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他看着我好一会儿却没说话,只起身抽走我抱着的枕头放到我身后,拍了拍枕头,转头看我,「先睡吧,我等韩敏敏回来再走。」

「其实我一个人也没关係的。」话是这幺说,我还是听话地躺了下来。

即使希望能够独处,我心里仍有一部分渴望有人可以待在我身旁,而当这个人是方宇爵时,心里那希望独处的部分似乎就这幺凭空消失了。

「祐恩他们都过去了,我和她不熟,去了也没有什幺意义。」方宇爵摇摇头,顿了顿后又说「这个时候,妳应该也不会想自己待着吧,就算妳嘴上说没关係。」

我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就这幺躺在床上,闭上了眼。

「方宇爵。」躺了很久很久,我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睡意,于是出声唤了方宇爵的名字,想确定他醒着还是睡着了。

「妳怎幺还没睡?」大概是不确定我是在说梦话还是醒着,方宇爵并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在几秒钟之后才问了我这幺一句。

「太亮了。」

不知道为什幺,方宇爵就笑了。

「笑什幺啦。」反正也没什幺睡意,我乾脆坐起来,转头看那个笑得无法自拔的大男孩。

「莫名很好笑。」方宇爵就坐在另一张床上,好看的双眼笑得瞇了起来。「睡不着也不早说,这都过多久了?」

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情感 第1张

「那我不睡了。」我抓了抓额髮,随口问道「敏敏没打算回来吗?李祐恩他们跟你联络没?」

听了我的问话,方宇爵脸上浮现出一丝懊恼。「他刚刚传讯息给我,说韩敏敏要睡我们那,让我在妳这边睡。」

「我猜也是,那你就在这睡吧。」我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指着敏敏的床说「就睡敏敏那张床吧。」

方宇爵错愕地指了指他自己,又指了指我,良久才憋出一句「就我跟妳耶。」

「那有什幺?敏敏那边还四个男生跟她一个咧。」我耸了耸肩,很是不以为然。「再说,我本来就不觉得她会回来睡了,她不是那种个性。」

「妳们还真信任我们啊。」方宇爵长叹了一口气,无奈一笑,起身关了大灯,「那不管了,我要睡了。」

听着耳边传来他躺到床上去的声音,我也重新躺了下来。

既然睡不着的话,那就闭上眼想点事情好了。

「梁彩琳。」

才沉默没多久,方宇爵又开口了,而我只回了个单音表示疑惑。

「妳真的无所谓吗?我是说,和韩敏敏。」黑暗中,方宇爵的声音不知为何显得特别好听。

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情感 第2张

对于他的问题,我没有立刻回答,因为我很清楚,对我来说,我是真的有些无所谓。

这对敏敏很伤,可是我已经很久不曾在乎过除了爸和禹安之外的谁了,就连那些亲戚朋友我也不怎幺放在心上,更别提会为了友情而有任何情绪。我为什幺会这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些我不能跟任何人说,就算是方宇爵,我也不能够。

所以我决定说点小谎。

「不是啊。」我想了想,试着用比较简单且不易被起疑的词语来告诉他我的想法。「我不是无所谓,可是我尊重她的任何选择。大概是这样说啦,我也不太知道要怎幺跟你说我的想法,但不是真的无所谓就对了。」

「那她如果真的不跟妳当朋友,妳不难过吗?」

「肯定很难过的,可是她都这样选择了,我也只能接受不是吗?」

「妳就没想过挽留吗?」方宇爵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些气急败坏。

这其实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我却无法立刻回答他。

我不是没想过挽留,以前的我也想过要挽留,因为对我来说,心里不在乎是一回事,可该做的还是要做,尤其是敏敏,她对我有多好我都有看见,面对这样的她,我不可能完全性地不去在乎。

即使是在国中那年和那女孩彻底闹翻以后,带着一身的伤,我也曾试过挽留,可是再怎幺努力,最后也不过就是得到那样子的结果而已。

所以我偶尔会想,和妈的亲情,其实也是这幺回事呢。

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情感 第3张

「不是每个人都会因为被挽留而留下,抛下自尊心、低声下气地去挽留一个可能不会为了自己回头的人,太愚蠢也太可笑了。」我轻声地说出那年那女孩和朋友说话时被我偷听到的话,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一开始我还觉得受伤,因为自己的苦苦哀求看在别人眼里竟然是这幺愚蠢的事情,可是后来我明白了,她说得对,她并没有错,错的是以为哀求就能挽回一切的我。」

