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烟火类似文_黑色烟火讲的什么

韦瀚一脸茫然的看着手上的收据,对于修车费和车子清洁的费用远超过他的想像,他不由得内心揪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不是遇到诈骗集团了。

「先生,你那个地毯都被呕吐物沾到了,一定要用特殊的洗料才洗的乾净啦!否则你整车都是那种味道,很难闻耶!」

对于车子美容的师傅这般建言,韦瀚也只能接受,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将费用结清,他还记得自己要离开保养厂时,师傅还特别提醒他,「欸!肖年欸,年轻酒不要喝那幺多啦!」

「谁跟你喝那幺多阿…真衰。」

韦瀚喃喃自语的将车停在自己的租屋处附近,对于他来说,找停车位是最让人头痛的事情,收费停车场开放的月租车位一位难求,他也只能碰碰运气找学校周边的停车格。

或许是否极泰来,就这样让他找到了一个。

但对于韦瀚来说,现在不是开心的时候,而是要向这位「均棠副理」来好好讨这笔费用才是。今天刚好是星期六,应该可以堵的到她才对,虽然她刚刚失恋,但总不可能周六还到公司加班吧…

韦瀚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下,但算一算刚刚付出去的费用,远超过自己一个月的房租租金,假如不尽快拿回这笔款项,有可能接下来生活会非常拮据。「我到底在怕什幺阿?本来就是该跟她讨的阿。」

韦瀚找到均棠的手机,他记得他把她的代号取成「酷斯拉」,因为她的出现让韦瀚出现毁灭性的夜晚,然后他用力的按下拨出键。

电话响没三声,就被接起来了。

「您好,我魏均棠。」

黑色烟火类似文_黑色烟火讲的什么 情感 第1张

她的声音果断又清楚,让韦瀚不由得开始紧张了起来,但韦瀚硬着头皮先咳几声清清喉咙壮胆,「欸!我是韦瀚,修车和清洁费…」

「多少?」

「欸,妳说话一定要那幺简结有力吗?」

韦瀚真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一个机器人,无论说话或者态度都冷冰冰的,「总共两万八啦。」

「有收据吗?」

「当然有阿,我又不是诈骗集团,我没那幺低级。」

「到公司领。」

「欸,妳说话有超过十个字过吗?」

韦瀚翻了翻白眼,他觉得自己明明就是苦主,却搞得自己好像是欠电话另一头女人的样子,但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等等…妳该不会现在人在公司吧?」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魏均棠似乎好像在思考什幺,所以停顿了几秒钟,「嗯,对阿。」

「好吧,那我直接去妳公司,欸…」

黑色烟火类似文_黑色烟火讲的什么 情感 第2张

「怎幺了?」

「我不接受刷卡喔,我要领现金。」

韦瀚说完自己坐在驾驶坐上大笑,他对于自己的幽默感到相当的满意,但似乎电话另一头的魏均棠不太领情,她冷笑了一声,「我要做事了,等等见,掰。」

然后魏均棠快速的挂上电话,韦瀚似乎还意会不过来,他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难怪那男的会甩掉这女的…」他心想。

韦瀚将手机随意的丢在副驾驶座,他繫上安全带,将手煞车放下,然后朝着魏均棠的公司前进。

为了自己的生活费,或许也是得先跟魏均棠低头才是,韦瀚自己暗自下了决心,等钱一拿到手,绝对不给魏均棠好脸色看。

「均棠副理,我们走着瞧,哼。」

※※※

「妳们公司真的很无聊耶,门禁那幺多关卡干嘛阿!妳们是来上班还是坐牢啊?」韦瀚不断的向魏均棠抱怨着,他皱着眉头然后跟着魏均棠的步伐走着,手上还提了刚刚买的中餐,里头还有现泡黑咖啡。

「我们公司很多样品或产品都很贵,有些还是全球限量,主要是担心资料外洩,这种基本常识…你不会不知道吧?」

均棠踩着快速的步伐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手里拿着门禁卡不断的小小晃动着,均棠先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然后拿出钥匙打开第一个抽屉,她从里面拿出一个印着公司LOGO的珍珠白精美信封,「钱我準备好了,放在信封里面,等等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黑色烟火类似文_黑色烟火讲的什么 情感 第3张

均棠仍旧坐在原位,她一手拿着信封,以一种以上对下的态度看着眼前的韦瀚。韦瀚似乎不在意均棠这种高傲的态度,正当他要伸手拿信封时,均棠将信封快速的收回来,「等等,收据呢?」

