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我轻轻的,不疼_你乖点我就轻轻的

南晨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腥红色,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心里唯一存留的情感就只有对外公外婆蓄积已久的恨意。

她被南若晴和许磊架住不断地向后退,生怕一放手南晨就会不受控制,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放下这份仇恨,她以为过了这幺多年,外公外婆那迂腐的观念会有所改变,但如今看来全都是她太过天真

人就是因为容易天真,才会产生那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对于未来的梦想。

阴暗潮湿的仓库,吃不饱穿不暖的童年,每当远远地一望外公外婆,他们总是在数着手上那些白花花的钞票,爱不释手的模样令人作呕。

原来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是她的癡心妄想。

南晨眼睁睁看着外公外婆的身影离自己愈来愈远,直到离开她的视线範围内,许磊两人才鬆开手,南若晴立刻用力地抱紧南晨。

「小晨,妳想回家吗?」南若晴眼角流下眼泪,滴在南晨颈间。

包里的手机还在不断响起重複的铃声旋律,南晨听到母亲啜泣的声音才稍稍稳定心神,她伸手环抱住南若晴说「没关係,不是说要住一晚上吗?我没事了,妈妈。」

她终于听见了那首慕恒特地为她选的手机铃声,柔和地、让人放鬆的钢琴曲。

「妈妈,我先接个电话。」南晨轻轻推开母亲。

别怕,我轻轻的,不疼_你乖点我就轻轻的 情感 第1张

从包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南晨瞳孔微微瞪大,愣了几秒才接起电话。

「慕恒?」

「是我,怎幺这幺迟才接电话。」慕恒的语气十分温柔,像是一江春水,沖刷着南晨心底那团烦躁郁闷的怒火,「妳的声音听起来没什幺精神,发生什幺事了?」

慕恒的直觉总是异常敏锐,尤其是有关于南晨的事情,她就算不亲口说出来,想必慕恒也一定能猜到,于是她乾脆选择闭口不谈。

果然半晌之后,慕恒又问「是妳外公外婆的事情对吧。」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南晨没有否认,她轻「嗯」了一声,张着嘴又不知道该说什幺,她要跟慕恒说刚才自己完全失去理智那件事吗?该跟他说自己根本无法放下小时候就深根蒂固在心中的仇恨吗?和慕恒说了是不是会让他担心,他是不是会直接坐车赶过来?

「妳不用回答我都知道,从妳说要回外婆家那天起我就很担心,妳自己一定都没发现,那几天妳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慕恒语气带着明显的担忧。

「我没事,妈妈和许磊叔叔都在这里,不会怎样的。」南晨说。

「我还是很担心妳,担心到没办法坐在书桌前好好複习了。」都这时候了,慕恒还是能够说一些不着边际、无俚头的话。

偏偏又是这种话,让南晨心里稍微又感舒服了点。

别怕,我轻轻的,不疼_你乖点我就轻轻的 情感 第2张

「需要我现在坐车过去找妳吗?」慕恒问。

「不需要,而且你又不知道我外婆家在哪,想来也来不了,我也不会告诉你。」

「真的不需要我?」慕恒又问了一次。

「不需要。」南晨眉头微皱,不懂他为什幺要再问第二次。

「真的?」

第三次,南晨有些动摇了。

她带着不安定的眼神瞥向一旁的南若晴和许磊,两人也是满脸愁容,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慕恒能来到这里自然是件好事,为什幺呢?因为外公外婆既然是势利之人,定然不会在慕恒来了之后还为难南晨母女二人,毕竟慕恒那天是以南晨的同班同学这个身份到她们家里去的。

──可这样不就是在利用慕恒吗?这是在利用他的家世,南晨光用想的都感到不舒服。

她不想把慕恒牵扯进自己家中这些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事情。

南晨许久没有回应,电话另一端的慕恒嘴角微勾,他使了个眼色给待命在旁的僕人,让他去通知林伯準备出门。

他不喜欢光只是等待,更不想让喜欢的女孩一个人承受痛苦。

别怕,我轻轻的,不疼_你乖点我就轻轻的 情感 第3张

「南晨,妳外婆家在哪?」慕恒直接地问。

南晨想都没想到慕恒会突然这样问,她握着手机的手抖了一下,转头看向母亲,满脸的不知所措。

「妳不告诉我,我也能查到,但我不想做那幺不尊重妳的事情。」

南晨叹了口气道「你等我一会。」

她将手机拿得远了些,对南若晴问「妈妈,慕恒说他想来这里。」

南若晴跟许磊皆是一楞,但很快的两人脸上却都露出笑容,这让南晨更无法理解,慕恒要来搅他们家这淌浑水,为何他们还笑得出来?

「把地址告诉他吧,小晨。」南若晴温柔地说。

「可是妈妈,我不想让慕恒牵扯进这些事情来,这跟他一点关係都没有。」南晨回道。

「慕恒同学也是因为担心妳才想特地来一趟的吧?小晨也该多学着依赖他人,有时候依赖别人也是很重要的。」

南晨这下更加不能理解。

她从小到大都想着,要变成一个强大的人,强大到只要靠她自己一个人就能守护母亲那样地强大,既然想成为那样的人,怎幺可以去依赖他人?怎幺可以把软弱的一面显露出来?

别怕,我轻轻的,不疼_你乖点我就轻轻的 情感 第4张

自从认识慕恒这段时间以来,她承认,自己的确放鬆许多,不再把自己逼得那样紧,不再整天只是想着要变得独立自主、变得强大,她改变了很多。

但不代表所有的想法都改变了,比如在示弱这一点上。

见自家女儿一副完全不能理解的模样,南若晴苦笑着叹气,她说「不如妳再和慕恒同学说说话?刚才的那些对话他应该都听见了。」

他们并没有刻意降低音量,在手机那端的慕恒自然是能够听到。

南晨将手机拿回耳边。

「南晨。」

慕恒低沉稳重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妳可以在我面前表露妳脆弱的一面,妳可以向我示弱,妳可以像个孩子一样对我无理取闹、大喊大叫,甚至对我哭诉那些妳已经无法承受的事情,我会全部接受,不会有丝毫怨言,因为我喜欢妳,我喜欢妳的全部,喜欢妳的优点和缺点,喜欢妳的坚强与倔强──呃,讲简单一点,就是我喜欢妳整个人,所以妳没有必要觉得自己是在给我带来麻烦,我并不这幺觉得。」

说了这幺多话,慕恒喘口气,才又接着说「只要是有关于妳的事,我都想知道,只要是妳遇上了不开心的事,我都会担心,而且不只是担心,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妳解决,只要能让妳开心。」

慕恒说得一字一句,南晨都没有错过,全都听进耳里,她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有斗大的泪珠不断落下,她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哭。

「……我告诉你了,你就真的会来吗?」南晨问。

别怕,我轻轻的,不疼_你乖点我就轻轻的 情感 第5张

「车子已经备好。」南晨听见慕恒那一如往常的笑声。

「要是来了他们为难你怎幺办?」这话中的「他们」指得自然是南晨的外公外婆。

「我有办法,妳只要相信我就好。」

慕恒的语气带着百分之百的肯定及自信,南晨伸手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最后把外婆家的地址告诉慕恒,挂断电话之前还补上一句「你可以慢点到。」

而慕恒则是又笑出了声,「抱歉,凡是关于妳的事情,我都慢不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397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