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三十六度的高温,地狱般的艳阳,带着凉气的水果蛋糕,还有那个背光而坐的少年。

这四个元素构筑了叶可心一天的开始。

想想这样帮慕晨庆生也不是第一次了。

记得高三那年,她刚在社区里的烹饪兴趣班学会怎幺做水果蛋糕,便自诩甜点大师的打算在慕晨生日那天亲手为他做一块生日蛋糕。

至于为什幺是选在生日当天做,而不选择提前做好,那是因为她当时很蠢的认为蛋糕就是要当天做才好吃、才能凸显自己的一片心意。

结果怎幺知道这个犯蠢的决定让她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

慕晨生日当天早上,叶可心在厨房对着一不小心烤焦的糕体犯难,正当她準备用剩下的材料,重新做一个出来时,慕晨的讯息就催命似地传送过来。

(九点五十五分)慕晨说:「妳快到了吗?」

叶可心想到他们约好的十点在慕晨家,而现在只剩下五分钟,要在这幺短的时间内做出一个蛋糕简直是天方夜谭。

(九点五十六分)叶可心回:「阿晨,真的很抱歉!我可能会晚一个半小时到!」

慕晨几乎是秒读了她的讯息,并很快回道:「是发生了什幺事吗?」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1张

「家临时里有点事,不过晚点我一定会到。」她拿着手机敲完这一行字,就把它放到一旁,接着继续对着那些鸡蛋和麵粉奋斗。

第二次从烤箱拿出蛋糕本体后,因为时间有算準,所以烤得相当成功。

叶可心将它放到一旁放凉,并拿出预想好的完成图,开始準备装饰蛋糕的配料。

期间她看了一眼时间,才不到十一点,距离新的约定时间还有一阵子,足够她把蛋糕装饰好,送到慕晨家去。

正当她放鬆地想着,门铃忽然就被按响。

「谁啊?」

她匆匆走过去开门,却发现来人正是本应该待在家的慕晨。

「妳家出什幺事了?」慕晨挤进门来,两眼像X光一样将她上下扫视了一番。

他整个人喘得像是刚参加完铁人三项。

叶可心尴尬地「呃」了一声,目光从他的脸上转向厨房。

慕晨跟着看过去,终于意识到她家其实根本没事这一事实。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2张

「妳在干嘛?」

「做蛋糕啊。」

「做什幺蛋糕?」

「你的生日蛋糕。」

慕晨沉默地看着她,那目光弄得她有些发毛。

「既然你都来了,不如帮我一起装饰它如何?」叶可心打开鞋柜,给他找了一双拖鞋后,如此提议道。

「哪有让寿星自己做蛋糕的道理?自己要做的蛋糕,就跪着把它做完。」慕晨阴阳怪气地笑笑,逕自走去客厅打开她家电视看了起来。

叶可心思考后也觉得挺有道理的,只往那个孤高的背影上瞥了两眼,就回厨房重新装饰那个光秃秃的糕体。

******

时隔许久,叶可心这次直接省事地去甜点店买了一片蛋糕。

昨天从阿丹家回到租屋处,叶可心就调了早上十点的闹钟,準备时间相当充裕,她在约定的十一点前就带着蛋糕和礼物抵达公车站。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3张

叶可心绕过站牌,就看到慕晨一脸呆滞地坐在公车亭的长椅上。明明是大热天,他却抱着一件外套,阳光照射在他米色的T恤上,亮得像颗人体灯泡。

「阿晨?」她一手拍在他肩膀上。

「……嗯?」他转头。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又和前几天有些不同,感觉莫名成熟许多。

慕晨意识到她存在的那瞬间,整个人彷彿被蟑螂砸到一般,从长椅上弹起,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她。

「怎幺这个表情?被太阳晒昏喔?」经过几天相处,面对这个慕晨四号时不时的怪异行为,叶可心已经不会感到慌乱。

回答她的是一双夹住她脸颊的手。

慕晨就像在替黏土塑形一样,双手以不小的力道在她脸上捏了一整圈,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痠麻的疼。眼看他还有往耳朵蔓延的趋势,叶可心连忙拍开他的手,并皱起眉斥责:「干,你智障喔。」

听到这句话,慕晨貌似很开心的样子,嘴角上扬,双眼弯的像两道月牙。

「我骂你,你很开心?」叶可心狐疑地看着他。

「开心,当然开心。老实讲,妳现在说什幺我都挺开心。」慕晨笑得灿烂,无比自然地说出这句肉麻的话。

叶可心听完翻了一记白眼,转过头去查看公车时刻表,耳根却止不住地发烫。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4张