「妳这是还钱的态度吗?」韦瀚因为不悦发出「啧」的一声,他先将中餐狠狠的用力放在魏均棠的办公桌上,然后把自己的后背包卸下,拿出皮夹翻找收据,过没多久两团皱皱的纸团就在韦瀚的手中,「喏,在这边,总共是两万八千五百六十三元,但我懒得跟妳计较那些零钱,直接收妳整数两万八就好。」

魏均棠接过那皱皱的纸团,她皱眉并叹一口气,「你好歹也整理一下吧…」她慢慢的将收据和发票摊开,然后拿出手机算了一下金额,之后点点头表示认同韦瀚刚刚所说的数字。「信封里面有三万五千元,多的当作是我跟你道歉的。」

「唉唷?不错嘛…我以为妳都不近情理,没想到还满会做人的。」韦瀚笑着说。

魏均棠将信封放在桌上,然后将两手交叠枕在桌面上,「当然我还有一个要求。」

「什幺要求?」

「把‧影‧片‧删‧掉。」

均棠将刚刚那一抹好不容易露出的微笑收了起来,她将语气加重,一个字一个字重重的从嘴里吐出来,就像一头母狮子露出警告的低鸣,她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韦瀚,然后以最有压力的方式强迫他就範。「手机给我。」

「我又不是那幺小人,我会删掉的啦!」韦瀚的声音有点变弱,他的口气就像在求饶。

「给我!」

韦瀚无奈的叹一口气,他将手机递给均棠,「密码四个零,妳再自己解锁吧。」

黑色烟火类似文_黑色烟火讲的什么 情感 第4张

魏均棠二话不说将手机抢了过来,「设这密码等于没设阿…」之后她专心的检查自己失控的影片是否有其他存档,然后一一按下删除键。当她按完删除键之后,她看见韦瀚的手机存了很多张自己品牌的产品照,然后还有记录搭配的国家景点。

「喏,好了。所以上次的提案你开始动工了?」均棠依旧面无表情看着韦瀚,她对于刚刚自己所执行的「清除工程」相当满意,也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然后将手机放在桌上,慢慢推到韦瀚的面前,「我刚刚不是有意的,看到你存了很多我们家的产品照」。

「喔,对阿,想说先研究一下你们家的产品,我才能知道风格是什幺…阿呀,妳们女生的东西真的很难懂,明明都长得一样,还要研究细节,真的是难倒我了。」韦瀚皱着眉头并抓抓自己的头,一脸感觉相当苦恼。

「我们也有男性产品,佔了全部的四成,我周六都会在公司加班,因为可以专心做事,假如你不介意,以后周六可以来我们公司讨论。」

「欸,妳怎幺该休息的时候不休息阿?放假好好出去逛逛阿。」

魏均棠没有立即回应韦瀚的话,她自己知道自己为了什幺而加班,所以她收起刚刚不小心露出的微笑,然后恢复冷冷的表情,「老实说,我比较喜欢工作,尤其周六加班没有人,比较安静能照自己的步调完成工作。」

「这样人生有什幺乐趣阿?随便放空看电影也可以呀…」

韦瀚话还没说完,就被均棠直接打断,「所以,你钱拿了,应该可以走了吧?我还要忙。」

「痾…」韦瀚又举起手抓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好啦,谢谢妳啦!那我不打扰了。」他拿起桌上的那个信封,然后直接收到自己的后背包里。

「你不点收一下吗?离开这边假如有少,我不负责的。」均棠冷冷的说。

「我相信妳不会那幺大意的,那先这样啦,我就不打扰妳了,」韦瀚将手上的塑胶袋放在均棠的办公桌上,「欸,一点小心意,这家烧腊饭超好吃!而且里面还有饭后甜点龟苓膏,师傅都是道地的香港人,嚐嚐看吧。」

黑色烟火类似文_黑色烟火讲的什么 情感 第5张

「我…」

「不用客气,妳都在这边加班了,吃东西还要下去买,而且你们公司管制那幺多,到处都要逼逼逼逼逼,我走一趟就像闯关一样,好啦,就先这样,妳早点下班阿!」

韦瀚露出一抹灿笑,他转身挥挥手向均棠道别,走到办公室门前,好像又想到什幺事情,「欸,我出的去吗?要感应什幺吗?」

「不用,直接按旁边的开门键,电梯往下到一楼也不用感应。」均棠说。

「喔…好阿,谢啦!」

均棠看着韦瀚转身离开之后,她将视线放在自己办公桌上那个白色塑胶袋,外观似乎因为里头的食物有沾到一点油渍,但她似乎有闻到那淡淡的烧腊香味,然后她露出了一抹微笑。

「谢谢。」她淡淡的说。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9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