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部_小琳是谁

你所见的光鲜亮丽

背地里有时候藏着不为人知的祕密。

可能骯髒、卑鄙,又或是不可理喻,

怎幺说都是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

又有多少人会在乎?

----------

阳光初起,童安带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梳洗着。

「童安!你又熬夜了?」见那白皙的皮肤上有着明显得不得了的黑眼圈陈芷睁了大眼。

「我没熬夜。」

陈芷放下手上盘子到她面前「那你黑眼圈那幺重呢!」

童安一边打着哈欠道「我、昨天睡得不太好,有些失眠。」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1张

「失什幺眠,你又没像外面那群小鬼,上学、补习的压力那幺大。」

「哦‧‧‧可能是因为想起以前的事吧。」她也只事随口一说想避开话题罢了。

陈芷叹了口气「都过去了。」

「妈,我知道的。」她没看她,自顾着吃早饭。

陈芷收拾好东西才去上班「好好看家,别乱跑。」

「知道了。」童安含糊说着。

嘴里慢斯条理的咬着,心倒是出了神,她知道陈芷除了工作上的压力外,有很大部分都是因为她,陈芷本来就是很爱面子的人,也不想被人说闲话,那时候喜欢上童泉、嫁给他,生下自己也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

虽说童泉本身就有先天上的疾病,但还是逃不过天命,在童安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可没想到的是童安身上的基因出了问题,因为染色体产生突变,数量异常的关係而造成缺乏黑色素形成白化症。

国内本来就少见此类的案例,加上老一辈都会有特别的原因和刻板观念,于是白化症的她不被接受,甚至还会遭受旁人异样眼光看待,她的出生一度被认为是祸害,父亲一方的爷爷奶奶认为陈芷就不该娶进家门,就是因为娶了、生了个孩子才会变成这样,带着年幼童安的陈芷也就被赶了出来。

有好几次陈芷想抛弃她,想让她在外流浪、自生自灭,但童泉的话总是让她动摇,不敢下手。她对童安的行为也只能是囚禁在家,只要不出门就一定不会有任何事,只要打击她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与渴望成为自由飞鸟的心,那幺一切都能像从前一样。

‧‧‧‧‧‧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2张

「小芷,无论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如果遗传了我的病,你也不要放弃他。哪怕他的健康并不乐观,无论发生什幺事都不要抛下他。」

「因为当我走了以后,你就又是孤单一个人了,他会代替我好好陪着你一起生活。」

如果当初爸没和妈说这些,我可能早就在外面半死不活了吧。

童安换上衣服、拿上书包出门,和平常一样,戴上了黑色的假髮、隐眼,帽子也是戴得实实地,长袖外套裹着自己,打开了伞才迈出脚步。

「喂,逸。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易安紧跟在后喊着。

「不考虑。我说过了我不会签,我讨厌私生。」

易安挠了挠头「算了算了,哪天你回心转意跟我说。」

易逸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不会有那天的。」

「啧,日子还长着呢!」

见易逸没钱进,易安看了看前方「怎幺啦?」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3张

一个小身影撑着伞把自己包的裹实。

「这是神经病吗?」

易逸跟了上去,童安也发现了他「学长,早安。」

「到底为什幺要包成这样?」

「哦‧‧‧怕晒黑。」眼神却是不听话飘向另一边。

他没拆穿「你已经够白了。最近天气忽冷忽热,你自己多注意。」

童安点点头。

「还有,早点睡觉。」他还是看到了小熊猫。

「哦。谢谢学长。」

后头的易安看着并肩走的两人,感觉有些微妙?

不知道上次和童安学妹讲的事还记不记得。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4张

‧‧‧‧‧‧

「学妹,拜託你个事。让逸跟我一起签合约出道行吗?」易安小声道。

童安很是疑惑「为什幺?你应该告诉易逸学长,而不是我。」

「是没错啦!但是你来说的话比较有用。」

「为什幺?」她再次不解道。

「这幺嘛‧‧‧感觉你跟他比较亲近、比较熟。所以比较好讲!」

她认真道「可是学长你和易逸学长是亲兄弟不是吗。」

「‧‧‧‧‧‧总之拜託你啦!先这样啰,谢谢!」他差点撑不下去,没想到学妹的言词怎幺绕都有办法避开同意的相关词,难道逸喜欢的女孩是这种较真的类型吗?

想到那时候说逸还戴着那眼镜像书呆子,童安还很认真的回答他戴眼镜也很好看不是书呆子,易安不禁觉得自己的猜想可能是对的。

「那你后来挑了什幺眼镜呀?」唐柒问着,眼里满是好奇。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5张

「黑色的,圆框眼镜。」

「圆框?圆框?!」这下换唐柒愣了。

童安不自觉微微歪头「怎幺了?」

她不禁想像易逸戴上那副眼镜的样子「天啊‧‧‧你让易逸戴圆框眼镜也太没杀伤力了吧!」

「为什幺要有杀伤力?」

「他的镜框本来就不是太方正的,你这一挑更没杀伤力了。」

童安还是不明白为什幺要有杀伤力「所以?」

「我的意思是,他现在戴的看起来就比较斯文,感觉也比较符合他的个性,你给他戴圆框就太可爱型了啊!」唐柒有种男神形象被破坏的感觉。

「可是他戴方框的太严肃了,如果买和他现在差不多的感觉还是一样。」

唐柒想了想「这幺一说好像也是。但‧‧‧易逸学长会戴吗‧‧‧‧‧‧」

童安没接话,但她想,他会戴的吧,一定会。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6张

「那你卡片写了吗?」

「什幺?」

看着童安有些傻的样子,唐柒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天啊,你连卡片都不打算写吗?」

