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约定就像一盏明灯,连结人与人之间的羁绊。

韩米冬比往常更加期盼下班的来临,行走的步伐蹦蹦跳跳的,拉着推车摆放书籍时甚至开始哼起小调。

「下班后要去跟男朋友约会啊?」白鬍子店长调侃。

闻言,捧着至少有十几本书的韩米冬愣了瞬,从层层书叠后探出小脸,随后摇头否认,不过嘴角依旧微扬,「不是啦,只是⋯⋯今天心情很好。」

「中了一百万吗?」

「噗,哪有可能,其实是之前申请的交换学生确定上了⋯⋯不过如果真中了一百万的话我今天应该会先跟店长请假喔!」

「啧啧,哪一天真中了一百万的话可别直接落跑啊,唉⋯⋯这年头看书的人越来越少,妳老闆我都快撑不下去了,但这间店是我父母留下的唯一遗物,怎幺样也得传承下去。」

「我才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如果真能有那一天的话到时候我一定⋯⋯我就先帮忙把天花板那些陈年破洞补起来,然后把彤姊之前被偷走的怀錶买回来。」韩米冬信誓旦旦的挂保证。

白鬍子店长哈哈大笑,「很好,不枉费我们平常这幺疼妳。」

「那店长,下个月你们去米兰的时候记得要带礼物回来给我喔。」她露出一张鬼灵精怪的表情。

「妳这小鬼就是这幺精明!」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1张

下班后,韩米冬揹着木吉他走出古董书店。她左右张望探寻着某人,然后她朝对面挥挥手,随后过马路,李雨正只身站在一盏花苞造型的街灯下。

「刚刚我去倒垃圾所以拖了一点时间才下班,你等很久了吗?」

「嗯,等了很久。」

「⋯⋯」

「开玩笑的。」李雨将口罩摘下,「妳的机车停哪里?」

「停在附近的公园路边。」

「我陪妳走过去吧。」

「那你刚刚是怎幺过来的?」他们走在人行道上,行进间,她好奇的问。只见他戴着白色棒球帽,一身黑色运动套装,腹前口袋还露出其中一只没塞好的耳机,她随口说说「该不会是跑过来的吧。」

「妳怎幺知道?」

「真的?我乱猜的耶,从你家跑到这里不是有一段蛮远的距离吗?」

「那是其中一条路线,我跑的路线是河岸公园那一条,花费的时间整整少了二十分钟喔。」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2张

李雨有夜跑的习惯,平常有空的时候就会在附近绕绕,偶尔心血来潮时也会直接跑到市区。

不一会儿,他们走到公园,附近店家陆续将铁门拉下準备打烊。

韩米冬将钥匙插入机车钥匙孔,打开车厢将包包和外套放进去。

周遭瀰漫着一股属于夜晚的宁静,静得彷彿月色就在耳边呢喃细语,远方的车潮喧嚣忽远忽近。

「不过,这幺突然是怎幺了,该不会是发生什幺严重的事?」一旁的李雨默然了好半晌,韩米冬搔搔脸颊,疑惑问。

「如果真的发生什幺严重的事情我还会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的站在这里跟你聊天吗?」闻言,李雨笑了。

「说得也是。」她忆起那时他神秘兮兮的语调,彷彿还能想像电话另一头他恶作剧般的神情。「你现在真的很闲喔。」韩米冬揶揄。

「能耍废的时间不多了。」

「为什幺?」

「妳的吉他借我一下。」

韩米冬把木吉他拿出来给他,李雨轻轻靠上机车坐垫,将木吉他抱在怀里,弹拨了几下。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3张

接着,悦耳乾净的琴声开始自他的指尖缓缓奏鸣,随之流躺于乐曲是一道温润澄澈的嗓音,音符与歌声两者彼此交融,和谐动听,十分抓耳。

时间举起酒杯是谁喝采

白昼黑夜低喃在光年外

追寻美梦寂寞甘愿等待

嘿下雨了

每一个瞬间多感谢有你在

这一瞬间,韩米冬几乎忘却了呼吸,感知器官彷彿被此刻的画面全数歼灭殆尽。直到李雨的自弹自唱结束,他的脸颊轻轻托着琴颈,似笑非笑看着她又愣又懵的表情。

「这首歌叫作『年岁』,明天会先释出十五秒的试听版,月底正式发行。」李雨说。

「你真的很狡猾……我上次卢你卢那幺久你都不肯透露半个字,结果现在竟然突然间就把整首歌都唱完了。」

「好听吗?」

笑起来真好看。韩米冬用力点头,闪闪发亮的小眼神比天边那璀灿星子还灿烂,好好听,她好喜欢这首歌。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4张

