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我不同意。」均棠提出自己的意见,她的口气坚定,没有任何退让的空间。

「但网路行销部份我们是一定要做的,或者妳这边有更好的建议吗?」总经理一脸疑惑的看着均棠,他不知道为什幺均棠的反应会这幺的绝对,完全没有任何讨论的空间。

「总经理,这个我们可以再好好的研究看看,毕竟…网路宣传是要一笔很大的费用,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网路的言论就像两面刃,我们是不是要再评估看看?」

均棠知道自己多少有参杂个人的情绪,但对于网路这部份,她从以前就是抱持着保留的态度,但目前她想不出任何理由可以反驳总经理,所以她只好以拖延来做为自己的战术。

「Bonsoir是一间很有经验也很有规模的网路行销公司,我认为…计画可以暂缓,但妳可以多和Ray多聊聊,或许妳有不同的想法。」总经理试着说服均棠,但均棠发现自己越排斥,似乎就把自己越推入死胡同。

所以她改变了战术,她没做任何的反驳,直接点点头答应,「我会再找时间的。」

「但网路这块,我希望越快越好,秋冬的宣传都已经在跑了,均棠,妳懂我意思吧?」

均棠坐在办公室内,不断的回想早上和总经理对话的过程,她无法拒绝这个任务,可是她又真的不想去面对姜瑞聪。但换个方式来说,既然是公事上的合作,那幺所有的接触都可以在公司解决就好了。

「好,就这幺决定了。」

均棠熟练的打开自己的email信箱,她选择将所有和姜瑞聪的信件来往都副件公司内部的主管和同事,这样事情看起来就单纯多了。她将公司预计执行的方向、达成的目标和想要接触的网路平台一併打在信件内容。

“以上,麻烦Ray再提供有建设性的提案和报价,感谢。”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1张

均棠没有犹豫的直接按下sent键,她俐落的将「寄信给王八蛋」这个待办事项从记事本上划掉,然后开启自己下一个工作事项。

但过没多久,她的信箱出现了一封新讯息,是姜瑞聪的回信。

“妳的口气让我很不习惯,有必要那幺生疏吗?”

「这男的是怎样阿…」均棠看了一下姜瑞聪的回信,发现他只将信件单独回覆给自己,这让她觉得无法接招,而且事情有可能会变得相当複杂。在处理下一件公事之前,均棠一定要先解决眼前的难题才行。

她毫不犹豫的拿起电话,然后熟练的拨打姜瑞聪的手机,之后听着他的来电铃声。

他还是没换来电铃声,是Coldplay的Fixyou。

「真浪费了这首好歌…」正当均棠为这首歌赶到惋惜时,姜瑞聪马上接起电话。

「Hello,好久…没听到妳的声音了。」

姜瑞聪的开场白让均棠不知道该怎幺回应,但她盯着电脑萤幕,知道自己在下班之前还有十五项待办事情要处理,而现在离下班时间又只剩下一个半小时,所以她的理性将她拉回工作的现实中。

「姜总监,我是尊重你的专业,请你不要像个王八蛋一样摆出不专业的态度。在商言商,我跟你就是工作上的来往,信有看了吗?」

均棠知道唯独这样的口气和态度,才能让这场合作继续下去,但她脑中浮现了那天在咖啡厅被索讨钻戒的情景,还有艾雪她们那天的嘲笑,当然还有当天姜瑞聪和小助理亲热的画面…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2张

这些画面实在无法让均棠冷静下来,所以她还没等姜瑞聪回应,她决定将自己的怒气一次的爆发出来。

「你别以为现在这种态度会让我忘记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姜瑞聪,牛牵到北京还是牛,我跟你现在就是工作关係,你不要给我出什幺乱子,我不想跟公司难交代。」

「sorry,我知道…但…」

「没什幺好可是的,就这样,我们公司的方向跟目标我都给你了,剩下的资料请你明天下班前提供,我很忙,先这样。」

均棠「啪」的一声直接把话筒挂上,她微微的喘着气,然后视线盯着电话,她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因为姜瑞聪有所动摇,所以她将视线拉回到电脑萤幕上,然后继续解决其他十五项的工作。

「少来跟我讲这一套,王八蛋。」均棠对着萤幕说着。

※※※

韦瀚不断的想着那天均棠失控的状态,照理来说她看起来是恢复了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是会为了前男友哭泣。

「那种男人到底有什幺好难过的呀…还跟她要回礼物耶,超没品的。」

韦瀚坐在办公桌前,他终于将旅游的企划案完成了,而自己的主管Peter原本就在之前广告公司累积了不少人脉,所以轻而易举就解决名人当导游这一部份,虽然价格很昂贵,但还是有在客户的预算之内。

韦瀚拿起手机,他毫不犹豫的打电话给均棠,然后窃笑着。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3张

「你好,我魏均棠。」

「欸…妳有必要每次开场白都那幺死板板吗?」韦瀚半哀嚎着。

「我在忙,你要干嘛?」

「我刚刚把预计要执行的计划案寄给妳了唷,怎样?很快速吧?」

韦瀚不断的笑着,但他感觉到另一头的气氛相当低迷,他听见均棠滑动滑鼠并且点开信件,然后没什幺情绪的回答他。

「嗯,我收到了,帮我解决了一桩难事。」

「那晚上要不要去庆祝阿?好啦!这次不会让妳喝酒了,一定要让妳保持清醒的状态,如何?」

「我没心情,先这样。」

韦瀚正要回话的时候,就听见均棠「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掉,他瞪大眼睛然后不断看着手机萤幕,「这女的是怎样阿…吃到炸药喔?今天不是星期五吗?怎幺还是那个臭脾气阿?」

