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揭器求言_女性机器人下身结构

五家的温暖

我站在摆满桌椅的营业大厅,看着铁捲门缓缓往上捲动,摸摸口袋里发现还有一千块零钱,突然发现离开这个家我还真的活不下去,可是这个家真的不是我的家,我怎幺可以死皮赖脸,只是混吃一口饭,就用虚伪的态度跟着她们一起吃饭过日子。

我还是有我的男性尊严,只好抬起头勇敢快步的离开这个卖牛肉麵的家,接道上路灯暗淡,天空还飘着让人打喷嚏的冰冷毛毛细雨,这些都无法阻挡我离开的决心,我在街上冒雨拦了一辆计程车赶到火车站。

我在车站的超商买了一杯廉价的热咖啡握在手中,突然想起了温暖的金麦莉,她做我的女人安静的照顾了我八年,她知道我喜欢咖啡,就买了全套的煮食器具和咖啡豆,我只要演艺工作累了,就会去她买的小套房,坐在长沙发上面双手握拳扭一扭,,妳会收留我她就会送上亲自手煮的冷或热咖啡。

我想这个世界上,只有金麦莉最懂我的需要。

「麦莉,我错了,我好想妳,快来救我……」我的心里有一种酸酸抽痛想哭的痛感,很后悔没有全心全意的对待金麦莉,如果这个恶梦如果有机会清醒,我一定会伸出双手疯狂的拥抱她,换我替她煮咖啡补偿她。

「麦莉,我陷入绝境里面了,快来救我……」我难过的揉着眼睛求救「如果我去A&Jhome找妳,妳会收留我吗?」

我斜眼瞄到超商货架上贩卖的娱乐杂誌,封面竟然是天马流星乐团主唱凌子轩,和助理金麦莉上摩铁被的偷拍相片。内文说这则绯闻遭到当事人和经纪公司严重否认,但是我的心都碎了。

大禹揭器求言_女性机器人下身结构 情感 第1张

夜晚的火车站,上下车的乘客变少了,显得特别冷清,我双手握着热咖啡站坐火车站门前的阶梯发呆,内心好痛苦,突然对人生有了深刻的领悟。

「麦莉,如果没有安竞的存在,妳的人生应该就是像这样,跟着凌子轩这个优秀的音乐人,过着幸福的日子,可惜妳选择跟着安竞这个不想结婚的人渣过日子,妳的人生可能只会守着孤单的小套房,在暗夜中无止境的等待,没有小孩,没有半点希望……」

我心里好悲哀,在火车站门口下起倾盆大雨的夜晚,我竟然没有一个属于我的家,也没有半个关心我的人。

我的人生怎幺会这着悲惨啊。

我揉着眼睛无力的蹲在阶梯上好想放声大哭。

突然斜眼看见身旁阶梯上坐着一个头髮油腻纠结,衣衫破旧,握紧髒到发黑保温杯的中年老婆婆,对着我露出牙齿几乎掉光的牙床,不停呵呵傻笑。

难道,我和她一样也变成无家可归的游民了。

中年老婆婆滑动屁股贴近我,身上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我心软的掏出身上的零钱钞票送给她,她却不客气的动手抢夺我手中的热咖啡,让我心生恐惧的站起来逃跑,在大雨中拔腿狂奔找寻一个可以避雨的场所。

大禹揭器求言_女性机器人下身结构 情感 第2张

我不是游民,我是安齐扬,虽然我十五年前就改名安竞了,但是我骨子里的灵魂还是安齐扬,狂风暴雨的狂袭,让我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我突然想起其实我有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家,我干嘛要发神经的虐待自己,莫名其妙在大雨中这幺任性的四处奔跑。

我要回家。

我拦了一辆计程车坐回牛肉麵店,全身湿漉的站在麵店门口,看见门口的大灯竟然没开,铁捲门竟然紧闭。

「喂!你们这家人也太无情无义了吧,竟然没有一个人关心我的死活,我快冻死了,开门——」我用力敲打铁捲门大吼大叫,竟然没有半个人出来理我,我伤心的哭了,唸着「我不要做游民,不要不理我……」

等了五分钟,铁捲们才开始往上捲动,我妈和安大星一起出现在门口。

「走了就走了还回来干嘛!」我妈气呼呼的用手掌挥打我的脑袋。

「这是我的家,我不回家还能去哪里。」我彆扭的说。「计程车费还没给啦,司机人家还要回家哩。」

「你不是说你不是我爸爸,你是天马流星乐团的当家主唱,你有别的家干嘛要回我们家。」安大星生气的怒骂。

大禹揭器求言_女性机器人下身结构 情感 第3张

「我哪里像个主唱,傻瓜,我是你爸爸啦!爸爸回家了。」我直接推开安大星,甩甩淋湿的头髮头若无其事的走进麵店。

「妈妈的心受伤了,你惨了。」安大星瞪着我说。

我用力打一个喷嚏,假装头晕腿软站不稳,一手扶住安大星的肩膀,另一只手故做虚弱的扶着额头说「爸爸淋雨了,应该是快发烧了,大星,是你骑脚踏车撞伤我,害我的后脑杓受了,如果我又得了肺炎这个家怎幺办……」

原来辛红乐站在楼梯口偷窥,她立刻带着安双星紧张的跑下楼,冲上前关心我的病情。

我假装病态的呻吟几句,就能化解所有的不愉快,这家人真好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386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