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白花绿婊x君子姐夫(29)

“苒苒,我们要去曜县了。”等和耀哥儿玩闹完,曹铎看向谢苒

曜县?

谢苒也看向曹铎,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儿灾情是现在的县城中比较严重突出的。

“你自己请命的?”谢苒问了一句。

曹铎颔首,他眼底有些许不明的情绪,谢苒的手抚上他的脸颊,“去就去,怎幺苦大仇深的,莫不是你不想去。”

曹铎看着谢苒这般乐天的表现反而有些愧疚了,“我是怕你怨我。”

有好好的生活不待着,非要跑去受苦。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1张

若是说了有用,谢苒可能也会说两句,但是,说他也没用啊,这男人实心眼一个,一心认准的事情,谁都别想挡着路。

“怕什幺,我是你的妻子,我都不支持你,还有谁支持你。”谢苒道。

曹铎深深的凝视着谢苒,她笑容里满是支持,不是浮于表面的那种,是发自内心的跟随着他。

他就像是这个家的顶樑柱,他的决定也是这个家的决定。

曹铎说了去曜县,几天时间,谢苒就把需要準备的东西全部準备好了。

那些粮食,谢苒没有全部带上,用了一些软布和其他的东西遮挡住。

她屯了太多的粮食,实在是没办法带上的,她就抛售出去,现在粮食紧张,一下就获得大笔的银票。留了一些余粮在曹府,剩下的全部带上。

不仅如此,曹家的下人也带上了大半,看上去就像是举家迁徙。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2张

曹铎也有些无奈,但是谢苒这幺做也是为了自家好,所以他也只能没有办法的笑了笑。

一路行驶了十天,谢苒才算是真正的了解到到底灾情到了什幺程度。

路上遇上了不少举家朝着京城里走的百姓,越是深入,越是发现百姓的模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最初衣衫整齐,略微憔悴,到后来就是发现人们把路边野果全部摘遍,还四处寻找人换粮食。

等到了曜县,谢苒又一次刷新了认知。

百姓和官府已经开始对峙了。

曹铎进县城的路在官府有动作之后,百姓们就知道了,他们知道了从京城来了一个大官,要来治理这灾情。

但是他们还是有些不相信,毕竟短期内,能有什幺办法。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3张

有来事的,打定主意先来看看这来的大官到底是个什幺样的人,若是有能耐的,他们就安生,没有能耐,那就不好说话了。

谢苒的马车就在这一双双眼睛下进了县城,曹铎从一开始就开始步行,走在路上和众人聊天,负责维持纪律的士兵们也难得看到这般有亲和力的官员。

长得俊俏,说起话有条不紊,对于农业也有了解,一下就打入了百姓群众。

有惊无险的进了曜县,住进早已经安排好的屋子,谢苒便开始收整起来。

曜县的粮食已经卖到了一个天价,对谢苒来说却是好事,怕的不是卖到天价,怕的是完全没有卖的。

耀哥儿最近很委屈,自家娘亲和爹爹都看不见。

不仅如此,最近住的地方也不是以前的了,和他玩的人变少了,他想表现自己的懂事乖巧都没有人看。

在好几天瞧不见谢苒和曹铎后,耀哥儿怒了。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4张

耀哥一怒,哭兮兮。

整个宅子,响彻了他的哭声。

谢苒从来不知道耀哥儿能哭成这个样子,下人们焦头烂额的跑来说耀哥儿啼哭不止的时候,她还有些玄幻,毕竟一直以来,耀哥儿在她这里就是个傻儿子的形象。

一直乐呵呵,完全不知道忧愁悲伤的耀哥儿居然哭的停不了!?

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谢苒虽然有些惊异,但是还是去让人把耀哥儿接了来,她近来忙着去购买粮食,安排分发的事情,分身乏术。

曹铎已经有了对策,可百姓的肚子也不能这幺饿着。

一看到谢苒,耀哥儿就不哭了。鼻子上还有个鼻涕包,说不出的滑稽。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5张

瞧见傻儿子,谢苒那股焦躁好似也缓和了不少。

耀哥儿就拉着谢苒的衣服,死死的拉着不放手,见不到爹爹无所谓,反正爹爹平日里也看不到多少次,娘亲也没有了的话,他就咬死想要让他们母子分开的人。

哼,谁也不能抢他香喷喷的娘亲。

曹铎虽然回来的少,但是也不是不回来。耀哥儿毕竟还是小孩,等谢苒全弄完,他早在谢苒的怀里睡着了。

“耀哥儿很喜欢你。”一种欣慰又一种複杂,曹铎是乐见其成的,但是又有些遗憾。

他也说不清自己想的是什幺。

谢苒摸了摸耀哥儿的头“傻儿子。”

曹铎闻言一笑,换了个话题“听说你从咱们家的粮食里拿出一部分来施粥?”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6张

谢苒的手轻轻拍在耀哥儿的身上“嗯,我準备了很多,放心吧。给你缓解点压力,这样你有时间想出对策”

“是不是想夸我?”谢苒脸上浮出一抹得意。

曹铎却万分认真的看着她“对,很想夸你。我很爱你。”

一个娇滴滴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能做到这一步,他还能说什幺?

“我比你想像的能吃苦的多呢。”谢苒哼哼,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

曹铎不可避免的就想到了谢苒在侯府的生活,他从她的只言片语能感觉的到她以前生活的不易,她是一个很有韧性的女子,不同于别人。

……

谢苒的施粥计划很顺利,每日定时定量,她抱着耀哥儿就坐在城门口的一个小角落,曹铎安排了人去维持秩序,施粥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原本曜县官府的女眷们。

我与小鸡的故事_我和小鸡 情感 第7张

耀哥儿长得虎头虎脑的,又是聪慧,得了不少人喜欢。

“来,耀哥儿,叫姨姨。”谢苒穿着简单,头上只别了一个简约的钗子,让耀哥儿认人。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0410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