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晓君_经晓君

「这位该不会是……」刘珍妮目光在两人脸上扫来扫去,「传说中的徐……徐……」

徐奕勋。」方宜婷接口。

你好。」徐奕勋说。

「你好你好,我们家宜婷天生憨呆,要多麻烦你了。」刘珍妮挥挥手,「我先出门了,你们慢慢聊。」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两人四目交接,没有人开口。

徐奕勋咳了几声,首先打破沈默,「好吧,我先道歉,是我说话太不客气。你可知道,我到了现场,看到那男人的髒手在你身上游移,要不是我及时出现,我不敢想像事情会有多糟糕。想到这里,就忍不住骂你,我──」

「嘘──」她的食指压上他的唇,「别说了,我知道,是我太大意。我没有生你的气。」

「那你是为什幺──」

极晓君_经晓君 情感 第1张

「进来吧。」她打开门,如末日般的惨况呈现在眼前,他一时目瞪口呆。她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徐奕勋气得火冒三丈。

「他在哪里?马的,这种人我一定要跟他好好『聊聊』。」他将手指凹得劈啪作响。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而且,这件事还是让珍妮去处理吧。」

他不敢置信的望着她,「我不能理解你怎幺能嚥下这一口气?」

「寄人篱下,我还有什幺选择?」。

隔了几秒,他手指拂过她额头,轻声说「来我家住吧,别在这鸟地方受烂房东的气。」

「你说的,那我可要住阁楼。」她说。

「嗯⋯⋯」徐奕勋皱起眉头,「那一个月要加两千块才行。」

极晓君_经晓君 情感 第2张

方宜婷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她可以感觉到她在他心中的份量。她想冻结这一刻,让时光永远停留在这幸福的角落,如果明天能永远不到来有多好。

他瞧见她握在手中的信,「那是什幺?」

「喔,这──」她想藏起来,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是我奶奶写给我的信。」

「奶奶?我记得你说过,你奶奶八年前过世⋯⋯」

她手指拂过火漆印,说「我一直没有勇气打开它。」

「为什幺?她对你不是很好吗?」

「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奶奶。」她说「我们做什幺事都黏在一块,她会帮我从厨房偷藏一块桂花糕,我会帮她偷留一颗刚採下来的水果。如果是荔枝最棒了,那是她的最爱,她会把壳拨好,我们就躲在苹果树下偷吃。」她闭上双眼,回忆涌上心头,「新鲜的荔枝最甜了,我们常常吃到双手黏答答,还要偷溜去溪边洗手。」她的笑容渐渐黯淡下来,「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你做了什幺事?」

极晓君_经晓君 情感 第3张

「我什幺事都没做。」她用手掌摀住脸颊,「她临走前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想再见我一面,我却为了隔天的学测大考,而没有回去……」

「学测大考是大事,关係到你的未来。这不能怪你。」

「不,学测大考根本不重要。考了什幺成绩,读了什幺大学,对人生又有什幺影响?出社会以后,还不是一切都重头开始?但是如果……如果我那时候,能够见到她最后一面,至少我的人生不会带着遗憾,至少我冲向病房时,不会看见床上只剩下一封轻飘飘的信和冷冰冰的项鍊。」泪水溢出她的眼眶,「你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心碎,又有多后悔。」

「我懂那心情。」他的目光飘向远方,「你做了一件事,却酿成无法挽回的遗憾,从此,那份自责每天都在反覆拷打你。你改变不了过去,所以你也逃脱不了煎熬,又或许是,你根本不想逃,只有这样的痛苦才能让你觉得在赎罪。」

方宜婷转头望向他,他的眼眶里有晶莹在闪烁。她从没想过,他这幺无忧无虑的一个人,居然肩负着这幺大的煎熬。

「你后悔什幺?」她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

他别过头,缓缓站起身,有那幺一瞬间,她以为他要走了。

「一句话。」他说。她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该怎幺做才好,下一秒,他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招牌的斜笑,「你们这里有顶楼吗?」

极晓君_经晓君 情感 第4张

月光如一缕薄纱,轻覆在高楼大厦之上。午夜的城市灯火通明,像一把燃烧的火炬,绚烂的霓虹折射出梦想,吸引多少年轻人飞蛾扑火。

方宜婷站在五楼高的阳台向外眺望,林立的高楼包围着她,更显得她的渺小。夜晚的凉风吹乱她的髮梢,她转头,望向右侧的徐奕勋。

「就说看不到星星吧。」她说。

「怎幺会?」他忽然伸出右手,指向远方,「那不是北极星吗?」

「哪里?」

「那里阿。」

她将头贴近他的手臂,下一刻,却被他拥入怀中。粗壮的手臂环绕她的腰间,感觉岩石般坚硬的胸膛贴着她的背脊,一阵温暖将她紧紧包围。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372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