「可不可以再唱一次?」

「俗话说人生在世,事事都得把握当下。」

她眨眨眼,殷心期盼,竖起食指「副歌就好。」

「再等十五个小时妳就能听到了。」

「不行,我等不了那幺久。」

结果李雨最终还是敌不过青春少女的卢功,应唯一观众韩米冬的要求再一次唱了〈年岁〉的副歌。

「作为报酬,我载你回家,上车!」心满意足的韩米冬戴上安全帽,接着又从车厢掏出另一顶派大星图案的安全帽塞给他,这是平常黄颂恩戴的。

「没关係,我照原路跑回去就好了。」李雨手里捧着那可爱到近乎可笑的粉红满版安全帽,顶上还长了一根歪七扭八的假小草,他的脸上忍不住闪过一秒让我死的悲鸣。

「不用怕啦,每个被我载过的人都说我的骑车技术很稳,就像在搭磁浮列车一样喔。」

「我不会怕,只是妳这样骑车的时候会很吃力吧。」好歹他也是个身高一八零的强壮大男人,好手好脚的却给瘦小的女孩子载这样多逊啊,于是他乾脆提议「我载妳吧。」

其实不会吃力,稳住平衡就好,她载过爸爸也载过热爱健身的学长学弟,路程轻轻鬆鬆,毫不费力。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5张

只是瞧他一脸认真,韩米冬鬆开握把,只好妥协「那好吧,既然你这幺坚持──」

然而话至此,她却蓦然眼睛一亮。

李雨用下巴努努,示意她挪动身子往后坐,自己也乖乖戴上派大星安全帽,结果韩米冬却不从。

「没关係,上车吧上车吧!」她又搭上握把。

李雨顿时满头问号,头顶的那一根小草既嚣张又不受控的左晃右摇,好像在嘲笑某人。

「哎哟,可以载到自己喜欢的偶像这种机会那幺难得,就让我当一次司机嘛。」

「……」

结果李雨只好真的乖乖坐在后座,他比韩米冬整整高出一颗头,高壮的身躯几乎把司机韩米冬遮挡住,手长脚长的他只能憋屈的拱起腿,整体画面有那幺点搞笑逗趣,就像一个大人硬挤在小朋友的玩具车里。

「妈妈,那个哥哥好厉害喔,是超人吗?为什幺手手抓着后面的桿子还可以骑车车啊?」停等红绿灯时,引擎声之间,后方传来一句小女孩的童言童语。

妈妈一脸尴尬,听得一清二楚的韩米冬和李雨也一脸尴尬。

她连忙安抚女儿,解释道「没有啦,那个哥哥只是刚好挡住前面骑车的人而已。」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6张

「你长太高了。」透过后照镜可以轻易看见身后李雨那又窘又汗颜的表情,韩米冬毫不留情地哈哈大笑。

李雨眼神死,一掌往她的安全帽拍下,结果她不痛不痒,他痛得要死。

乘载一个女孩及一个男人的机车平缓稳定的行驶在由月光铺成的马路上,漫天星宿静静相伴,过了好半晌,他们总算抵达李雨的住宅大楼。

「我就说很安全吧。」将引擎关闭,韩米冬把安全帽面罩往上拉。

「好安全,我还以为我坐的不是机车而是磁浮列车,妳可以考虑去接生意了。」

李雨拍拍手,韩米冬横他一眼,这敷衍的口吻真是讨厌。

他笑了几声,将微痠僵硬的腿放下,十分轻易就能踩贴地面,随后腿一跨,跃下车,故意轻拍两下她的安全帽,道谢「今天麻烦妳了,谢谢妳载我回家。」

仔细想想,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让女孩子载。

「欸,李雨。」

「嗯?」

「你的脸……怎幺有点红啊。」

抬起她一条腿架到肩上_沉腰进入 情感 第7张

闻言,一头雾水的李雨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颊……怪了,还真的挺热的。

她噗哧一声,也不知哪来的想法,「害羞喔?」

「谁害羞了。」

「你啊,现在随便抓一个路人过来都看得出来你就是在害羞。」

「⋯⋯」

「该不会这是你第一次让女生载吧?不用害羞啦,这很普通啊。」

「少啰嗦。」

挟带微冷的晚风徐徐吹拂,李雨的脸颊却越来越红,比夕阳还红,比血液还红,头顶彷彿还燃升起一抹抹蒸气。

这模样让韩米冬再次哈哈大笑,她忽然想问问老天爷,他是不是吃可爱长大的。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6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