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惩罚自己把腿_sm把腿

禹安大概也只是跟我开个玩笑,后来的发球没再对準我。

虽然他们有禹安,可其他学弟妹们也不算是太强,整场比赛下来,最终还是我们获胜。

至于赌注,后来当然还是没有按照原本的赌注去兑现,两个体育老师最终决定一起出钱请我们两班喝饮料。

在体育老师宣布下课后,就见禹安朝我走来,待他走到我面前,我又一次拿脚踹他,「臭小子你故意的吧?」

「嗯,故意的。」禹安毫不迟疑地坦承,和我一同朝着球场外走去,一边笑着说「因为看妳前面很强很得意,所以忍不住就想弄妳一下。」

「有你这样对姐姐的吗?」我伸手捏了他的手臂一把,他哀号了一声,用手揉了揉被我捏到的地方,一脸委屈地对我说「我只是开个玩笑嘛,妳不也有接到吗?」

「接到是接到了,可是很痛啊。」我斜眼瞪他,「还有你少装委屈,我又没出什幺力,你最好是会痛。」

「好啦我的错,姐姐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禹安依然一脸委屈,还很可怜的伸手抓住我体育服的袖子。

「真的是臭小子。」我们在楼梯口前停下脚步,我笑着伸手捏了下他的脸,从口袋中拿出卫生纸递给他,「快回教室去换衣服,你看你流这幺多汗,记得把汗擦乾,不要感冒了。」

「姐姐才是咧,我哪有这幺虚弱。」禹安很不以为然,却还是接过卫生纸,和我道了声「放学见」后,转身朝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彩琳!」刚道别了禹安,就听身后有人唤我,一回头,只见心卉和瑾瑄一脸暧昧地笑着望我。「刚刚那人谁啊?看你们那幺亲密,打球的时候他对妳做的动作我们都有看到喔。」

sm惩罚自己把腿_sm把腿 情感 第1张

我无奈一笑。「我弟。」

「啊?」她们两个同时傻眼。「怎幺会?你们一点都不像!妳弟超帅的耶!」

「干嘛我是很丑是不是?」

「我们才不是那个意思咧。」心卉哈哈笑了,走过来用双手勾住我的胳膊,半拉着我往楼梯上走,「快快快,多说点妳弟的事情来听听,他感觉满受欢迎的啊,刚刚我下场休息的时候,场外很多学妹都在看他耶。」

瑾瑄这时候也跟了上来,附和道「没错没错,刚才在场外,学妹们除了看方宇爵之外,就是看妳弟了,妳弟有没有女朋友啊?或是他喜欢什幺样子的对象?快多说点来听听。」

对于她们说禹安的人气能够媲美方宇爵这点,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虽然我自己在暗地里总认为方宇爵是个完美的家伙,可正因为如此,在知道自己的弟弟的高人气足以和我心中那个几乎完美无缺的方宇爵比时,那种得意感莫名就从心底涌起。

因为这样,面对她们对禹安的好奇,我丝毫不保留地替她们解答。

有了禹安这件事,我和心卉、瑾瑄的关係忽然就好了起来。

我和敏敏关係要好这事大家都看得出来,我们如今如此,大家也都大概猜得出来我们之间发生了什幺事情,但没有人跑来多问,心卉和瑾瑄更是只在我一个人的时候过来陪着我说话,这让我觉得与她们交友很轻鬆、很自在。

若她们因我们交好而问起我和敏敏的事,我恐怕还是什幺也不会说,毕竟我们关係再要好,也还不到那个程度,到时候,只怕也会把她们给气走。

好在她们并没有询问起这件事情的意思,每一次来找我时,都只是和我聊一些我们在偶然间发现的彼此间都有相同兴趣的事物。

sm惩罚自己把腿_sm把腿 情感 第2张

男生们对于我和敏敏还没和好这点,虽然没说什幺,表面上看起来也毫无插手的意思,可要去哪里时,总是不忘把我们两个都带上,儘管我和敏敏一句话也不跟对方说,他们却也觉得能走在一起就还是好的。

其实,只要敏敏肯跟我说话,我们之间自然就能回到过去那般,我原本就没有生气,但同时我也没有打算要解释什幺的意思,所以,只要她不介意了,我跟她自然就可以像以前那样要好。

偏偏她总不开口,连和我接触也不肯,总是有意无意地在避开我,即使是不小心面对面地朝对方走去,她也会先撇开视线,或是乾脆掉头就走。

我索性不管了,就这幺顺其自然地过下去,打算等她自己想清楚再来找我。

开学已有两个礼拜,高二的生活和高一的生活又有些许不同,课业上更重了以外,学校各项事务几乎都是由高二负责。

例如现在,课业上很多问题都还没弄清楚,社团那边就传来要演出的消息。

萧子凡找来我们班的时候,我正在跟数学奋斗,一听他说下个月要表演,而且还是一次五首歌,我忍不住就抬头瞪他。

「下个月就是第一次段考了耶,你疯了还是怎幺了?居然答应人家,而且还一次五首歌!」

萧子凡也瞪了回来,不甘示弱地反驳道「人家学校的迎新找上我们,我们能不去吗?不趁这时候打好关係,妳以为以后还能有更多表演机会?而且表演时间是在段考后,也不冲突,郁翔他们都没意见了,妳不想也得要。」

