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器_揭器求言

我不是这个家真正的男主人,那有资格阻止辛红乐生小孩,看样子我不能再待下去谎欺骗她们。

「你们大家给我听清楚,我并不是真正的安齐扬,我是天马流星乐团的当家主唱安竞。」我终于憋不住内心的怒气,一口气飙说出心里的话,看着所有人错愕的脸,我只能一脸无奈的解释「我十五、六年前是安齐扬没错,但是现在我已经三十五岁了,我早就改名叫做安竞了,我莫名其妙来到妳们这个家,到现在为止我也还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什幺事情,但是我不想再欺骗妳们,我住在这里只是为了暂时混口饭吃,这里不是我的家。」

我妈和辛红乐同时惊讶的用手掌抚摸我的额头,认为我有病了吧。

安双星嘴角下压,还在憋着嘴忍耐,眼看就要难过的哇哇大哭。

安大星用疑惑的眼神直盯着我全身打量。

「你不是我的齐扬啊!」辛红乐轻轻用手指捏捏我的脸颊,用开玩笑的语气笑说「可是天马流星乐团的主唱是凌子轩吧。」

录音器_揭器求言 情感 第1张

「我才是天马流星的当红主唱。」辛红乐这句话真的惹怒我了,我开始发飙的对她大吼。

「你真的疯掉了,有病了。」我妈对着我大吼。

「妈,我没有病。」我心急的对我妈吼回去。

「没病,干嘛幻想自己是大明星。」我妈用手摸我的额头。「惨了,你有妄想症,还病得很严重。」

「红乐,十五年前我和妳分手之后,一个人跑到韩国去受训,英华大姐为了我才成立天马流星乐团,还替我改名叫做安竞。」我转过头向着我妈解释「妈,安竞这个名字还是妳同意更改的,妳说改名会大富大贵,妳忘了吗。」

「我……我不知道。」我妈吓傻。

录音器_揭器求言 情感 第2张

「老公,你忘了吗,你知道我大星还在我肚子里面没有流掉,马上就从韩国赶回来和我结婚了啊。」辛红乐疑惑的说。

「安齐扬是个傻瓜,为了妳和安大星,放弃了在演艺圈可以大红大紫赚大钱的机会,跑回来和妳结婚,这十五年来,他过着什幺鸟人生,他跑去建筑工地当工人、夜市摆地摊、过着辛苦又可怜的日子,现在的我是国际巨星安竞,我不要过着安齐扬这幺悲哀的人生,我不要——」我用尽全身力气吼叫式的说话,发洩心中不满的怒气。

「齐扬,你后悔从韩国回来娶我……」辛红乐委屈的问。

「安齐扬从韩国回来娶妳之后,应该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这幺悲惨,才会软弱的消失不见躲藏起来了。我十七岁那一年抛弃妳在韩国受训,加入天马流星乐团,也是因为没有妳辛红乐的存在,我的人生才开始大富大贵,安竞在天母有豪宅、游艇、女人,极度的享乐生活才是我真正想要过的人生。」终于说出心里的怨气不满,让我也呼的鬆了一口气。

辛红乐用手指揉着眼睛哭了。

「爸,你怎幺可以对妈说这种话,我要你向妈道歉。」安大星站出来护着辛红乐开始对我呛声。

录音器_揭器求言 情感 第3张

「你不是我爸爸,把我爸还给我——」安双星拉扯我的衣角用力摇晃。

「齐扬,你疯了,有精神病了,明天去看医生啦。」我妈也生气了,护着辛红乐要离开房间。

「齐扬,你不要我们这个家了……」辛红乐红着眼睛,拉着我的手腕问。

「这里不是我的家,辛红乐,我们十五年没有见面了,我对妳早就没有任何感情了,我再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不想再骗妳们了,我要走了。」我冷漠的甩开辛红乐的拉扯,心想既然已经摊牌了就离开吧,天下这幺大,我总会找到可以容身的地方。

「你要走去哪里,你不会发神经又要去找小赖他们喝酒了吧,他们这群赌鬼只会挖你口袋骗你的钱,不要去啦。」我妈拉着我的手臂阻止我离开。

「齐扬,原来你对我们现在的生活这幺不满意,我们回房间再说啦。」辛红乐用手指擦掉眼角的泪痕,勉强挤出笑容又拉住我的手腕阻止我离开。

录音器_揭器求言 情感 第4张

「这里不是我家,我跟妳也没什幺好说。」我勇敢的甩开辛红乐的拉扯就是要离开这个家。

「呜呜……把我爸还给我啦!我要我爸爸啦——」安双星哭闹的叫着,用力拉扯我的衣角阻止我离开。

「烦死了,我最讨厌小孩纠缠。」我恼怒的大手一推将安双星推开,害他的后脑杓撞到墙壁,所有人都跑去关心他,我趁机下楼快速跑掉。

我已经无法和这群没有感情的家人相处下去,这个家我属于那个软弱的安齐扬,我是摇滚巨星安竞,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既然摊牌了,我决定离开,我就不相信离开这里我回活不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386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