「妳耳朵很红耶。」慕晨轻笑一声,显然没打算放过她。

「吼!拿去啦,安静吃你的东西!」叶可心把手上提着的水果蛋糕往他怀里一塞,耳根的热度蔓延到双颊。「在公车来之前,你有十五分钟解决。」

「这什幺?」慕晨一面拉开盒子上的缎带,一面问。

「你的生日蛋糕啦!」叶可心打开后背包,拿出一个白底蓝点的纸袋递给他:「还有这个,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蛋糕和礼物都有?谢了,每年都记着我的生日。」

「上个月不是还嫌我每年都忘记吗?」

「我可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真是现实。叶可心不假思索地想。

慕晨面带微笑地撕开纸袋上封口的贴纸,裏头摺叠着一条黑色的羊毛围巾。虽然在这种热到爆的天气,收到一条围巾应该是一件满鸟的事,但慕晨依旧很给面子的露出惊喜的表情。

「谢谢,我很喜欢。」慕晨把围巾围上,无视自己身上的汗水说:「刚好今天挺冷的。」

听着他睁眼说瞎话,就连有心想整他的叶可心都略感惭愧。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5张

「对了,你不是说今天是庆祝会,其他人都还没到吗?」

叶可心坐到他右侧,顺手帮他把黑色围巾给摘下,折回袋子里。

「其他人?」

「嗯,我上次忘记问你,总共有几个人要来?」

「两个。」

「蛤?你说几个人?」叶可心一瞬间怀疑自己耳朵进水。

慕晨几口把那片水果蛋糕解决后说:「两个。本来就没有其他人,只有我和妳。」

「两个人的庆祝会?」得知这个消息,叶可心比起窃喜能和他单独去游玩,更担忧第四号慕晨的交友情况。仔细回想这几天在学校,的确没看见慕晨有什幺特别交好的朋友,虽然不至于说是边缘人,但能约出来庆生的貌似只有她。

慕晨点点头,刚好公车来了,他把蛋糕盒丢进一旁的垃圾桶,拉着她上了直达游乐园的公车。

******

豔阳高照,天空像是一片纯净的蓝色画纸,水彩笔沾着雪白的颜料,零散地晕染出几团不规则的形状。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6张

游乐园中充满欢声笑语,带着鲜豔假髮的小丑,顶着一张涂满颜料的脸。几对情侣们牵着手浓情蜜意的样子,几个小孩子跟在父母身后嘻笑打闹。

排队在售票亭买票入园后,叶可心翻开游园指南,目光接触到那几个着名的刺激型游乐设施,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阿晨,你有想玩的吗?」

慕晨接过游园指南,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想让她选。

「寿星最大,你选吧。」叶可心想到几日前慕晨期待的样子,那怕知道他偏爱云霄飞车一类的设施,还是心一横,豪气地说。

「妳确定?那我就选了,我想先玩这几个。」慕晨指了游园指南上的三个缩图——云霄飞车、风火轮、海盗船、天女散花、自由落体。

一连几个高度刺激的游乐设施,让她倒抽一口气。

「妳可以吗?」

「可以,就玩这几个吧。」

叶可心手脚僵硬地被他拉上云霄飞车,虽然内心有些忐忑,但在安全桿放下来之前,她始终坚信只要闭闭眼就能撑过去——事实证明她错了,在列车攀上第一个高峰并俯冲而下时,她的脸色一片惨白,张开嘴想吶喊,但声音却被风压给阻绝在喉头。

后几个游乐设施也没好到哪去,当海盗船荡到高空并加速坠落时,身体完全悬浮在空中,虽然只有短短几秒的时间,她却感觉自己坠落了很久,心髒仿佛要炸裂开来,背后冒出一片冷汗。

「还可以吗?」离开海盗船后,慕晨注意到她惨白的脸色,扶着她在一间饮料店前坐下。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7张

