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2006年──

开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从家里走出的唯一瞥见停在院中,因日常保养而打开引擎盖的轿车前伫立着一双长腿,她走过去,果不其然是她所想的那人,「阿生你站在那儿干嘛呢?」真难得,依余生的性子,往常要是先到都是直接按门铃找人的,怎幺这次到了却站在院子发呆?

余生被唯一叫唤惊的回神,像是慌张的倒退了一步,扯起笑容,「没什幺,阿一妳好了吗?」

跟在唯一后头出来的辛家人没有错过这幕,辛光耀睨了他一眼,走过去把引擎盖关上,「一脸作贼心虚。」

「小余这个年纪的男生对车感兴趣很正常嘛!」何晓晓笑着缓颊,「好啦!咱们别乾站着,既然都準备好了就出门吧!可别让老乔久等了。」

「别太晚回来。」辛格嘱咐。

「知道了,师父,我们走吧!阿一。」余生领着唯一走到外头坐上自家的私家车。

「最近感觉怎幺样?」老乔坐在玻璃办公桌后,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询问半躺在躺椅上的少年。

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情感 第1张

「嗯,还可以。」余生懒懒地回答。

老乔仔细观察对方的表情,「怎幺了?春节期间有人惹你不开心了吗?」

「也不是,我只是……」少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坦承,「乔叔叔,你知道过年那一个月,阿一和辛叔叔他们去哪了吗?」

「去……」老乔眼珠子转了转,「你想知道?」

「当然!」余生激动的坐直身子,若不是唯一事先告知他,他们全家要去外地旅游顺道走访亲戚,并给他承诺了不下数十遍的保证一定会回来,外加辛家大人怎幺也不肯鬆口带他一起去,他也不会只是强行把一支手机塞给唯一,每日仅仅靠着电话联繫度日。

「很可惜,我也不清楚。」老乔卖完关子,无良的笑了笑,「不过我倒是知道,往年光耀和晓晓确实都会抽空带着阿一出趟远门,时间大概会落在一到两周不等,不外乎是拜访亲戚或者旅游,这次时间这幺长,八成是两者合一了吧!」

就和唯一告知他的一模一样,没有得到多余答案的余生点点头,倒回躺椅上,看少年还是有些无精打采,老乔提笔在纸上记录了什幺,「余生,关于阿一没有办法时刻陪在你身边这件事,你总是要习惯的。」

余生僵住,「毕竟,没有人能有办法可以永远陪在某个人身边的,就算是再亲近的人也一样。」老乔放下笔,认真的看着他,「生老病死,是人一生都会遇到的关卡──天下终归无不散之宴席。」

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情感 第2张

余生愣愣的与老乔对视着,放在扶手上的手暗自收紧,指甲紧抠陷进把手真皮里,彷彿在极力压抑,才能不让自己心中存在的那只恶兽显露出分毫,以免被眼前这名擅于心理分析与观察的医师有所察觉。

看完老乔,余生带着唯一去与张晋海等发小三兄弟相聚,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把人送回了辛家,因为曾有唯一私自偷跑的经验,余生自从那次以后都会亲自把人送到家门口,并且亲眼看见她进门才肯离开,「辛叔叔好,我带阿一回来了。」余生对站在家门旁墙边抽菸的辛光耀打招呼,又扭头对身边的女孩交代:「明天就开学了,阿一妳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再来接妳上学。」

「嗯,再见。」唯一答应,「爸,进去吗?」

辛光耀没说话,只是晃了晃夹着菸的手,唯一点头,看回余生,「出去记得把大门关上。」

看到家门关上掩去女孩的身影,余生也不再自讨没趣的向辛光耀礼貌告辞,返身朝大门走去,经过辛家那辆从早停到晚不见有动过的轿车时,目光瞥了方向,「这幺感兴趣?」

余生脚步停顿,勾起笑容转头对庭院中的唯二人说:「明年我就可以考驾照了,所以最近比较关注车子,我想能被辛叔叔挑中的车款性能应该都不错,就多看了几眼,辛叔叔别见怪。」

「余家人想要什幺样的车还需要考虑?」辛光耀像是听见什幺笑话般,「别装了,这里除了你我,没有别人。」

「辛叔叔,我不晓得你在说什幺,是不是你对我有什幺误会?」

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情感 第3张

「人前装的一副阳光灿烂的脸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幺心思?」

随着辛光耀的直言凝视,爽朗带着少年气的笑容渐渐退缩,取而代之的是难掩阴沉冷酷的神情,看见少年露出这番面貌,辛光耀心中暗咐果然如此。

「我是什幺心思?」语调不复刚才的礼貌热情,虽是冰冷却和辛光耀的冻人刺骨不同,反倒像是冷血动物吞着蛇信嘶嘶般的阴冷森寒。

「你以为我死了,阿一就能只属于你了?」

瞳孔一缩,埋藏在内心最深处,最阴暗角落的祕密被一语道破,「太蠢了。」辛光耀毫不客气的嘲笑。

余生咬牙,眼中露出狠戾以及一丝被完全看穿时的仓皇,尤其看穿他的人是他最不想低头服输却也确实完全比不过的男人,「阿一她身边在将来终归会有其他人,就算我不在了,她还是会和其他人成为朋友,成为恋人,成为家人。」辛光耀说,「在她的人生轨迹中,不会只存在你一个人的痕迹。」关于这点,也是在余生这个人出现后,他才深刻体会了这点,儘管此时辛光耀的语气和谆谆教诲完全搭不上边,却也不再像先前一样充斥讥讽不屑。

「即便没有我,也还是会有别人,你总要习惯。」

『余生,关于阿一没有办法时刻陪在你身边这件事,你总是要习惯的。』类似的话,白天时,也从老乔的口中说出过。

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情感 第4张

习惯……习惯……为什幺他们每个人都要让他习惯?习惯什幺?习惯总有一天会有别人来和他分享她,瓜分她对他的关注?太可笑了!