「有你这幺专制的团长吗?」我撇了撇嘴,放下手中的笔,看了他手上拿着的纸,朝他伸出手。「东西给我吧。」

萧子凡满意地笑了,把手中那一张小纸给我,而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这才乖。」

sm惩罚自己把腿_sm把腿 情感 第3张

我毫不犹豫地伸手捏了他的腰一把。

「少得寸进尺。」

萧子凡大概心情不错,没因为我对他动粗而报复回来,只笑嘻嘻地要我自己看看歌行不行,顺便提醒我练习的时候不要迟到,然后就趁着上课钟响以前离开了。

他走后,我低头看着手中的纸,纸上除了写了这次他们打算表演的歌曲,也决定了几次练习的时间。

在选曲及练习时间上,我很少跟他们讨论。

歌曲的话,通常都让他们自己决定好后,我们会先配过一次,如果觉得不太适合,我们才会一起决定换歌,而练习的时间基本上我都没什幺问题,所以他们也都习惯自己决定了。

因为时间的关係,他们大概也知道一次练五首新歌太赶,所以开给我的歌单里头,只有两首是新歌,剩下三首都是过去我们曾练过的歌曲。

稍微在脑中想了一下两首新歌的旋律,似乎还可以,我于是收起纸张,打算在下一堂课上课前再算几题数学,可我虽拿起了笔,眼睛也盯着数学题目,但上头的数字和文字却一个也没有进到脑中。

我忽然想起刚才萧子凡说的话。

他提到了李郁翔。

自从暑辅那件事情后,我几乎没怎幺跟李郁翔联络,儘管我们原本就不是常常聊天的关係,可也会在听到什幺好听的歌的当下,把歌名告知对方,让对方也一起欣赏。

sm惩罚自己把腿_sm把腿 情感 第4张

其实,那之后有几次我都差点这幺做了,可在我点开对话框后,我却什幺也没输入就又默默关掉。

他也一样,一直都没有主动和我联络。

怎幺就弄成这样了呢?我不禁感到有些无力。

妈的事情我一直都不愿主动开口提起,可却接二连三的让身旁的朋友们都知道了,而李郁翔和敏敏,无疑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和我关係变僵。

说起来,问题似乎出在我身上。

但我又有什幺错呢?我只是因为怕了,所以才不愿意再让身旁的人知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受够当时那种心痛不已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了。

上课钟声响起,老师準时地出现在讲台上,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无力地盖上数学讲义并收到抽屉里,转身从书包里头拿出这堂课的课本,跟着班上同学一起跟老师问过好后,这才又发起呆来。

以手支着头,我盯着台上的老师,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小男孩的身影。

小男孩长得矮矮胖胖的,长相却不难看,那一张圆脸上,拥有一双明亮的双眼,他沉默寡言,只用那双眼在观察着这个世界。

第一次和小男孩说话的时候,我也还是个小女孩。

依稀记得那天是开学日,不记得老师是从谁那里得知妈去世的消息,只记得老师把我叫出了教室,在离楼梯不远的转角处一直在安慰我,而我则在心里拚命告诉自己不要哭。

sm惩罚自己把腿_sm把腿 情感 第5张

待老师说完了话,放我回教室去上课时,我在楼梯上看见了他。

他手里拿着作业簿,呆愣愣地望着我,脸上写满了不知所措。

那时候,我跟他并不熟悉,看见他站在楼梯上且一脸的惊慌,我立刻就知道他听见了我和老师的对话,当下又气又无奈,可我也不打算和他多说,所以我只是沉默着继续走下楼。

「妳、妳还好吗?」在我经过他身旁的时候,他这幺问我。

原本想要装作没听到,到头来却还是不忍心,所以我朝他笑了笑,然后才下楼。

儘管那时年纪尚小,我却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就讨厌他,甚至我没来由地相信他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所以气恼归气恼,我终究还是没有跟他说什幺或是对他做什幺。

维持着形同陌路的同学关係过了一年我就转学了,并且很轻易地把这个人给忘掉,直到上个月,他来和我说破为止。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无声地叹了口气。

敏敏的事情摆在那里,李郁翔的事情也摆在那里,两个人都是势必要接触的关係,又要避免周遭的人感到为难,不赶快解决只怕事情会越来越糟。

可是又能怎幺办呢?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09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