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拒交_人宠物交还

良久,漫入深夜的城市迴荡着一股寂静安眠。

酒意薰染,桌面堆起啤酒空罐的小山。喝醉了的池凡俊和薛忧柾瘫倒在桌面上熟睡,怎幺叫也叫不醒,李雨将薛忧柾打横抱至房里让她睡,而池凡俊则把他移置到沙发。

像这样聚会完后直接留下过夜的情况不算少见,三人是相当要好的朋友因此也早已习以为常了。

由于夜已深,女孩子独自一人在外行动难免危险性提高,何况韩米冬还是池凡俊的宝贝学妹,等他醒来不把他大卸八块才怪,他自己也喝了两罐啤酒因此无法驾车。

李雨搔搔脸颊,有些笨拙的提议不如她也一起留下过夜吧,也还有客房,至少比较安全。

闻言,韩米冬的表情像宁静午后的绵绵细雨,可实际上却是狂风暴雨,若有似无的掀起一波波小浪涛。李雨说得对,现在独自返家的确危险了点,而且她怕黑……不过韩米冬提到一个重要的点,她问「可是,这样的话你该睡哪里?」

「嗯──把池凡俊踢下沙发不就能睡了吗?」

「噗……」

人拒交_人宠物交还 情感 第1张

韩米冬看向正抓着肚皮呼呼大睡的池凡俊,此刻的滑稽模样与平日那绅士的稳重气质相差十万八千里,然后又对上李雨的一脸正经八百,两人对视三秒,同时哈哈大笑。

后来,当李雨和韩米冬将桌面收拾整洁的时候,睡在一旁的池凡俊像梦游般不停乱抓乱扯他的头髮,当下李雨还真的有闪过一秒要把池凡俊踢下去不然就是把他扛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的念头,但池凡俊的身材比他壮硕,又碍于良心以及朋友情谊,于是他改将桌子移至角落,抱了颗枕头和毛毯就睡在单人沙发上了。

隔天清晨,韩米冬整夜下来意外的睡得挺好,但因为有认床的小习惯所以她早早就自动醒了。

她蹑手蹑脚推开客房的门想去洗把脸,途经书房时余光瞄见李雨正仰卧在书房里的懒人骨头上看书。

窗外透入的线线晨曦将他的侧颜镀上一抹朦胧微光,脑袋瓜一时之间还没完全开机的韩米冬犹如被魔女下咒般杵在原地,差点要冲回房间拿手机偷偷将眼前彷彿画报的情景拍下。

「早安。」五秒钟前就察觉有人在偷窥的李雨轻道,指尖慢条斯理地将书页翻过一页,接着缓缓从书本探出两颗骨碌碌的狗狗眼眸。「现在才五点,不多睡一会儿吗?」

「那你呢,怎幺这幺早就醒来了?」

「睡不太着,乾脆就看看书。」

人拒交_人宠物交还 情感 第2张

李雨将拉至一半的窗帘全数拉开,晨光瞬间为书房映入一地明亮,他站在窗边,咖啡色短髮彷彿镀上朦胧滤镜,微透微凌乱。韩米冬走进书房,眼底触及书墙上的那颗地球仪,想起昨天发生的那场小插曲。

「……李雨。」

「嗯?」只身穿薄长袖的李雨感到一阵冷,索性将一旁的毛毯披在自己身上。

韩米冬盯着自己的拖鞋,两秒后抬眸,坦承自己的罪行「其实昨天我也不小心看到你的日记,里面的机票掉了出来,但不确定它本来是夹在哪一页──」

眸子微移,视线落在书墙最角落沉睡的那本日记,他启口「我知道。没关係,妳别太在意。不过,那本日记不是我的。」李雨把毛毯紧了紧,倚靠着书墙,「那本日记是忧柾的。其实,我和她以前曾交往过。」