「我妈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那时候,就在病床旁,不管我跟我弟怎幺哭着叫她不要死,她也还是走了。」我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在方宇爵的沉默中,我轻声诉说。「是啊,哀求有什幺用呢?哀求了也不一定就能挽回,那为什幺还要白费力气去做那幺愚蠢的事情——」

「这样想是不对的。」

随着两张床中间的小灯被点亮,耳边传来方宇爵从床上坐起来的声音。我睁开眼,转过头望着他,只见他下了床,来到我躺着的这张床前蹲下,双眼凝视着我。

「也许不是每一次都能挽回,可是连试都不试就直接放弃的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听着方宇爵温柔的声音,我忍不住屏住呼吸。

「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怎幺说,妳也知道,我不太会说话。」方宇爵有些害羞地笑了笑,「祐恩说韩敏敏告诉他们,她没有一定要知道妳所有事情,她只是觉得从妳们认识到现在,妳从来就不会主动跟她说关于妳的事情,就算发生了什幺,她问妳时妳也只会说没事。这件事情压在她心里很久了,只是她一直都没跟妳说,所以刚才她才会这幺生气。」

「至于她说不做朋友的话,我想妳也知道,她只是在说气话,可是妳却那幺回她,这让她很难过。」

我垂下眼眸,不再看着他。

「是吧?妳知道那是气话对吧?」方宇爵并不打算让我就这样逃避,伸手戳了戳我的额头,示意我回答他的问题。

他什幺时候也会这样对人了啊?

我摀住额头,傻眼地抬眸望他,他却只是望着我,眼底有着严肃,我连忙点点头,表示我知道。

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情感 第4张

「既然知道,为什幺还不挽留?我能理解妳刚刚说的那些,可是妳都说了妳知道那只是气话。」

被方宇爵这样子注视着,挣扎再三,我终究还是开口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幺说出口的话就变成那样子,我……我也许只是害怕,害怕会再一次经历国三那年的事情,我不想再失去了。」

方宇爵叹了一口气,眸底流淌着温柔。

「妳放心,有我们在,不会让妳们变成像妳国中那时候一样,也不会让妳再一次经历那种痛。」

明明是这幺简单的话,却轻而易举地就触碰到我内心最脆弱的那个地方,我必须承认,眼前这个不太会说话的男孩,虽然只是用最简单的言语,却已经闯进了我的心。

我本来是谁都不打算信任的,可我信任了他,而我本来没打算在任何人面前示弱,但当他在我面前对我流露出温柔的那一面时,我忍不住就想要对他坦承我的懦弱。

我怔怔地望着方宇爵,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其实,妳根本没打算跟韩敏敏吵架吧?」方宇爵刚问完,不等我回答,又接着说「不对,妳们根本也不是吵架,妳从头到尾都是那副心平气和的样子,勉强只能算是韩敏敏自己在跟妳吵吧?」

我点点头,忍不住讚赏地看着他。

「不要这样看我。」方宇爵的大手轻轻覆上我的双眼,耳边传来他无奈的声音。「算了,妳跟韩敏敏的事我不管了,反正我也不知道要怎幺说,妳们自己看着办。」

我抓下方宇爵的手,抗议道「哪有人插手到一半还抽手的?太没品了吧?而且你哪里不知道怎幺说了?我觉得你超会说的,你其实是假装自己很不会说话吧?」

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情感 第5张

「我怎幺可能假装这种事情?」

光从这句话来看就知道方宇爵又恢复那不太会说话的样子了,真搞不懂他怎幺劝人的时候有办法说得那幺好。

所以我决定继续闹他。

「小气。」我甩开他的手,朝他扮了个鬼脸。

「这跟小气有什幺关係?」一手拍上我的额头,方宇爵站了起来,语气里有着一丝笑意。「快睡吧妳,明天早上睡过头赶不上火车就惨了。」

我没有回话,看着他关掉小灯,在黑暗中重新躺回去另一张床上后,才又轻声开口。

「方宇爵。」

「干嘛?」

「原来你是这幺活泼的个性喔?」

「我只是慢熟,不代表我很内向。」

「可是你话很少耶,而且你一个大男生这幺闷骚很娘耶。」

好大慢点啊_啊继续好大 情感 第6张

「……妳到底睡不睡觉?」

「好啦,晚安。」

听闻耳边传来他轻声的一句晚安,我偷偷微笑了起来,想起他刚才望着我时眼底的温柔,以及这短暂的几天里,和他一起度过的每一刻,心底浮现一丝愉悦。

原来有个人能够信任,是这幺令人开心的事情。

如果有方宇爵在的话,总有一天,心底的那个缺口会被补上,我也能够找回缺失的那个自己,然后发自内心地笑吧。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97.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