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打游戏夹按摩棒_全篇道具play

余生。」

余生顿住步伐,这是辛光耀第一次直面他叫他的名字,「要是你还想继续待在阿一身边,我奉劝你最好关紧你心里那只恶兽,别让牠出来乱咬人。」

「有朝一日,我允许你可以不喜欢她,可以放弃她,但你要是敢伤害阿一,不管你在何地,我在何方,我都会找过去亲手宰了你,别心存侥倖以为余立钢能护得住你。」

余生偏头,墙边的男人直立身躯,俊美的面容冰霜冷酷,眼里透出刺骨锐利的光芒,要是换个正常人都得被这目光刺的两股颤颤,然而余生只是与他对峙半晌,缓缓勾起一抹毫无感情的浅笑,「那我便恭候大驾了。」

私家车后座内,余生默默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透过窗外闪逝的路灯,依稀可见是两颗螺丝。

『考的不错,如此学费还能少缴不少。』余家客厅内,在得知余生分发测考的成绩时,余立钢少见的夸讚了一句。

来自周遭其他长辈的讚赏和幼弟的崇拜,余生感到不适应和些许彆扭,毕竟从小到大,他所接收到的不外乎是长辈的失望与幼弟的畏惧,但同样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余立钢说的话,『重点高中还能减免学费?』那不是公立学校吗?

『我已经替你报了兰阳学园。』余立钢拿起茶杯喝茶。

余生眉头一皱,就算他曾经对学习这回事再不上心,身为豪门世家子弟,自然也听过兰阳这所贵族学校的名号,『谁说我要读那的?我要读重点高中。』

『那个阿生啊,在分发测考前,你爸爸已经帮你把名报好了,兰阳这所学校风评不错,是你爸爸精心挑选过的……』彭翠丽温言说道。

咚!余生冲动的捶了一下桌面打断彭翠丽,余铁龙和余立钢同时抖了一下眉头,『你奶奶在和你说话呢!干什幺?』余铁龙略为不悦的说。

叶修打游戏夹按摩棒_全篇道具play 情感 第1张

『阿铁,没事。』彭翠丽安抚的拍拍身旁的丈夫。

『我、说、我、要、念、重、点、高、中。』少年拉着脸一字一字慢慢地咬字用力吐出。

余立钢对自己儿子的不满视若无睹,淡定道:『你为什幺要念重点高中?兰阳的资源比一般的重点高中更好。』

看余立钢似乎有要与他商量的打算,余生的脸色稍霁,『那是阿一将来会去念的学校,我也要去念那间。』

『呵,』余立钢轻笑一声,意义不明,『就这样?』

余生颔首,『既然如此,暑假过后你就给我去兰阳报到。』余立钢放下茶杯。

本来还以为余立钢难得开明了,没想到还是压根儿没打算顾及他的意愿,余生怒火丛生,『我不要,我说了我要和阿一念同一个学校!』

眼看余生的情绪又要失控,赵廷芳出声劝慰,『阿生,兰阳这所学校是你爸爸从各方面都考量过的,他也知道如果让你出国或者去远一点的地方念书,你肯定不会愿意,所以最后才选定兰阳这所还在市内的学校,你看,都还在T市,你要是想找阿一也还是很方便,而且你爸爸也和江家他们说好,阿嗣他们几个也会和你一起去兰阳就读……』

劈哩啪啦,余生大手一挥将桌面那盏属于他的茶杯扫落在地,别说吓的缩了脑袋的余光、余晖兄弟,就连其他四位长辈都脸色微变,余立钢更是明显的沉下脸来,『你妈在说话,你现在这样是想造反吗?』早在决定让余生去读兰阳学园时,余立钢就已料到对方会有所反弹,但是他竟然敢对彭翠丽和赵廷芳不敬,这点是余立钢完全无法容忍的,因而打消本来打算好好说服余生的心思,脾气上来,态度和口气也跟着十分强硬,『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少蠢了,我管你爱去不去,你要是不怕没脸,开学之后我就让人押着你去!』

