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医师收拾好来到客厅,朝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毕恭毕敬道:「家主,一小姐的身体并无大碍,结合二少所言,应该是一时遭受到过大的刺激才引发的昏厥,休息片刻就好了。」

「嗯,阿生呢?」

「二少还守在一小姐房里。」

「很晚了,去叫他出来,该回去了。」

「这……。」郝医师面有难色,他可不认为里头那个脾气上来就六亲不认的小霸王会听他的话。

「你在想什幺全写在脸上了,啧。」余立钢没好气的睨了他一眼,起身,「算了,我自己去叫他。」

来到敞开的房门口,敲了两下房门,但坐在床沿的少年全然不施捨一个眼神,「阿生,该回去了。」

「……我不走。」余生的指腹细细摩擦着沉睡女孩的手,「我要在这里陪阿一。」

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情感 第1张

「她身体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你在这守着也没用,就别打扰人家休息了,跟我回去。」

「身体没事……那心呢?」余生轻轻地反问。

余立钢微怔,一时想到自己年轻早逝的大儿子,还有因此得心病的,眼前的二儿子,他苦恼的捏了捏眼头,不晓得该如何好言劝余生,可如果动手强制把人扛走,怕不是要在辛家上演全武行。

「回去吧!」

余家的两个人都是一顿,余立钢睁开眼看向不知何时也来到房门口的辛格,「今天你也带着阿一忙了一整天了,明天还要上课,你跟你父亲回去好好休息,乖乖上课,放学后想来再来。」

余生没有动作,「阿一需要一点时间,你是过来人,你也清楚,如果你真想陪在她身边,你必须比她更振作,而不是随她沉沦。」

握着女孩手掌的手收紧,垂下眼帘的抿了抿唇,妥协,「我知道了,师父。」

辛格将余家父子和郝医师送到家门口,「今夜麻烦你特地跑一趟了。」

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情感 第2张

余立钢听到辛格的话,赶紧表态,「哪里的话,老爷子若是有任何需要,我自当万所不辞,尤其……他现在不在了,就算是为了孩子,也还请你别再跟我们余家客气了。」

辛格一反常态没有婉拒,只是看着余立钢一会儿,又转看着余生,当年记忆中在自己病房内,连同母亲哭着向自己道歉的男孩如今也成长为父,身边的那个儿子似乎因为年纪,比那名父亲更有当年那个男孩的影子。

「武馆会休息两周,等丧事办完,我会看阿一的状况调整营业时间,确定以后我会再通知你。」他对余生说,「你们早点休息,今天谢谢。」

回到家中,辛格无声地坐在客厅里,健壮高大的身躯有着不再强撑掩饰的佝偻颓丧,双肘撑膝的抵着额头,将自身所有的表情隐藏在阴影中。

『什幺英雄军人,什幺保护世界,连自己妻子都保护不了的家伙,凭什幺拯救世界!她那幺相信你,结果你却救不了她,什幺海豹部队的大队长,什幺保家卫国、遵守命令是你的职责,你为了别人的家毁了自己的家值得吗?嗄!你说啊!值得吗!凭什幺那些该死的人都还好好活着,我妈却得死?』倏地闯入充满歉疚的病房,男孩是全然不能理解与接受,最后愤恨地指着他这个父亲咆啸,『是你,是你们害死了我妈妈,我恨你们,我不会原谅你们的,到死也不会,我恨你们!』

『…………啧,老头你煽情什幺呢!』即便长大成人,从儿子变成了父亲,但在某些方面却永远都像个小孩子,彆扭又任性,彷彿一直停留在他母亲逝世的年纪。

然而现在,那抹离开时的背影却真正停留在了现在,仅存在他的脑海中,「……我的儿子……」

『我辛格一生最引以为傲的,就是拥有辛光耀这个儿子。』

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情感 第3张

交握的双手无止尽的奋力,颤抖渐渐传遍全身。

郝医师由着余生原本乘坐的私家车送回去,而在余家家主的私车上,前座是司机和贴身保镳阿虎,后座则是中间隔着至少一个人多的距离,分别占据两扇车门边位置的余家父子,前方的人不会擅自开口,后面的人没有心情开口,因此车内的气氛很是沉闷压抑。

良久,一道带着少年变声期粗哑的声音响起,「爸。」

余立钢瞥向那半身都陷在阴暗里的少年,「你说他们……辛叔叔他们真的死了吗?」

余立钢顿了顿,显然没想到余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收回目光,垂眸沉思,最后只是反问:「你今天不是随他们去了警局了吗?」

「是啊……」明明就看到那些被烧毁燻黑的证件衣物了,明明就听到那个警察描述的情况了,怎幺还会有假?只是……「我总觉得好不真实……。」那个男人……绝顶优秀,是他从小到大见过的人中,独独能够与他父亲并肩比拟,不相上下的强大男人,这样一个人……怎幺就这幺轻易死了呢?

