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三错乱

按摩浴缸热水里竟然有光头小男孩的鬼头,我惊吓到把头浮出水面,热水里面的光头小男孩,也快速将小光头探出水面,和我面对面相望。

我用手指轻轻触碰小男孩红通通的脸颊,确定他是个活生生的人类并不是鬼怪,慌张的质问「你……你是谁,怎幺会跑到我的游艇,还躲在我的按摩浴缸里面,你想干嘛……」

「我是双星,你的宝贝儿子啊。」光头男孩天真的瞇着眼对着我笑。

「我的儿子,呵呵……」我也对着他傻笑。

可恶,一定是金麦莉偷偷把她亲戚的小孩带上游艇。

「你是我的儿子?」我喝醉了,这个梦境也太真实了吧。

「爸,水好热喔,真的好舒服。」光头小男孩突然张大嘴巴哈哈大笑,拿起塑胶水杓朝我我的头顶泼水玩乐。

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情感 第1张

「谁是你爸,莫名其妙!滚,离我一点。」我生气了,动手将光头小男孩用力推开,冷静的环视周围的环境,发现我和光头小男孩同时坐在一只木製的大澡桶里面,我惊吓的扯高嗓门尖声大叫「我的按摩浴缸呢?」

我用力揉揉眼睛,心想我正在做恶梦吧,我的百万浴室装潢不见了,现在这里只是一间墙壁上贴着泛黄白磁砖,不到十坪的小浴室,大门边竟然摆放着还在轰隆隆转动脱水的洗衣机。

「妈,爸爸说不要跟我一起洗澡,还叫我滚出去啦!」光头小男孩板着臭脸对着木门大叫。

「安齐扬,你知不知道我们家这几个月水费超贵的,以后你就和双星一起洗澡比较省水啦。」一个穿着廉价T恤短裤,后脑勺绑着马尾的女人,边碎唸边推开木门进入浴室,直接从洗衣机拿出洗好的衣服,放入洗篮子里面。

安齐扬?已经有十五的时间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

我认出这个绑着马尾穿着邋遢的女人,竟然是十五年前被我抛弃的初恋女朋友,惊讶的大叫「辛红乐——妳,妳怎幺会在这里——」

「老公,你在鬼叫什幺啊!我不在这里会在哪里。」辛红乐斜眼看我一眼,口气兴奋的说「老公,你煮的牛肉麵在牛肉麵节得到了第二名,我想我们的店就要爆红赚大钱了,都上新闻了,明天应该会有很多客人来啰,赶快洗完澡就去睡觉啦!。」

「爸,比赛赢了,你说要买全新的棒球手套给我喔。」叫做双星的光头小男孩,调皮的用塑胶水杓戳我的手臂说。

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情感 第2张

这是怎幺回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穿越时空吗?还是灵魂交换?

我这幺聪明,才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穿越时空的鬼话,这一定是演艺圈的同事或是我的粉丝想给我某个惊喜的恶作剧。

我这个时候才低头注意到,我在健身房勤练出来的宽阔胸肌、结实的八块腹肌、漂亮的人鱼线通通没有了,肚子上只剩下一圈鬆鬆的肥肉。

「这……这不是我,这是一场可怕的恶梦,赶快醒醒吧——」我慌张的胡乱尖声乱叫之后,抢下安双星手中的塑胶水杓,不断往自己头顶上疯狂泼水,想让自己赶快清醒,安双星以为我在玩乐,开始拼命用双手往我身上泼水,却把我惹恼火了,对着他大吼「你是白痴啊!不要玩了,我不是你爸爸——」

光头小鬼受到惊吓,嘴角突然压下来,露出快哭出来的表情盯着我看。

「安齐扬,你有病了啊,干嘛这样跟双星说话,洗完澡就出去啦。」辛红乐赶快走上前,拿毛巾给安双星擦身体,安抚他受伤的心灵说「双星,爸爸坏坏,以后我们不要再跟把爸爸一起洗澡了。」

我全身赤裸湿淋淋的跨出木桶,随手拿起放在塑胶椅子上的廉价内衣裤赶紧穿上,发狂的冲出浴室,离开卧室的小房间,慌张的跑下楼梯,惊见一楼是摆放数十张木头桌椅的牛肉麵店营业大厅。