『我不管那间兰阳有多好,反正我是不可能去念的!』余生气的站起,『我就是要去读重点高中,去读阿一会去念的那所学校!』

『然后呢?你就打算一辈子让那个女孩保护你?』余立钢冷眼看着暴跳如雷的儿子,『你就想一辈子做缩在女人裙下的窝囊废?嗤,你可真有志气。』

叶修打游戏夹按摩棒_全篇道具play 情感 第2张

余生气结,『你以为对于我们这种家族而言,普通的教育就够了吗?你以为单靠普通教育你就有办法撑起余家?是谁当初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成为余家继承人的?』余立钢不屑,『就你这样,连你嘴巴上说要给那女孩的保护都做不到,你以为辛家都是些什幺人?那个女孩又是什幺样的人?如果仅是按照寻常教育,你以为你能比辛唯一强到哪里去?还是说你所谓的保护不过只是光靠嘴皮子上下一碰?』

余生气到窒息,整张脸胀红,除了起伏过大的胸腔,就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老公别说了。』赵廷芳赶紧劝阻,生怕自家儿子会被自家丈夫气晕过去。

感受到手背被赵廷芳握住的温度,余立钢脸上的不悦尖锐稍微平缓,严肃却也颇为语重心长的说:『阿生,你不能一直仰靠那个女孩,再强大的人都可能会有脆弱或者倒下的那一天,尤其那个还是你放在心中珍之重之的女孩。』

『假使你真有对她一辈子都没準备放手的打算,你更应该竭尽所能的强大起来,去主导你们的人生,让她跟随你的脚步,而不是一昧盲目的追随她。』

路灯闪烁,忽明忽暗使得十七岁的少年脸庞看起来神鬼莫测,掌心收拳,握紧掌中的两颗螺丝。

开学后的第一个週六,「阿一。」

正在沙包前练习拳击的女孩听到有人叫自己,偏头看去,何晓晓正站在门口朝自己招手,唯一收拳将前后摆动的沙包扶稳,拿起毛巾一边擦汗一边走过去,「妈,怎幺了?」

何晓晓拉着女孩来到武馆大门外,辛光耀靠着车头抽菸,看见她们母女出来将头转到别处把口中的烟吐掉后,把菸踩熄,「你们要出门?」唯一问。

「嗯,有点事。」何晓晓在唯一面前蹲下,用她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替她擦汗,「阿一,妈妈已经把中餐煮好了放在桌上,待会妳和爷爷、小余中午休息回去就可以直接吃了,我还有多煮一点放在冰箱,晚上记得热来吃,热汤要用瓦斯炉比较危险,让爷爷用就好,知道吗?」

唯一点头,「冰箱门边我有放几罐酱菜,可以拿来配饭,但不要嫌麻烦就天天只吃那个,饮食要均衡,换季的棉被和衣服我都已经帮你们收拾好,不过最近早晚温差大,别偷懒,自己要注意保暖,尤其是女孩子的身体更不能受凉,冷饮别多喝,冷水澡别多洗,别老是学妳爸爸和爷爷,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别都让小余替妳操心,人家小余也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做,听到没有?」

唯一再次点头,「你们这次要去哪里?」

叶修打游戏夹按摩棒_全篇道具play 情感 第3张

擦拭的动作微乎其微的一顿,又迅速流畅的动作,擦到手臂时,唯一感觉到何晓晓握着自己手掌的力道越发用力,似乎情绪有所波动,「妈?」何晓晓不理,唯一又不解地望向旁边的辛光耀,「爸?」

「大人的事,妳问那幺多做什幺?」辛光耀一如从前每次要外出工作时的给出敷衍答案,「反正妳只要知道,我和妳妈不在的时候,照顾好自己和妳爷爷,还有,别给我让那臭小子得寸进尺,要是他敢再对妳动手动脚的就告诉妳爷爷,要是有人敢欺负妳,妳就给我狠狠地打,就算打出人命我也给妳兜着,记住没有?」

「多久回来?」唯一看着他问。

辛光耀看了她一会儿,忽然视线上移,唯一随之转头,发现原本在馆内训练学员的辛格也出现了,他走过来站定在唯一身边,与辛光耀面对面,这对即便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也少有交流对话的父子难得这般直面的对视着,隔了好几分钟,彷彿有无声的言语透过这样传达着,最后辛格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注意安全,保重。」

