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新娘的裂缝_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三十分钟过去,在经过一番梳妆打扮后,韩米冬套上日本的戏剧电影常出现的高校制服,惨白脸蛋上有几道怵目惊心的伤痕,深浅不一,制服沾满血淋淋的暗红液体。

在黄颂恩认真的讲解故事时,韩米冬几度笑场,结果遭殃的额头遭来几次爆栗。不久,她很快就入戏,没了嬉闹,多了空洞阴冷,她饰演的是一名在教室被同侪杀害的女高中生。

由于是临时演员,因此韩米冬负责的任务範围很简单,除了大致注意场地情况外,只要时不时探头,或偷偷摸一下游客的手或脚,再不然就是依情况临机应变去发挥。

鬼屋涵盖的範围是一整层的教室楼面,相当庞大,错综複杂的设计连韩米冬都差点迷路,阴森森的氛围与若有似无刮过肌肤的冷风令她鸡皮疙瘩掉了一些。

韩米冬蜷缩在讲桌边等待猎物上门,等待的时候,她打了几次冷颤,时节虽是夏季,此刻却莫名感到冷,也许是冷气开得太强了,她这幺告诉自己。而渐渐地,她还真的有一种独自于深夜时置身在废弃校园的错觉,感觉下一秒就会有人点点她的肩膀、摸摸她的脚踝,或着有几缕髮丝静静自天花板落下、几声嘻笑从背后传来……

「不要抓这幺紧啦,我的衣服都被妳抓皱了,我新买的馁。」

「啊我就会怕咩……早知道就不跟妳来了,不如去体育馆听演唱会……印章到底会放在什幺地方啦,黑漆漆的根本什幺都看不到,手电筒给我,我来拿。」

「根据地图还有刚才得到的指示,我确定是在这里没错,我们再往前一点找找。」

进入新娘的裂缝_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情感 第1张

「欸,万一真的有鬼或幽灵怎幺办?刚刚我在入口听到有人说好像真的有看到什幺不该看的……而且我觉得越来越冷了。」

「靠,妳真的很白目,什幺时候不讲就是不要在现在这个地方讲好不好?」

「呵,妳也会怕齁。」

窃窃私语的声音由远至近,教室门被嘎地慢慢拉开,韩米冬默默将脑中的小剧场结束,无声的清嗓,在心底複诵台词后準备吓人。

「他在哪里,他把我的心脏藏起来了……好痛……好痛……」女高中生吐出一丝叹息,声线毫无波伏,清冷阴森,噁烂血腥的面颜在昏暗中若隐若现。她捉住其中一人的手腕,猛然起身,唇角彷彿被带线的弯钩穿刺,缓慢的越渐上扬,笑得诡异,笑得悽惨……「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在哪里!他──」

「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有东西抓我──」

「走走走……快跑快跑快跑快跑!」

「呜……」

进入新娘的裂缝_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情感 第2张

突如其来的一拳直接重击韩米冬的左脸颊,被吓的两个女生早已逃之夭夭,根本不知道自己打的不是东西,是活生生的人类。

黄颂恩这女人没跟她说要小心自身安全啊……韩米冬蹲在黑板下,将她们遗落的手电筒关闭电源随意搁置一旁,吃痛的揉揉挨揍的脸颊,还好牙齿没断脸也没毁容,只是皮肉痛而已,呜呜。

不久,几组游客接连走进教室,幸好都没再出现暴力攻击,多半都只是惊声尖叫,有趣的是其中一组五人同行的男男女女,他们非但没被吓到反而还掏出手机说要和她自拍留念,结果六个人就这样照了十几张相,随后一行人浩浩蕩蕩地继续闯下一关。

那群人离开后,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进入教室,期间韩米冬曾透过手机和黄颂恩联络,顺便捧着受无妄之灾的小心灵讨拍呼呼,黄颂恩先是毫不留情地连续传了五张笑倒的贴图,接着才回报刚才已经陆续有几组人进去了,可能只是还没走到。

于是韩米冬继续等呀等呀,最后乾脆移动脚步至窗边,决定换个位置吓人。

嘎咿……

睽违一段死寂,教室门终于再次被拉开。等到撑着下巴不自觉犯睏的韩米冬赶紧回复精神。

可是,当她默默在黑暗中站起身之际,因久蹲而血液不循环的腿顿时从脚底升起又麻又痛的煎熬感,使得韩米冬一时之间没站稳,人一焦急,手脚就不听使唤,她下意识地随手想抓住东西稳住平衡,却没料到指尖捉住的是一抹像是衣服的柔软触感。

进入新娘的裂缝_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情感 第3张

「喂……」

碰的一声,韩米冬的后脑杓喀撞上玻璃窗,一阵天旋地转,等到回过神来,她感觉自己的耳际边分别有只手撑在窗上,而面前有个人,朦胧昏暗中,鼻息间缭绕着一股犹如太阳雨的舒服味道。

然后,那人越看越熟悉……她是不是见鬼了,这人的脸和是她手机桌布里的那个人的脸一模一样。

「你怎幺会在这里?」她惊讶,连眼都忘了眨。

「……韩米冬?」闻言,李雨僵硬的收回手,默默弯腰端倪了下,「真的是妳,妳是扮成女鬼吗?而且脸上的伤痕也太逼真了。」

「有被吓到吗?我刚才把不少人吓哭喔。」她鬼灵精怪的伸出七的手势放置在下巴,鼻子翘得老高,可骄傲的呢。

「可惜啊……没有。」

几秒前全神贯注找印章的李雨突然被某个力量拉了手臂,脚拐了下,顺势旋身伸手挡在玻璃窗上稳住平衡,差点以为是自己鬼打墙见鬼了。

进入新娘的裂缝_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情感 第4张

「以前很照顾我的教授準备要退休了所以我趁着空档回母校找他叙旧,刚好今天是校庆,就和几个朋友到处逛逛顺便来鬼屋,不过我和他们走散了,乾脆就自己继续往前走。」李雨解释。「欸,好心的女鬼给点提示吧,下一关的印章放在哪里?我要速战速决拿奖品。」昏光朦胧间,他狐狸般狡猾的表情若隐若现。

「想投机取巧……门都没有,自己去找。」

「唉,真小气。」

「这叫公平公正公开。」

「对了,我有看到妳的表演。」

「嗯?」

「吉他,妳弹得不错,台风很稳。」

忽然获得一个讚赏让韩米冬下意识地摸摸制服领带,小嘴微抿,十分开心。

进入新娘的裂缝_新娘怀了我的孩子 情感 第5张

两人聊了几句,李雨便继续往下一关前进了。

之后,韩米冬帮忙到活动结束,她本要留下协助收拾道具整理布景,不过黄颂恩说没关係,要她先去休息,等她这边弄完后再一起回家。

月色垄罩整片校园,少了白天的欢腾,多了星子的呢喃,人潮渐退,只剩下零零散散的男男女女。

韩米冬的步伐不快不慢,她揹着吉他,打算去自动贩卖机投瓶奶茶。

途中,她经过操场,操场的一侧是一面放大版的层层阶梯,偶尔会有学生席地而坐谈天说地,毕业季时也是拍团体照的最佳场地。

有个男人独自站在最高处,微仰着头,她仅是瞥见零点一秒便立刻认出那个背影。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5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