「嗯,我还可以,就是有点晕……」叶可心靠着桌子,感觉重新回到地面后,心跳的频率逐渐平稳下来。

慕晨带她到附近的休息去,说要给她买杯冷饮,就暂时离开了。

叶可心头脑昏沉地看着地面,怀念起从前什幺都不怕的自己。

******

就跟胖子不一定天生就胖,瘦子不一定天生就瘦的道理一样,其实她也不是天生就怕坐海盗船。

让她开始恐惧这种刺激游乐设施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慕晨。

那时候他们还处于互看不顺眼的宿敌时期,每天都想办法要把快乐建立在对方的痛苦上。

当年小学五年级校外教学去六福村时,他们小组决定先去玩貌似很刺激,实际上也很刺激的海盗船。

本来叶可心也是跃跃欲试的,只是排队期间慕晨不断跟她洗脑坐海盗船会被甩出去、脑袋会爆开、会引发心血管疾病……之类的话,说得煞有其事,把她骗得一愣一愣的。

她那时候只有十一岁,根本听不懂心血管疾病这种略专业的名词是什幺东西,所以还呆愣地回问慕晨一声:「心血管疾病是什幺?」

「就是妳心脏会爆开的意思。」慕晨一脸邪恶地对她说。配上那张肖似反派的脸,感觉下一秒就会掏出把利刃把她统死。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8张

叶可心当即打了个冷颤。

不管事从海盗船飞出去、脑袋炸开还是心脏爆掉,听起来都不太妙的样子。

她当下就想反悔待在下面等他们玩完再一起走,但目的达成的慕晨哪会如此轻易就放过她。

他是铁了心想把自己的快乐扎根在她的痛苦上。

「可心,妳要去哪里?老师说不可以脱队,快过来这边。」慕晨死死抓住想偷落跑的她,并无情地把她拖到海盗船最后一排最恐怖的地方。

有坐过海盗船最后一排的人应该会知道,当设施当到最高点的时候,游客几乎会以九十度直角面对地面。

叶可心当时荡到最高处,安全桿卡在她腹部的位置,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量重击上去。耳边还传来慕晨幸灾乐祸的笑声。

有那幺一瞬间,她真的感觉自己会死在那上面。

******

叶可心摊坐在椅子上,视线一角突然闯入了一杯雪碧。

「给妳,喝下去会好一点。」慕晨提着两杯冷饮回来,并将其中的一杯递道她手里。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9张

「谢了。」叶可心吸了几口饮料,掌心传来的冰凉刺激着她的神经。

「原来妳现在还怕海盗船。」

「拜你所赐。」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时候还小。」他有些讪讪的。

「你现在也没多大啊。」看着当年的罪魁祸首像她示软,她忍不住又多顶了几句。

「那妳还跟我说可以。」

「谁叫你就爱玩这些,我只好勉为其难地陪你玩。」

「那不如剩下几个我们别玩了吧?」

慕晨似乎认为她晕的很严重,想放弃剩下两个设施,带她去其他地方休息,但叶可心极力表示自己没事。两人协议之下决定放弃天女散花,玩完自由落体后就去其他温和一点的设施缓和。

******

叶可心在自由落体的机器上度过了人最煎熬的七秒钟,拉开安全桿跟着人流往外走时还有些头重脚轻的。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10张

慕晨搀扶着她到园区中央的一间家庭餐厅,在那裏吃完午饭后又休息了一会儿,等到离开时,已经是下午三点,距离闭园时间还有两小时。

「抱歉,我休息太久了。」叶可心看着慕晨,歉疚地说。

「没关係,妳今天肯陪我出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慕晨不甚在意地笑笑,并指着前方的摩天轮说:「回去之前,陪我坐一次摩天轮吧。」

本来听说慕晨还有想玩的设施,她还忐忑不安了一会儿,听见只是摩天轮,叶可心鬆了一口气。

先撇除慕晨带给她的心里阴影面积,她其实天生平衡感不太好,坐车容易晕,像海盗船那种会剧烈摆动的游乐设施就更不行。今天连续玩的那几个,已经是她的极限。

摩天轮离得比较远,彩色的车厢上亮着别緻的小灯,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但远远看去仍像是被繁星点缀的一样好看。

由于没人排队,他们没费多少时间就进入车厢。摩天轮缓缓地转动,玻璃窗外的景色慢慢缩小。

「你怎幺突然想玩这个?」叶可心总觉得摩天轮和他以往的口味不太搭。

「世界上哪有那幺多为什幺。」坐在一旁的慕晨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髮。

「喔,那好吧。」叶可心伸手打了个哈欠,虽然昨天早早就调了闹钟,但她并没有因此早睡,今天走了半天,她已经有些困倦。

「叫妳在熬夜。」慕晨往她额头弹了一下。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11张

虽然额头有些痛,但基于慕晨借出了自己的肩膀,她便也没说些什幺,只是枕着那个彷彿撒了安眠药的肩膀睡上香甜的一觉。

她又做了那个关于车祸的梦。

不过这次她不是旁观者,而是被卡车撞的当事人,她躺在地上痛得要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晨推醒她,并喊了她一声:「可心。」

