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李雨拾起那封已经有些皱褶的信,细细端倪,上面没有留下任何署名,他拧着眉,面无表情,心底多少有几分答案。

果不其然,他将信封撕开一角,抽出一看是几张照片,第一张是他昨天下午在经纪公司开完会,正前往地下停车场时拍下的,连被儿子传染到感冒的王令也在镜头里。

脸色一沉,他无奈叹息,觉得烦躁,剩下的照片连瞧也不瞧,直接扔进桌底的某个小盒子里,里面放的全是被偷拍的照片。

他挪移屁股,盘腿坐在狗狗旁边,一手托着腮帮子,指腹轻轻抚摸牠温暖毛绒的小脑袋瓜。

「真羡慕你,能无忧无虑的过日子真好。」

「汪!」

良久,感觉脸颊传来一阵湿润挠痒,李雨缓缓睁眸,发现自己不小心趴在地毯上睡着了。

「好冷。」李雨将狗狗一把拦进自己怀里取暖,突然一阵哆嗦,冷汗直流

洗去一身黏腻闷热,浴室门推开,白雾冉冉。李雨光裸着上半身走出边擦拭湿髮,颈肩披上毛巾,精瘦结实的胸膛上攀附着一颗颗未乾的水滴。

他疲惫的倒进沙发,微仰着头盯着天花板那盏散发晕黄光辉的电灯。

「……哈啾。」莫名一阵鸡皮疙瘩,李雨揉揉鼻子,觉得脑袋有点胀,有些头晕目眩,不太舒服。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情感 第1张

家里备用的感冒药吃完了,等会儿带狗狗去公园散步时再顺便去诊所拿药吧。李雨心想,接着套上一件连帽长袖。

寂静无声的客厅,只剩下墙上时钟的声响,滴答,滴答。

「狗狗?狗狗,你在哪里,过来。」他唤。

闻音,狗狗从书房跑出,开飞机耳,蜷伏在他大腿边,舒服惬意的任主人搔痒下巴,还撒娇的不停磨蹭他的胳臂。

大概是太过安静了,他刚才变得有些疑神疑鬼。

心里头有股难以言喻的烦闷不停膨胀,总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

而,这幺猜想的同时,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李雨拾起查看,是薛忧柾。

她说她看到新闻了,问他还好吗,又说她人现在在济州岛拍摄品牌广告,并附带一张人站在礁石上、摆出专业姿势但长髮却被狂风吹得凌乱不堪的侧拍照。

李雨知道这是薛忧柾她关心他人的一贯风格。

他回,他很好,要她工作加油。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情感 第2张

简单回覆后,正準备离开聊天室时,萤幕上方又忽然跳出讯息,猛然间,他瞪大眼,神色凝重,僵硬在原地。

——感冒了吗?

有人透过社群平台传讯息给他,头贴是平台的原始设定,帐号也是以毫无逻辑的数字英文拼凑而成。

类似这样的帐号不算少见,通常有一半是广告推销或没有意义的乱码再不然就是人头帐号,他多半都会眼不见为净或删除。

只是,此时此刻的这个帐号,正不停歇的继续传讯息过来。

——小雨,现在心情有好一点吗?

——我知道你正在看手机喔!

——别不理我嘛~

——哈啰?哈啰?

──那些照片应该都有收到吧?

──狗狗真的很可爱耶!好想摸摸牠喔><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情感 第3张

──你现在站在窗户旁边对不对?我说得没错吧?哈哈~

——我很担心你,你还好吗?

──会永远支持你的

——我没有别的意图,不要误会我,我只是单纯想认识你而已,我已经喜欢你好久好久了!!!!!!!!!!

──咦,你人呢?躲起来了吗哈哈哈

──拜託拜託,回我一下啦~~~~~

脚底顿时窜升起一阵毛骨悚然,他现在的确就站在某扇窗户的旁边,李雨警戒性的将身躯藏在窗帘后。

这周遭住宅大楼林立,截至目前为止虽然骚扰行为不断,但他能确定家中并没有被装针孔摄影机,几天前他也向警卫徵求查看监视器,并没有出现什幺可疑的人,如此一来,他推测对方八成是现在正在附近的某栋大楼观察他吧。

只是,这封信不以先前的方式投进邮筒,应该是从门缝硬塞进来的,所以狗狗才会去咬,也就是说,对方不久前就出现在他家门口。

下一秒,手机响了,果不其然是未显示号码的来电,就像那些在半夜打来的电话一模一样。

李雨按下通话,故意不发出任何声音。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情感 第4张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喂?」

「哈啰……」耳边传来一声气音,令人相当不舒服。

「喂?」

「接了、真的接了……等一下啦,我要先跟他说话……」

「妳是谁?不……妳们到底打算想做什幺?」

「那个……你真的是李雨,对吧?」

电话另一头传来琐碎的嬉闹声,期间不时穿梭忽大忽小的风声。

「对,我是李雨。」他的脸色相当阴沉,冷得犹如极地寒冰,语气不带一丝情感。

对方沉默片刻,迟迟没有下文,隐隐约约只能听见断断续续像是在移动脚步的声响。

「真、真的是李雨本人吗?」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情感 第5张

啪!早已残破不堪的理智线终于应声断裂,额际难得浮出浅浅青筋,这是所谓的鬼打墙吧,他眼神死,简直快吐血。

李雨重重叹息,严厉正色,口吻凝重,一字一句缓慢道「虽然我不晓得妳们为什幺会知道我家的地址和我的电话,但是妳们现在已经完全侵犯到我的私生活了,这样是错误的行为,立刻停止吧,好不好?」

另一头再度失了声响,对方始终不发一语,最后电话被挂掉了。

李雨依旧面无表情,他将窗帘密不透风的拉起,不留下任何一丝空隙。

接着,他将方才的录音档备份,与此同时经纪人王令恰巧传了讯息过来,说预计明天中午会过来一趟,只是先大致简单讨论关于接下来的音乐作品及电视剧等相关工作事宜。

一整晚,他都睡得不安宁,感冒药吃了,却辗转难眠,睡了醒,醒了又睡,翻来覆去直到凌晨五点多才沉沉入睡,醒来后已是上午十一点逼近十二点。

「汪!汪汪汪汪──」

李雨将牛奶送进微波炉中加热,等待的闲暇片刻,原本乖乖坐在他脚边的狗狗突然跑离厨房,他探头望去,发现牠正对着家门口吠叫,甚至时不时压下身躯在门缝嗅呀嗅。

叮的一声,牛奶加热完成。

他悄然无声的默默将温牛奶拿出先搁在流理台,随后蹑手蹑脚的走至大门。他蹲身伸手摸摸狗狗的头安抚牠躁动的情绪,心里头有个直觉,门外有人。

李雨的手轻轻搭上冰冷的门把,仅是碰触,接着他微微靠向门板,不慌不乱,冷静稳重,瞇起眼眸透过猫眼查看……下一秒,他却被着实吓了好一大跳,倒退踉跄了两步。

把腰抬起来点我要来了_将双腿抬高放在肩上 情感 第6张

因为,当他透过猫眼观察门外情况的同时,印入眼帘的不是熟悉的住宅长廊,而是一颗睁得老大的黑色眼珠子,等于门外的人此时此刻也正贴着门板对着猫眼。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6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