姜瑞聪为了这次的增资案,忙的千头万绪,连抽身都没办法。好险当初设计办公环境的时候,姜瑞聪选择在公司增设了一个淋浴间,所以这几晚他都没有回家,而是直接住在自己的办公室。

忽然之间_忽然之间心动了 情感 第2张

魏均棠走到办公室门前,她直觉性的想要举起手先敲个门,但当手準备放在门上时,她又犹豫了。「这时候…敲门好像会打扰到瑞聪。」她微皱着眉头,所以决定要以轻轻开门的方式来显示出她的贴心。

音乐声随着魏均棠开门时渐渐变得大声,她半开着门,然后自己顺着门缝走了进去,轻轻的关上门,深怕自己打扰到未婚夫工作的思绪。她站在门把的前面,耳边不断传来猫王那帅气的歌声,她将视线看向姜瑞聪办公的座位,但脸上的笑容就像一夕间堕入南极大陆般的冻住。

魏均棠的鼻子如直觉般的开始发酸,但她理性的那一面总是能在一秒之内开始控制自己的大脑,她忍住了眼泪,眼神转变成冷静,左手因为愤怒将喜帖的sample慢慢的揉烂。她将双手枕在自己的胸前,如同像个局外人看好戏般的站在原地。

她看见自己的未婚夫半裸着上半身,手臂的刺青和精实的胸膛清楚可见,然后热情的拥吻着一位女子。而在她未婚夫胸膛前的那名女子,则是只剩下黑色蕾丝的内衣裤,内衣后面的扣子已经被打开了,但依旧半挂在女子的胸前,旁边乳房的圆形弧度清晰可见。

魏均棠试图仔细的端详着那位女子,即使因为激情拥吻的关係,让一头长髮凌乱的盖住女子的五官,但魏均棠知道那女子是谁。

姜瑞聪上週新聘的小助理,长得很标誌,身材当然也很好,总爱穿着短裙短裤,但就是专门帮忙泡咖啡、印文件、买文具或是帮忙接电话的那种。

魏均棠冷笑了一声,冷笑的原因有点複杂,一个是可惜了自己的未婚夫品味的退步,另一个就是眼前那对男女竟然都还没发现她就存在在这个空间里。

所以她决定举起手,然后用力的往门上敲了三下,只见姜瑞聪惊慌的抬起头,他的双眼瞳孔因为惊吓而放大,直觉性的推开那位小助理,然后赶紧拿起随意丢在地上的蓝色衬衫穿上。

忽然之间_忽然之间心动了 情感 第3张

小助理则是尖叫了一声,之后狼狈的从办公桌上跳到地面上,她一手捧着鬆脱的黑色内衣,深怕自己的胸部呼之欲出,然后蹲在地上,用另一手捡起自己被姜瑞聪褪下的衣物,慌张的低着头,竭尽所能用自己的长髮盖住自己的脸庞,快速地穿过魏均棠身后跑出办公室。

这种逃跑的方式,魏均棠称之为「落荒而逃」,通常是位于输者才会有的行为表现。

魏均棠依旧优雅又冷静的站在原地,她双眼直盯着眼前的姜瑞聪,只见姜瑞聪手忙脚乱的将衬衫扣好,紧张的不断的舔着自己的双唇,之后双手若无其事的插在口袋里,他深深吐了一口气。

她知道整个场面因为她的理性略胜一筹,所以她冷笑了一声。

「那个…我只是想说…」

姜瑞聪试图想要稳定自己的呼吸并开口打破沉默,但魏均棠走到姜瑞聪的面前,她用食指放在他的唇上,试图请他保持缄默,因为她想让自己的未婚夫知道,现在多做解释也没有用。

「没关係,本来要给你决定喜帖的样式的…」魏均棠将自己的脸靠近姜瑞聪的脸,然后轻轻的闻了一下,之后将那团早已揉烂的喜帖Sample放在姜瑞聪的胸前,「不过你好像忘记自己已经有未婚妻了。」

魏均棠的口气平稳又冷静,她双眼带有挑逗的意味,然后直盯着姜瑞聪的眼神。只见姜瑞聪準备往前将嘴唇放在她的唇上,魏均棠轻轻的推开,「这个味道…很骚,我不喜欢。」

忽然之间_忽然之间心动了 情感 第4张

魏均棠笑了一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用力的往姜瑞聪脸上打了一巴掌,之后大步且快速的走出办公室。

这时候的她,依旧不让自己失态,所以她顺了顺自己的新髮型,也不打算和姜瑞聪好好道别,她站在电梯前,用力又有点焦急的按着往下键,她眼角的余光似乎看见姜瑞聪追了出来,所以她直盯着电梯的楼层显示萤幕,暗自祈祷电梯能快点到来。

就在姜瑞聪打开公司大门的那一瞬间,电梯门开了,魏均棠以小跑步的姿态走进电梯里面,然后用力的按着关门键。

如同偶像剧般的剧情,电梯门準备关上那一瞬间,姜瑞聪用手挡着,然后试图想要把电梯门掰开,「棠,妳听我说,我…」

但魏均棠并没打算听他解释,她有点失态又急促的按着关门键,但似乎于事无补,电梯门被姜瑞聪慢慢的打开,魏均棠的表情开始显现出着急,她不得不直觉性的使出最后一招,「你给我走开!」

魏均棠双手扶着即将要被打开的电梯门,她将右脚举起来,然后用力的往姜瑞聪身上踹,只见姜瑞聪因为疼痛而唉了一声,整个人又因为重心不稳而跌坐在地上。魏均棠微微的喘口气,她以胜利女王的姿态,由上而下的俯视着跌坐在地上的姜瑞聪。

「王八蛋。」魏均棠淡淡的说出了这三个字,这次她没有主动按关门键,她继续笔直的站着,然后等着电梯门自动缓缓的关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9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