她睁开眼,视线从窗外的景色转移到他身上。

他今天穿着一件米白色的T恤,卡其色的裤子,浅色系的打扮让他冷峻的轮廓柔和不少。

叶可心的目光落在那件他挂在手上的外套,刚想问他:今天天气那幺热为甚幺要带外套来?慕晨就又叫了一次她的名字。

「可心。」

她的名字透过那道温润的声线迴荡在车厢内,听了让人内心有些发痒。

「怎幺了?干嘛突然叫我。」她注意到他的姿势由背靠玻璃,变成倾身向前,距离近得能感受到他头上洗髮精的香气。

「没什幺,就是突然想叫妳的名字。」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12张

「你够啰,这句话也太肉麻了。」叶可心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开玩笑地说:「用这种语气叫我的名字,搞得像我罹患绝症快死了似的。」

「妳想像力也太丰富了,我就只是单纯叫几声而已。」他虽然在笑,但笑意却没到达眼底,黑色的眼瞳像是望不见底的深潭。「我怕一转眼妳就消失了。」

「车厢门关着,我还能去哪里?」叶可心奇怪地看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敏的缘故,她总觉得慕晨的眼眶有些泛红。正想提醒他记得去眼科拿消炎药,慕晨就别过了视线。

「果然你今天很奇怪。」叶可心嘟囔着,不料却被他听见。

「怎幺说?」

「你今天干话比平常少。」叶可心指着他的外套。「而且早上就想问你了,天气那幺热,你干嘛还带外套,还是带这种秋冬的大衣。」

「干话比较少吗?……我没怎幺注意。还有这个是早上顺手从衣架拿的,本来以为天气该转凉,没想到外面这幺热。」

慕晨一一回答她的问题,而她点点头,也没再追究,开始跟他漫无边际地闲聊,从学校课业聊到彼此家庭问题,最后话题结束在选择晚餐上。

摩天轮从最高点转回最低点,控制站的工作人员微笑地对他们比着一,示意还有一圈的时间后,车厢又再次升高。

她和慕晨在狭小的空间里对看,空气中彷彿有火花闪过,气氛暧昧的有些危险。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13张

「可心。」

慕晨打破沉默,眼里的炙热彷彿灼伤了她的皮肤,她像被烫到似的瑟缩了一下。

「嗯?」

「听说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一起坐在上面的情侣就会一辈子走下去。我们坐了两圈,岂不是代表我们两辈子都要在一起?」慕晨眼睛笑得弯弯的,说出来的话让她一时反映不过来。等到反映过来时,她红了整张脸。

今天一整天下来,慕晨这句话算是很明显的暗示了,要不是她知道说出自己的心意会有什幺后果,那句「喜欢你」早就脱口而出。

「嗯,两辈子的好朋友,这样想也不错,至少可以确保我下辈子会有大于等于一的朋友。」她乾笑着说出这句话时,心里有种钝痛蔓延,当那股酸涩的感觉抵达眼角,她抬头缓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

叶可心往后坐了一点,贴着窗户往外看,看着地上缩小的人群分散注意。

慕晨叹了口气,往她那侧靠了靠,温暖的体温一下隔着单薄的衣衫传来。摩天轮慢悠悠地往顶点转动,天地间像是只剩下了他们,四周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阿晨……」她低下头,刚开口要说些什幺,却被打断。

「我喜欢妳。」慕晨的手抓住她的,似乎是是因为紧张的关係而微微颤抖。「可心,我喜欢妳。」

「什幺?」她感觉自己心跳加快,脑中一片浑沌,听到他说出的话时,也不知道是高兴多些,还是恐惧多些。

与同学在教室里弄h文_在教室里与老师h文 情感 第14张

慕晨转过头,黑亮的眼瞳中映出她惨白的脸。

「这句话我很久之前就想告诉妳了。」他拉起她的手贴向自己的脸。「我真的很喜欢妳,我们在一起,好吗?」

「阿晨,我——」

叶可心刚要说话,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接着整个车厢晃动了一下,从高空中猛然坠落。

“轰!”

叶可心感觉自己被慕晨紧抱在怀里,两个人随着车厢的坠落而奔向死亡。

───────────────────────────────────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593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