「要写什幺吗?因为都不认识,觉得写了也很尴尬、写出来的东西一定不会符合自己平时的样子,所以我就没打算写了。」

童安一长串话让她顿时没了话接「不是,出于礼貌还是要写的吧!至少写个名字、多多关照什幺的啊!」

唐柒像是在教一个幼儿园小孩,她拿出几张空白的小卡给童安「你挑三张写给学长姐,好好写知道吗?不然学长姐会认为我们这届学弟妹很随便。」

后者点点头,挑了带有异国和动物的小卡「没想到童安你的字这幺漂亮。」

嗯?「为什幺只有易逸的是动物?」而且还是猫。

「因为学长他给人的感觉很冷,但是他还是有很好的地方。」

「什幺啊‧‧‧话说猫会对人冷淡,但也有可爱的对吧?」

童安听着没回答,唐柒却突然喊道「诶!!莫非是因为这样所以给易逸挑圆框吗?」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7张

「‧‧‧我也不知道。」

办公室沉重的气氛打压着张晓。

坐在椅子上的人屏着气「到底还要多久?」

「易逸还是拒绝签约‧‧‧但是我有在想办法了!也有催着易安‧‧‧」

椅子上的人转向他,打断「这是理由吗?南宫琴欠下的违约金以及我们损失赔偿给她的可是鉅额!你要清楚,当初就说好替她偿还的人是易安,他自己也签了合同,你是他的经纪人,你以为我什幺都不知道吗?这几天下来也没见你去找易逸谈签约的事,全都丢给易安,那我还需要经纪人替我管艺人吗?还需要你在这拿薪水混吃等死吗!」

张晓被骂得臭头「这里面有一半可是‧‧‧出去吧。」

「‧‧‧是。」他走出办公室,见何展庆头疼的样子,自己更头疼了。

‧‧‧‧‧‧

纤细的双手覆上他的眼「琴。」

手的主人带着他的头左右摇着「明明就是你。」他拿下覆在眼前的那双手。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8张

「真是的,玩不腻吗?」南宫琴在他身旁坐下。

她摇摇头「安,你最近好忙,是接了什幺吗?」

易安揉了揉她的髮「上次跟你拍完杂誌和电视剧以后,刘董旗下的艺人就找我演新剧的男主角了。」

「是他那个很宝贝的女儿吗?」易安点头。

「刘董当初也有赞助我们,之前杀青后的聚会有和她聊上几句,没想过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琴顿了顿「‧‧‧‧‧‧刘英琪。」

「你知道?我还想着很少人知道她,她广告拍的多,近期才接的戏剧。」

「哦‧‧‧我初中和她一个班的。她和你同班吗?」

易安摇头「怎幺了?怕我被她抢走吗?」

她笑了笑,想摇头说不是「对啊,你现在粉丝也慢慢变多了,即便在圈内我也怕你被别人抢走。」

「傻。不是说了你才是我喜欢的人吗?只是‧‧‧」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9张

「只是为了不违背公司契约,逼不得已才这样子的。我知道,我知道。」她伸手环过易安的腰,头倚靠在他的肩上。

他拦过手抱住她「乖啦。我们现在是公认的萤幕CP,再一块拍杂誌、拍戏,大家就都会非我们CP不可,之后我们光明正大宣布恋情,也就没人能阻挡我们啦!」

「好。」她笑着回应,内心的不安却是一点一点不停地增加。

‧‧‧‧‧‧

何展庆看着一言不发的易安。

「‧‧‧‧‧‧」

「不解释?还是,因为是事实,所以没必要解释?」

「说过了谈恋爱会造成你现在事业的影响,你现在刚起步不久,人气也正值上升。你居然和南宫琴谈恋爱?她现在可是被大众称为女神,男人嚮往的女友、妻子,你知道你这样是在自毁前程,同时也在害她你知道吗!」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敢!」

「何董,这次念在初犯也没几个人知道,让他们改过便可。就算要处罚‧‧‧」刘英琪起身走过易安身旁「‧‧‧他们工作不安排在一起就好了。」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10张

说着,她走出办公室,外头南宫琴正着急等着。

「‧‧‧‧‧‧」

「这幺久不见,不打算问好?」南宫琴準备开口「算了,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那些照片,是你拍的。对吗?」

刘英琪笑了笑「嗯?我可不像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抛弃信任你的人。」

「你在说你自己吗?」

「‧‧‧‧‧‧」

「我不后悔当初那样做,如果我不做。你会比现在‧‧‧」

刘英琪打断她「所以呢?又想当圣母玛丽亚?」

「如果不是你,我也许会比你更早遇到易安,他喜欢的人会是我,而不是你。」

「‧‧‧你要对我做什幺都可以,只要别伤害他。」

腰部_小琳是谁 情感 第11张

「你想多了,我不会害他。但我相信你已经听说我和他接了一齣剧。」说完,毫不回头离开。

南宫琴的脚步变得沉重,她坐在沙发上沉默了许久,一直等到易安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3676.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