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_爷太大太深了

五年级跟六年级最大的差别就是,终于成为这个校园中的老大了。

跟那些低年级或中年级的小屁孩比起来,体型大了一圈,多经历了几年人生,不再是当初那呆呆傻傻的小朋友,一年后即将升上国中,好像走在路上都有风。

再过不久就是令人热血沸腾的运动会,小学最后一年的运动会,同学们对那亮金金的奖牌都志在必得。

老师正站在台上决定参加大队接力的人,学校规定各班参赛人数为男生十位、女生十位。

王诗媛跑步的速度绝对可以排进倒数前三名,基本上就读国小以来,大队接力都不关她的事情,她永远都只有参加趣味竞赛的份。

但是,这次班上凑巧有两位女同学的脚受伤,又有一位女同学那天要跟家人出国游玩,所以没办法到场。

有时候就是这幺凑巧。

小学的最后一年,她首次成了大队接力的参赛选手。

「我跑步很慢的……」她弱弱的向老师反应。

「我当然知道妳跑步很慢,但是没有其他选择了呀,剩下的女生是跑得比你更慢的人。」班导也很是无奈。

王诗媛仍然摆着苦瓜脸。

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_爷太大太深了 情感 第1张

这事就这幺定下了,班导敲了两下黑板,开始连绵不绝地讲解人生大道理。

「各位同学,名次不重要!尽力就好。这是你们在这间学校最后一年的运动会,大家一起齐心协力参加比赛,重要的是过程,学习团队合作……」

大家注重的才不是过程,只会注重结果。她在心里反驳。

根本不会有人在乎她究竟是不是尽了全力,只在乎比赛的输赢,其他同学肯定也是这幺想的,别说她悲观,这可是她活了十一年的人生经验。

本来以为运动会当天要上场参赛已经是够惨的事。

没想到更悲惨的还在后头。

运动会前一週,王诗媛感冒了。

一开始只是轻微的小感冒,喉咙有点疼,想着多喝热水就会自然痊癒,但是事情果然没她想的那幺顺利,过了几天开始流鼻水,再隔天开始咳嗽,就这幺一直持续到现在。

妈妈带她去看了一次医生,但是吞下药丸后,除了变得更加嗜睡以外,病情丝毫没有好转。

那阵子,王诗媛桌上的卫生纸都可以叠成一座山,每天都戴着口罩,每位同学都对她退避三舍,就怕被传染。

放学回家的时候,周励恩不仅会戴上口罩,还离她三公尺之远,就算看不见他的表情,也能强烈感受到他的厌恶,好像她是病毒,不小心接触到皮肤就会腐烂。

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_爷太大太深了 情感 第2张

更不幸的是,运动会那天她又更加虚弱了。

止不住的鼻水,阵阵咳嗽声,王诗媛凭藉意志力好不容易走到学校,竟然开始觉得头昏,趴在桌上休息半晌才稍微恢复精神。

广播声响起,同学们纷纷依指示将椅子抬到操场两侧架着棚子的休息区,她摇摇晃晃站起身,勉强抬起椅子,彤彤见她随时都要昏倒的模样,赶紧过来帮忙。

「诗媛,妳还好吧?」彤彤关心地问。

她戴着口罩,一副病恹恹的模样,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轻轻点了头。

八点半準时举行开幕典礼,同学们顶着豔阳站在操场中央听校长、主任,还有一堆不认识的贵宾致词,虽有微风拂过,但仍是汗如雨下。

王诗媛垂着头,阳光洒在她的后颈,温温的,她虽然也感到闷热,但她却一滴汗也没流,只是觉得脸颊发烫。

等开幕流程结束后,回到休息区,她默默坐在位置上喝水。早上的活动是趣味竞赛,她因为已经有了大队接力,这次就没有再参加趣味竞赛,所幸没有参加,否则她现在的状况也只会拖累大家而已。

她盯着前方正在卖力滚轮胎的同学,耳边传来喧闹的加油声,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看着眼前热闹又欢乐的画面,彷彿自己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眼皮愈来愈沉重,不知不觉就这幺歪着头睡着了。

后来是比完赛的彤彤看见,才过来将她叫醒的。

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_爷太大太深了 情感 第3张

「诗媛,妳病得这幺严重,下午的比赛就别参加了吧?」彤彤担心地道。

「可是……咳!咳──」她才说了两个字,又忍不住咳嗽,喝了好几口温水才缓和下来。

彤彤伸手轻拍她的背。

「别说话了,我知道妳在想什幺,但妳是因为得了感冒才没办法上场,没有人会责怪妳,我们去问候补的同学,让她们代替妳参赛?」

毕竟以她现在的状态,就算参加比赛肯定也不会取得好成绩。

王诗媛犹豫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于是中午休息时间,她与彤彤去找了大队接力候补的两位女同学,拜託她们代替她上场比赛。

「咦?可是我们跑步比妳还慢!」一号女同学瞪大眼睛。

「只要尽力就好,就算跑很慢也没关係的。」她忍住想咳嗽的冲动,用微哑的嗓音说道。

「当初老师明明是让妳参加啊,我们只是挂名候补而已。」二号女同学理直气壮。

「可是我感冒有点严重,所以才来拜託妳们……」

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_爷太大太深了 情感 第4张

「感冒?真有那幺严重吗?」二号女同学一脸怀疑上下打量她,接着又不情愿地说道:「吼──可是我们也不想去参加比赛啊!很热耶。」

彤彤终于忍不住在一旁出声。

「妳们是候补选手,当正式选手出了状况,本来就是妳们要代替上场啊!」

女同学们无语反驳,挣扎地咬住下唇,支支吾吾了半晌,看起来仍是不想参加比赛。

「我、我生理期!」一号女同学突然脱口而出。

二号女同学愣了一下,赶紧附和:「……啊,对!我也跟她一样!」

「喂!妳们这是说谎吧?」彤彤罕见地动怒了。

「谁说谎啊!难道妳要跟我一起去厕所检查吗?我肚子本来就很痛了,要是我上场跑步昏倒,出了意外妳要负责?」

「妳们──」

王诗媛见她们都快要吵起来了,急忙出声缓和气氛。

「没关係啦,既然妳们身体不舒服,我也不会勉强妳们的。」

太深了叫出来我喜欢听_爷太大太深了 情感 第5张

女同学冷哼一声,就臭着脸离开了。

王诗媛浅浅地叹了口气,好像对于这种结局也见怪不怪了,那两位女同学本来就是出了名的讨厌运动。她就算心里再不满,也不能改变什幺,总不能拿着刀子架在她们脖子上逼迫参赛吧。

「诗媛,妳真的没问题吗?」彤彤更担心了。

「别担心啦!尽力就好,对吧?」她安抚似的拍了拍彤彤的肩,露出一抹微笑。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42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