韦瀚看了看电脑萤幕上的时间,他做了一个决定,然后直接拿着包包準时下班。「现在去应该还来的及。」

※※※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4张

均棠盯着电脑萤幕,双手依旧放在键盘上不断的打着字,然后她用滑鼠按了存档,坐在椅子上伸了一个懒腰,「天阿…终于完成了。」

为了要断绝和姜瑞聪的合作,均棠决定在周五拼了命的加班,她宁可自己多做一点事情,所以把下半年的宣传计画又重新修订了一遍,她期待周一能够说服总经理,然后更换合作厂商。

均棠因为一口气完成太多公事,她轻轻闭上双眼,然后揉揉太阳穴,整个人像个洩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

「Surprise!」

均棠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她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却看见韦瀚就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然后一脸大笑着迎接她。

「你神经病阿!你不吓死我不甘心吗!」均棠随手拿了桌上的文件夹就朝韦瀚丢了过去,她气到双手叉腰,又不断的拍拍自己的胸口。

「欸!妳这样会砸死人耶,我帮妳带饭不行喔?」韦瀚不情愿的将手上的塑胶袋先放在均棠的桌上,然后再弯腰捡起那些散落的文件夹。

「你不要这样,每次这样出现真的会把我吓死…你看看,现在办公室都是黑的,突然冒出来真的很可怕阿。」均棠翻了一下白眼,但她拉了门边的椅子,「先坐吧。」

「这才对嘛…我就知道妳一定还在公司加班,所以乾脆直接来妳办公室庆功。」韦瀚兴高采烈的拆开塑胶袋的食物,然后一盒一盒放在均棠办公室里得会客桌,「今天超幸运的,周五晚餐时间竟然没排队,日本料理!怎样?」

「这还差不多…」均棠笑了一下,然后走到韦瀚旁边,「怎样?你已经有好几个周五晚上都跟我这个老姐姐过了,不觉得浪费时间阿?」

「还好阿,妳喝醉酒的时候还满有娱乐效果的。」韦瀚说完,然后转头看着均棠就开始咧嘴大笑。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5张

「欠揍…」均棠直接朝韦瀚揍了一拳,「我要吃炒意麵,还有茶碗蒸。」

「妳食慾挺不错的呀,那今天在烦什幺?」

均棠端了炒意麵和茶碗蒸,她走回自己的办公椅子坐下,「就…一样的事情。」

「公事公办啰,妳不是最会这样了?」韦瀚吃了一口炒乌龙,将食物递给均棠,「欸,这边有烤鸡肉串,要不要一个?」

均棠点点头,然后接了鸡肉串咬了一口,「可是现在问题是…王八蛋不愿意这样做,我感觉就是…好像有点不对劲。」

「不行啦!妳动摇了喔?」

「怎幺可能阿!那天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

韦瀚站起来,然后走到均棠的身后,他脸上透露出兴奋感,之后将百叶窗整个拉开,「妳办公室可以看到台北市全景耶,妳怎幺都没把窗帘拉开看看呀?」

「我这边西晒,你下午坐在这边,拉开窗帘的话绝对会变成人乾。」均棠挖了一口茶碗蒸,然后低头继续吃饭。

「不会阿…我觉得挺美的,那以后来妳这边庆功就好了呀,免得还要跑到阳明山看夜景,太费力了。」韦瀚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他觉得现在这一刻好满足,可能是因为受到窗外的夜景被感染了。

但下一秒均棠的反应让他惊慌失措,他听见均棠大叫,然后下一秒均棠整个人跳起来直接抱着他不放,甚至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他直觉性往办公室的门口看,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6张

他倒抽一口气,然后紧紧抱着均棠,「是谁?我要叫保全了喔。」

只见男子越走越近,然后慢慢的走到均棠办公室门口,而办公室的灯光也打在男子的脸上,这时候韦瀚才看清楚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嗯…是我。」

均棠听到声音惊讶的往门口看去,发现是姜瑞聪。

而韦瀚也惊恐的看着姜瑞聪,他气愤的看着他,「你…你来干嘛?」

「我…」姜瑞聪将手上的提袋举高,「来帮均棠送点吃的。」然后姜瑞聪又更走近一步,「你们现在知道我是谁了,还有需要抱的那幺紧吗?」

均棠紧张的将韦瀚推开,然后顺了顺自己的头髮,「我们不是拥抱,还不是你突然出现,我现在不想谈工作,你来要做什幺?」

「我来帮妳带点晚餐…不过,好像有人帮妳带了。」姜瑞聪苦笑了一下,然后抓抓头,「那我先离开好了,祝你们用餐愉快。」

均棠叹了一口气,「等等,既然都来了,不然吃完再离开吧。」

「喂!怎幺可以阿?」韦瀚直觉性的抗议。」

「吃完你载我回家。」均棠转头看着韦瀚,试图想要化解这种混乱的局面。

被自己的室友攻了_攻把受送去轮 情感 第7张

「这还差不多,好啊,这位先生,一起坐着吃吧。」

姜瑞聪皱着眉头看着韦瀚,总觉得他好像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他之后冷笑了一下,「不用了,我先离开好了,我比较习惯跟均棠单独吃。」

姜瑞聪将视线转回到均棠身上,「妳今天寄的信,我会再想想看的,那…我先回去了。」

他没等均棠回应就转身离开,而均棠不知道为什幺内心浮出一层罪恶感,她沉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韦瀚,「我们吃一吃收拾一下吧,我需要透透气。」

韦瀚点点头,然后继续看着姜瑞聪离开的背影,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7409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