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的鱼能不能吃_残疾人玩吃鸡

头好晕。

脱了鞋,简单漱口刷牙后,韩米冬整个人倒卧在小沙发上,四肢瘫软,脸蛋绯红,全身热呼呼的,头还懒洋洋地挂在沙发手把上。

她的酒量不算太差,但今天在黄颂恩的加倍威淫下很难得的喝醉酒了。

咿──咿──

寂静夜晚,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在只有她一人的屋子里显得格外亮耳。

韩米冬拾起,目光一触及萤幕显示的那个名字后,傻呼呼的笑了两声。

──说好的小说呢,我一直都没忘记喔。

没想到李雨还记得这件事,明明根本还没看过她写的小说却还能如此笃定的说他会是忠实读者。

韩米冬懒洋洋地从小沙发上起身,将笔电开机,本是想直接把连载小说的网址直接複製给他,但想了想,被全部看到的话好像有点难为情。

于是她便决定先撷取稿子档案的其中一段剧情,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寄给李雨,这是之前他主动给她的。

残疾的鱼能不能吃_残疾人玩吃鸡 情感 第1张

「好累……」

邮件送出后,韩米冬又旋身倒回床铺,昏昏欲睡。

直到过了一阵子,隐隐约约听见〈给明天的情歌〉的主题曲,韩米冬迷迷糊糊的伸手四处摸索,捞起手机,原来是自己的手机正在响。

她看也没看来电人是谁,趴在床上就将电话接起。

「……喂?」

「抱歉,我是不是吵醒妳了。」

「不会,我现在还没有要睡觉,连澡也还没洗。」她对着空气摇摇头,不假思索就全盘脱口而出了。

电话另一头静默了几秒,韩米冬在床铺上滚了一圈,仰望着天花板,眼眸无力的瞇起。

片刻,他喃喃道「原来,妳就是木滴。」

「噢……对啊,可是你怎幺会知道我的笔名是木滴,连池凡俊和黄颂恩都不知道……好神奇喔,你该不会会通灵吧?还是你有超能力?那你炫个技给我看看──」醉茫的韩米冬神智不清的说着像是梦话又像是鬼话的胡言乱语。

「好啊,妳想看什幺?」

残疾的鱼能不能吃_残疾人玩吃鸡 情感 第2张

她还真的很认真的思考,嗯了好数秒,她笑答「那我要你现在就出现在我面前。」

「简单,这有什幺问题。」

「好狂妄的口气。」

「不信?那妳把门打开就知道了。」

闻言,韩米冬彷彿一只被细线操控的木头娃娃,乖乖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门一打开,映入眼帘的男人竟是活生生的李雨。

顿时间,韩米冬几乎是被吓醒了差不多有七成,她呆愣在原地,一头雾水,恍惚之中分不清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傻吗妳。」瞧她一脸茫然,李雨忍不住伸手轻捏她的脸颊,「有吓到吗?很突然的就跑来找妳了。」

「没关係,倒是你怎幺会忽然过来,发生什幺事了吗?」

「我没想到妳就是木滴。」他太过惊讶,一回神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她家。「原来我们的缘分在好早好早之前就牵在一起了。」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情况下连脑袋运转的动力都怠惰了一半,韩米冬没有多加细想他的话语,仅是问「那……你觉得好看吗?」

「嗯,很精彩,我很喜欢。」李雨点头。

残疾的鱼能不能吃_残疾人玩吃鸡 情感 第3张

听见了讚赏,得到肯定的韩米冬笑开了怀,然而却在下一秒突然板起脸孔,这下换李雨一头雾水了。

「你怎幺可以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就贸然跑来我家!」

面对她像是人格分裂的指责,李雨心一惊,连忙安抚,「对不起,我应该事前徵求妳的同意──」

「我妆都花了,还浑身酒臭味……好尴尬。」接着韩米冬又突然颓丧着脸,耷拉着脑袋,欲哭无泪。

这副邋塌的糟样,她不想让李雨看见啦!

韩米冬在心底哀号后悔,随即一个旋身想当缩头乌龟躲回棉被逃避现实,结果其中一只脚不小心被延长线绊倒,整个人狼狈的翻滚一圈最后跌坐在地毯上。

「妳还好吗?」

「我都跌成这样了你怎幺还能笑我,没良心。」自暴自弃的韩米冬忍不住瞪向正极力憋住笑意的李雨。

「口气不小喔,想当初每次看到我的时候都会脸红,虽然……」他蹲下身,只手轻倚下巴,与她的视线平行,「虽然妳现在的脸也是红的。」

韩米冬用掌心贴上自己的双颊,有那幺点烫,她漂亮的眸子彷彿镀上一抹微醺迷离,鼻息间缭绕着的是淡淡的酒味,以及一种……一种像是太阳雨般清新乾净的舒服气味,她迷迷糊糊的有这样子的感觉。

脑袋瓜昏昏沉沉的,好像快要爆炸了,又胀又重。

残疾的鱼能不能吃_残疾人玩吃鸡 情感 第4张

「好累。」

「那帮妳把妆卸了后就乖乖去睡觉,好吗?」

「不好……那疯女人真的非得把我灌醉才罢休……嗝。」

「那妳现在想做什幺?」

「我……我想……」韩米冬喃喃呓语,瘫坐在地毯上的她驼着背,接着懒洋洋地向他伸出双手。

韩米冬总是这样,笑的时候,连眼睛都在笑。

「抱抱。」她喊。

李雨拿她没办法,眉眼温柔了几分,直接以公主抱的方式将她打横抱起,然后动作轻柔的将她整个人放在床铺上。

只是当他才正把手臂抽出来的时候,韩米冬忽然间一把环住他的腰,小脸依靠在他的胸膛,撒娇般地磨蹭了两下。

「……不要动。」她说着,语气间残留着一抹鼻音,模样可怜得像是走失的小狗,惹人怜爱,让人情不自禁的想摸摸牠的头。

「妳这样抓着我,我想动也动不了。」李雨拍拍她的背,安抚般的轻抚她柔顺的长髮,「放心,没事了,我哪里都不会去。」

残疾的鱼能不能吃_残疾人玩吃鸡 情感 第5张

「李雨……」

「嗯?」

「我好想你。」

闻言,他心头一软,嘴角下意识地上扬,「我也很想妳。」

「李雨……」

「嗯?」

「我喜欢你。」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7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