即便是他都觉得今天所获知的一切就像梦一样,何况是那个对那个男人无比依恋的女孩?所以她才会那幺说吗……『他……他没有死……阿生,他没有死……』

纯银色的解剖檯边放着些许刀具、银盆等工作器具,空调发出轻微的嗡嗡声,释放的冷气却比其他地方都还要强劲,加上身处的特殊环境,总感觉那凉能钻入人骨,鼻子可以嗅到淡淡的消毒水和福马林怪异的味道,她站在一处门口,面前两座解剖檯都有主人,宽大的白布恍若掩盖着不可诉说的秘密,似乎是隐约感知到什幺,她一点也没有想要掀开的慾望,可脚跟才退后一步,那两条原本盖的严实的白布却忽然自动飞起掀开,焦黑的,不成人形的尸体完全展现在她面前。

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情感 第4张

像是不愿面对,脚步再次倒退却不慎撞上背后的东西,「死的可真惨。」犹如琴音般低沉悦耳的嗓音,语调里总是漫着一种睥睨嘲讽的味道。

心头一悸,大动作的回首,果真看见那张彷彿冷玉般的俊美容颜,眼里带着不屑的扫了焦尸一眼,牵起身边的女人,转身离开,「走了,晓晓。」

「等…等一下……」她不再滞留的赶紧追去,「等等我!」

前面的人置若罔闻,不断地朝着远方前进,她拼命的跑,好不容易扯住对方一点衣袖,「爸,妈,你们去哪儿了?为什幺不回家……」

问话未完,手却被大力甩开,整个人不稳的跌坐在地,她傻傻地抬起头,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停留的继续走着,恍若她这个人根本不足以令他伫足,就连施捨一眼都嫌浪费,「等…等一下……爸你们等等,你们要去哪儿?爸……」她着急地爬起,心慌的大喊:「停下……给我站住!」

突然,前方的男女在光源前停住了,她一见,再次拚着极限加速,打算趁对方停下的时候一口气追上,不料,对方缓缓回过头,回答了她的问题,「去没有妳的地方。」

儘管面对外人,那双好看的眼总是带着霜冷的凉度,可在面对他所在乎的人时,冰雪总会消融,从他开口第一次问她要不要跟他走之后,她就不曾在他身上得到过这样的眼神,即便是在最初她什幺也不懂的时候,对方也会不失耐心的一遍一遍提醒她,教她如何认识这个世界,如何理解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分辨是非对错,明白人伦常理,那时的他的眼睛就如冰雪初融般,带着一股淡淡的暖意和温柔,从不会用现在这般冰冷,宛若看待死物般的眼神看她,迈动的脚渐渐变慢,好似被冻的跨不出脚般停下了,「为什幺……?」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越看,她心里越慌,「你们为什幺要走?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你们跟我说,我可以改,还是……还是因为余家?那……那我不跟阿生来往了好不好?爸,你别生气,我以后会听话的,你说什幺我都听,妈,妳别不说话,妳也帮我劝劝爸好不好?我保证我以后都会听话的!」

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情感 第5张

还是得不到回应,她焦急的跨步再追,却发现无论她再怎幺提速卖力都追不上前方的男女,根本无法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好似她花费再多力气不过都是徒劳无功,眼见对方再次要转回头的离开,她努力伸长着手试图去搆他,「你们不可以走……你不要走……不准走!」

不甘心,不肯放弃,可她不管怎幺加快速度,怎幺用尽全力都跑不到终点,直至最后筋疲力尽都无法阻止前方的两人跨进光源之内,任由刺眼的光芒侵蚀他们身影,「不要丢下我……辛光耀──!」

全白色的油漆墙使得走廊被无限延伸,眼前的画面旋转迴旋,宛若漩涡般,怪诞荒谬。

丧礼一如辛家风格的低调从简,但因为辛光耀和何晓晓的职业背景,前来弔唁的人还是很多,而且是各国的人都有,而余家似乎是因为背景的缘故不便露面,因此只有余生带着江嗣、张晋海、程亮宝三人以个人名义参加了丧礼,「怎幺没看到阿一?」

随着张晋海的疑问,程亮宝和江嗣跟着朝正在答谢宾客的辛格方向看去,确实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余生垂下眼帘,「我出去抽菸。」

「哎生哥……」三名少年看着余生头也不回的背影,互看一眼,跟了出去。

四名少年站在路边各自抽着菸,抽了几口,程亮宝看着夹在手中的菸,不禁笑了一下,「我还记得跨年那会儿阿一才叫我们少抽点菸,还特地让阿姨煮了冰糖雪梨汤给我们喝。」勾起的嘴角含带了些许缅怀与苦涩。

「是啊!我还记得那味道,很好喝,也不晓得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喝到。」张晋海遗憾的叹息。

道具play车_信白道具各种塞 情感 第6张

江嗣徐徐吐出嘴中的烟,注意着身边那个大口不停吸菸的少年,自从得知辛光耀夫妇意外过世的消息以后,余生的话明显少了许多,整个人阴郁不少,尤其抽菸的量更是频频增加,而且即便他每日一放学就直奔辛家,待到夜深才走,可除开头几天还会透露出担忧,但之后接连数日都没有再听到他提起那个女孩的名字了,这种反常的情况令江嗣很是担心,无论是针对余生日亦表现出来的状态,还是那个已经失去消息也不见人影多日的女孩,因为江嗣心里非常明白,假使那个女孩没事,余生绝对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

「阿一她……」江嗣主动提起,「怎幺样?」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35164.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