我的脑袋完全混乱,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什幺事情,反应快速的拿起放在结帐柜檯的电话筒,拨给我的助理金麦莉。

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情感 第3张

「麦莉,我是安竞,我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了,快来接我——」我深呼吸吐口大气冷静的说「我在——」

「先生,你打错电话了。」接电话的女人竟然冷冷的回应。

我连续又拨了五次,最后对方生气的怒吼「我们这里没有金麦莉这个人,不要再打了。」

金麦莉做了我八年的助理,这支手机号码还是她二十五岁生日那一天,我花了五千块替她标到的号码,我怎幺可能会拨错。

难道是我在享乐号游艇上发酒疯赶走金麦莉,她伤心难过了,决定报复我故意不接我的电话,我的身体打了一个冷颤,心想这个女人真可怕。

我改拨经纪人英华大姐的手机,对方竟然也说我没这个人,我气到快要发疯砸电话了,聪明的改拨到一鸣惊人公司,心想这幺大的娱乐公司总不会拨错吧,总机替我转接给英华大姐。

听到英华大姐的熟悉的低沉嗓音,我情绪激动到快哭出来的大喊「救命,英华大姐,我是安竞,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了,是谁在恶搞我?还是电视台综艺节目的整人节目,我好累,我想回家,你赶紧派人来接我。」

「先生,你是谁?你打错电话了。」英华大姐竟然反应冷漠的回应,让我的玻璃心都要片片破碎了。

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情感 第4张

「英华大姐,别胡闹了,我是安竞,快来接我回家……」我已经快要压抑不住满腔的怒气,转头又看见辛红乐牵着那个光头小鬼安双星,缓慢的走下楼梯,我更心急的对着话筒大吼「我是安竞,是你旗下最赚钱的摇滚巨星,妳再不派车来带我回家,我就要跟妳解约——」

「无聊。」英华大姐怒骂了一句话,直接将电话切断。

我喂了老半天,看见辛红乐站在一旁,好像憋着嘴偷笑的表情更加恼火,觉得这个女人真讨厌,我一秒也不想待在这间陌生房子里面,直接走向拉开一半的铁捲门跑出去,打算叫辆计程车赶回台北天母的豪宅,结束这场恶梦。

大溪的街道上,路灯暗淡,人车稀少,我等了好久才拦到一辆计程车,司机看着我穿着内衣和短裤,又光着脚ㄚ子,听说要去台北天母,马上拒载离开,我气到抬起长脚想踢翻他的计程车,怒骂「干!什幺东西啊,有钱不赚。」

又有一辆计程车停靠在街角,我狂挥着手臂快速奔跑上前,却用力撞上从街角突然转出来一辆脚踏车,害我往后跌倒在地上,后脑勺往后用力碰撞到柏油路面,痛到哀哀惨叫。

「天啊!我怎幺会这幺倒楣啊!」

「爸,爸!」模糊中我听见又有人叫我爸爸。

太好笑了,今天晚上,每个小鬼都是我儿子。

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情感 第5张

我张开眼皮看见出现在我眼前的男孩,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年纪大约十五、六岁,理着小平头,斜背着书包的高中学生。

这个撞伤我的男孩子,简直就是我少年的翻版,他有一张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帅气脸孔。

「你是谁?」我用手掌摸着摔痛的后脑勺坐起来问。

「爸,你没事吧,你忘了我是谁了吗?我是大星啊!安——大——星。」少年用手掌在我眼前晃动,紧张的凝视着我说。

「你是安大星?这个面貌俊秀的十六岁少年,竟然是我和辛红乐那个没有生出来的儿子,我「噗!」的笑了出来,这个晚上发生太多不可思议的笑话,我傻眼了,用手指触摸他温热的脸颊,呆呆的问「安大星……你妈最后还是把你生出来了,太好笑了,你还活着啊!我突然有两个孩子了……」

我觉得后脑勺的伤口更痛了,低头看见自己的手掌染血了,紧张的拉开嗓门仰起头尖叫「啊——啊——血——好多血——我流血了,快送我去医院,我还不想死,救命啊——」

原来我这幺怕死,几滴鲜血竟然让我昏死过去。

恶梦啊,快快清醒!

姐,让我再爱你一次_雪雪办卡 情感 第6张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385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