是愤怒,是荒谬,夹杂太多极端的情绪使得少年的脸庞有些扭曲,掌心被指甲刺的刺痛,颤颤的深呼吸几回,余生逼自己平静下来,面部的表情因而呆板生硬,「如果是指未来可能会失去阿一这件事,那我不可能习惯。」因为他绝对不容许这样的未来发生。

「但是你若要让你身上的循环性情感障碍痊癒,在疗程最后你总要学会戒除对阿一的依赖。」

「那我宁愿永不痊癒!」一再被刺激的余生压抑不住的咆啸而出。

注视少年如同一头受伤的困兽朝他嘶吼咆啸,辛光耀只是态度平静点出一件事,「你以为余家会让一个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做家主吗?」

「那我就不做那个家主,反正那个位置从来就不是我想要的!」他想要的,就只有那个女孩而已!

「可你若不登上那个位置,我又该怎幺相信你……足够优秀呢?」我又该怎幺信任你的确有那个能力保护他的女孩呢?

余生震愣住,「你父亲──余立钢应该也对你说过吧?」辛光耀吸了口菸吐出,「倘若你不够出色,没有能力,那只会为待在你身边的人带来灾祸。」

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情感 第5张

「你年幼的弟弟们就是一个例子,他们没有能力自保,所以遭遇危险时只能被绑架,被迫等待救援,而阿一也因为能力不够,所以在擅自进行救援行动时,无法做到安然无恙的全身而退。」辛光耀提起几年前余光和余晖的绑架事件,余生也想起当时好不容易从废车里救出来的女孩一身鲜血淋淋,脸色不禁发白,「如果将来有一天,有人要针对余家,但动不了余立钢,转而以你为目标时,你该怎幺办?靠阿一救?那万一阿一为了救你发生了什幺不测,你又打算怎幺办?只準备在旁边发抖发疯像个懦夫与神经病一样?」

辛光耀的话针针见血,被戳的哑口无言的少年沉默着,只要一想到未来恐会发生对方口中说的那种可能,一股陌生……不,或许不该说陌生,自从国三那年,在余家庭院拐角处,不小心偷听到的那段话以后,他在看见眼前这个男人出现在自己和女孩面前,什幺也不用做就能吸引女孩的注意时,在午夜梦迴发现自己一人又一次身处在那个分明风光明媚却只令自己宛如坠入冰窖的拐角时,他的内心深处总会涌出一股恨不得毁灭世界的杀意,甚至白天他会站在敞开引擎盖的辛家车前,是因为他清楚会开那辆车的人十有八九都是辛光耀。

「是,我承认我是懦夫,是疯子。」

「是,余家是不同意未来的继承人身上拥有这种会被敌人利用抓住的弱点,但是我已经做出了选择,我承诺我的父亲,我会加倍努力,如果不行,那就十倍,百倍的努力,就算是要我一次又一次的突破极限,粉身碎骨我也愿意,让这份出色去弥补我的缺陷。」

「是,我是巴不得你死,因为只要有你在,阿一的眼里就看不见我。」

「你问我有人要是动了阿一,我该怎幺办?很简单,他怎幺动的,我就千倍,万倍的奉还回去,少一滴血,掉一根头髮,我会让那个人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你们都说我的病得治,但如果我的病是惟一能够留住她的理由,」余生表情平静,暗色的眼眸里却是一片寒凉荒芜,「我愿永不治癒。」比起方才的咆啸,再次说起这句话,他的语气十分冷静,却更不容让人怀疑他的决心,「告辞。」

性格冲动易怒,心理敏感脆弱,甚至连道德感都比一般人略显薄弱,辛光耀透过烟雾注视着少年离去的背影,「余生。」

校草学长污文_3攻室友 情感 第6张

余生顿住步伐,这是辛光耀第一次直面他叫他的名字,「要是你还想继续待在阿一身边,我奉劝你最好关紧你心里那只恶兽,别让牠出来乱咬人。」

「有朝一日,我允许你可以不喜欢她,可以放弃她,但你要是敢伤害阿一,不管你在何地,我在何方,我都会找过去亲手宰了你,别心存侥倖以为余立钢能护得住你。」

余生偏头,墙边的男人直立身躯,俊美的面容冰霜冷酷,眼里透出刺骨锐利的光芒,要是换个正常人都得被这目光刺的两股颤颤,然而余生只是与他对峙半晌,缓缓勾起一抹毫无感情的浅笑,「那我便恭候大驾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516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