闻言,韩米冬讶异,原因不是因为听见他们曾是恋人,惊讶的是李雨忽然就这幺对她说。

或许是失眠的后遗症,也许是晨曦在作祟,一时之间他也不晓得是为了什幺原因而让自己会对她说出这些往事。

他把玩着地球仪,「不过已经是四年前的往事了,现在我们依旧还是朋友,好朋友。」

人拒交_人宠物交还 情感 第3张

他的表情真诚无疑,唇角轻轻浅浅的上扬。

她的脑海晃过昨晚薛忧柾说的那句话,以及她待她的态度与反应,由此可推敲出……他把她当朋友,但她却不只把他当朋友。

如此一来就能确定她起初的猜测了,所以薛忧柾才会对她说那些话、才会对她有那些反应,原来是忌妒,原来是吃醋。

「怎幺了,妳笑什幺?」他双手环胸,头懒洋洋地靠在书墙。

闻声,韩米冬晃晃脑袋,瞧她神秘兮兮的样子,李雨故意怀疑的微瞇起眼,她抿唇憋笑,仍打迷糊仗「没什幺,只是忽然想到某个人。」

盛夏。

一年一度的校庆热闹磅礡,上午下了一场大雨,却浇不熄学生们的兴奋期待。幸好下午天公作美,阵雨渐停,雨过天晴,阳光从云层中缓缓透射。

人拒交_人宠物交还 情感 第4张

体育馆内一片欢腾,街舞社、热音社、吉他社等等社团轮番上阵表演,室外的人潮也不遑多让,放眼望去是琳瑯满目的美食摊贩,以及各式各样的场边活动。

演出结束,揹着木吉他的韩米冬跟几个社员準备去园游会走走逛逛顺便买点小吃填饱饥饿的五脏庙。

而当她在可丽饼摊前準备将零钱递给老闆时,黄颂恩突然传了封讯息过来,韩米冬从口袋掏出手机,只见对话窗有张可怜的哭脸,下一句是「求救!」

韩米冬摸不着头绪,索性直接打给她。

「我傻眼,那两个学妹竟然直接偷偷落跑,电话也不接,超没责任感!现在我跟学姊蜡烛两头烧,如果妳现在没事的话能过来鬼屋这边吗?现场人力真的不足……只要帮忙两个小时就好了!在二楼的倒数第三间教室喔!」

韩米冬义不容辞的说好,她大概五分钟后会到,随后她和社员们解释情况后便直接前往最末端的那栋教学大楼。

「噢亲爱的,妳真的帮了我大忙!鬼屋里面不会全黑,还是有灯的,所以妳放心,不怕不怕。」五分钟过去,韩米冬果然準时出现,手里还提着热腾腾的巧克力可丽饼,黄颂恩一把将她抱住还往她脸上亲了几口,「咦,妳还没吃喔?那妳要不要先吃,我们去那里坐,然后我跟妳说,那两个学妹真的──吼,气到我便当都吞不下。」

黄颂恩与一旁忙着修理道具服装的学长知会一声后便跟韩米冬移至教室外的简便塑胶椅。韩米冬吃着可丽饼边听好友抱怨,期间不时能听见不知从何而来的尖叫声,忽大忽小,忽远忽近。

人拒交_人宠物交还 情感 第5张

韩米冬想起演出前在后台时曾听吉他社的学妹说,她某个朋友不久前在鬼屋入口和男友排了十分钟的队,本抱着大概只是放点恐怖音效外加阴暗灯光,再讲究一点可能会放几架电风扇或冷气之类的,八成也只有简单传统的吓人伎俩,结果走出出口的时候腿都软了,妆也都被吓哭花了,而男友则是被吓到脸色发青。

「对了,池凡俊今天也有来,好像是要去找天文社的朋友,然后有拿饮料给我,其中一瓶是妳的,我等等拿给妳。」黄颂恩掰了一小块可丽饼。

「嗯嗯,我知道,刚才路上有看到他传的讯息。」韩米冬说着的同时,有两个女孩从一旁走过,其中一个哭得梨花带泪,另一个安抚着她缓慢步下阶梯,嘴边说着好了好了没事,那些鬼都只是人假扮的。韩米冬不禁好奇的问「你们这次的鬼屋这幺厉害啊?」

「拜託,我们规划超久!故事剧情还特别请中文系的老师还有文学社的人过目建议,不过老实说迴响倒是蛮出乎我意料的,没想到这幺多人被吓哭。妳看现在入口没人排队,但一个小时前人多到还要发号码牌,学长说、噢,就是刚才在里面修东西的那个男生,他有不少办鬼屋活动的经验,他说晚一点会更多人,因为更有气氛。」

对于灵异鬼怪又爱又怕的韩米冬听了好心动,从口袋拿出折成四方形的鬼屋海报,装模作样的摩娑下巴,「如果我现在反悔不帮忙妳了,妳会揍我吗?」

「何止揍妳,我会让妳离不开这栋大楼。」瞧韩米冬那鬼灵机怪的表情,黄颂恩失笑,凶狠的作势举拳。「好啦,虽然没办法让妳当游客被吓,就当作换换口味,扮鬼去吓人吧,反正一样还是在鬼屋里,搞不好……妳会碰到真正的鬼喔,哈哈哈。」

黄颂恩就爱开这种玩笑,她不相信这世上存在着什幺鬼啊幽灵啊,除非亲眼见过或亲身经历过,总之是个铁齿的人,而韩米冬则抱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5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