「……嗯。」应完,辛光耀率先撇开目光,走来,大掌放上女孩的头顶,力道颇重甚至隐隐带着一种珍惜的意味,随后又马上胡乱的撸了几把将唯一的头髮弄乱,打消那种氛围,语气带着他特有的嫌弃,「你们两个老的老,小的小,操心那幺多干什幺?你们管好自己就好。」

「晓晓,走了。」辛光耀收回手,看向低头蹲在唯一面前的女人,对方不动,「要不妳留在家里照顾他们,我自己去?反正也不是多大点儿事,我自己一个人……」

何晓晓倏地站起,扭头对辛光耀露出带有某种隐含威胁的笑容,「老公你胡说什幺呢,我当然是要跟着你去的。」

辛光耀一顿,把本欲说出口留下对方的话语讪讪的吞回肚里,何晓晓对对方的识相感到满意,重新看向面前的男人「爸,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累了,武馆歇业了也没关係,反正家里要用的钱,我和光耀都準备好了。」又低头看回女孩,「阿一,平时多帮忙爷爷,别让爷爷太累,照顾好自己也要照顾爷爷,如果遇到什幺无法解决的事情,就打电话找乔叔叔帮忙,听到没有?」

「知道了,你们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按照惯例,却有些不同于以往,唯一没等何晓晓提醒和主动,自己便上前主动给他们一个离别的拥抱,在场的人都不免诧异,「看来……还是有效的。」面对这母女相拥的画面,辛光耀忍不住脱口的小声喃喃。

唯一鬆开何晓晓,何晓晓赶紧掩饰的低头抹去被感动到泛出眼眶的湿意,唯一来到辛光耀身前抱住他,辛光耀还记得当初那个才超过他膝盖一点的,瘦瘦小小的孩子,如今已经来到他胸口高,长成一个半大的青春少女了,辛光耀起初有些迟疑,但在手臂环住对方时,听到那声与平常的冷淡没有什幺多大不同,却需要仔细用心就能体会到的,隐藏在平板语调下的情感,「我等你回来。」

叶修打游戏夹按摩棒_全篇道具play 情感 第4张

辛光耀的手臂控制不住的用力收紧,「在家里,我和爷爷会等你们──爸爸和妈妈──回来。」

阵阵鼻酸,却还是强忍住,最后逼自己放开,不再看一眼的转身就走,「走吧!晓晓。」

「光耀。」辛格出声。

辛光耀的脚步停住,「我有向你说过,我对有你这个儿子感到很光荣吗?」

胸腔内的脏器瑟缩,如同眼里的瞳孔,浑身僵硬,即使辛光耀没有回应,辛格还是继续道:「我辛格一生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拥有辛光耀这个儿子。」

「…………啧,老头你煽情什幺呢!」说出口的话丝毫不领情,垂在身侧的手却隐隐颤抖,辛光耀无法再待的快步上车,启动离开。

「光耀……」坐在副驾驶座的何晓晓一直看着窗外的后照镜,视线不离镜中的两人,「你怎幺都没和爸爸、阿一多说几句呢?」

「那一老一小都跟人精似的,妳都说那幺多了,我再说岂不是等于昭告全世界?」辛光耀冷酷的说,何况说再多有什幺用?

「好歹是你自己的爸爸和女儿,你就不能……」有人情味儿一点?何晓晓不满的转头看他,顿时失声。

驾驶座上开车的男人眼眶泛红,颊边肉因为奋力咬牙而突起,辛光耀打了一排档,脚踩油门,车子立刻加速,离后方的武馆越来越远。

唯一和辛格站在原地目送轿车远离,直到再也看不见,两人回过身便一眼看见站在他们后方不远处的少年,「阿生?」唯一走过去,瞥了眼用一条弹力带绑在对方腰部拖在身后的大轮胎,「爷爷规定的圈数,你跑完了?」

叶修打游戏夹按摩棒_全篇道具play 情感 第5张

「还没,辛叔叔他们……」余生望了望她身后已经空无一人的武馆大门口,「是要出门?」

「嗯,应该是有工作。」

辛格经过他们旁边时目不斜视,却沉声有力地丢下一句,「没跑完无故停下,圈数加罚一半。」

「啊…师父……」

「别嚎了,快跑吧!否则你就吃不了午餐了。」说完,唯一也不再理会他的跟着辛格进到馆内。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516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