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澡桶里的热水在南宫陵博入内后,哗啦啦流洩了大半桶,水面摇曳在澡桶边缘,看得秦湛白呵呵笑个不停。

「什幺事如此好笑?」南宫陵博张开双臂分别放在澡桶两侧,侧脸看秦湛白。

「王爷高大英武,一到桶子里,水立刻少了大半,我要是替王爷打水的奴僕,一定气得牙痒痒。」秦湛白扬眉笑话。

「本王做让人气得牙痒痒的事,可不只这一件。」南宫陵博第一次知道,他竟然能与孩子谈天说地。

「哦?」秦湛白倾身,稚嫩的脸靠近南宫陵博刚毅的男性脸庞,左右看了好一会才回身,「王爷一看就很能惹事。」

「怎幺说?」

「先说王爷的一头黑髮,乌亮、乌亮的,一看就花不少心思整理,想当然,王爷一定不是自己整理,定是命人梳理,再来,王爷的眼底藏着桀傲不逊,这样的人打小习惯命令人,自恃甚高,能拥有这般眸光的人,定是用钱娇养出来。」秦湛白勾着嘴笑话。

「没了?」

「还可以继续说?」秦湛白一喜。

「嗯。」

秦湛白捏着下颚,望了南宫陵博半晌。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1张

「王爷身材壮硕,先不说练武实际对战时把人打得落花流水,光这副身材,一餐定耗费半车粮食,下从买菜的奴僕,再来煮菜的奴僕,最后替王爷上菜、布菜、收拾残局的奴僕,最后洗碗的奴僕,一定都恨此王爷很会替他们找事做。」

南宫陵博咧开一抹笑,露出藏在里头的结白牙齿,摇了摇头,控制不住冲动,探手捏了捏秦湛白的鼻尖。

「不是说打有记忆以来,就被独自关在不见天日的牢房?怎幺这幺会说话?到底谁教你说的话,一开口让人又气又好笑。」南宫陵博轻拍秦湛白的脸颊,把他的脸沾得溼答答,话里有藏不住的轻笑与喜爱。

「是嬷嬷教我说的话,在乐芙出现之前,嬷嬷每日都会同我说上一、两个时辰的话,有时还会一连说了四、五个时辰呢。」

「哦?所以你所有的辞彙都是嬷嬷教的?」

「嗯。」秦湛白点点头,「通常我都隔着门与嬷嬷说话,如果嬷嬷入内打扫或者送饭来,就能与她面对面说话。」

「你们都说了些什幺?」

「很多呀,嬷嬷会说外面发生什幺事,还有我会说从小洞看到什幺有趣的事,更多时候是嬷嬷说故事给我听。」秦湛白一边说一边折手指,接后噘着嘴又说,「不过与嬷嬷打照面时,嬷嬷都会拿字帖要我习字,我最讨厌习字了。」

「等你跟我回家,定逼你习字。」南宫陵博知道怎幺整秦湛白了。

「什幺?」秦湛白仿彿被雷劈中一样惊诧。

「本王会陪着你习字,一个字一个字慢慢教你。」南宫陵博承诺。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2张

「就算王爷愿意教我,也要看我愿不愿意学呀!」秦湛白努努嘴。

「敬酒不吃吃罚酒?」南宫陵博扬眉,打小从没人敢反抗他,秦湛白是第一个。

「我又不会喝酒,我只是个小孩,不能喝酒的。」秦湛白赶紧摇手,继续说话:「酒不是好东西,我曾看过有五个大男人在我的房前喝酒,喝着喝着就打起来了呢,王爷可别要我喝酒。」

南宫陵博这时真不知该如何反应。

「别说这些啦!王爷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秦湛白努力把话题从习字上移开。

南宫陵博扬眉。

「王爷跟美人姊姊是夫妻吗?」

「不是。」南宫陵博立刻反驳。

「这幺漂亮的姊姊,不娶来当妻子,拱手让人太可惜了。」秦湛白好言相劝。

「漂亮吗?」南宫陵博蹙了蹙眉,「本王觉得好还。」

「怎幺会还好?我可是第一次见过这幺美的姊姊。」秦湛白一脸诧异。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3张

「美人多不胜数,能撼动本王心灵的,还从未遇过。」南宫陵博望着秦湛白说话。

「撼动心灵?是什幺感觉?」秦湛白不懂。

「本王也不晓得。」南宫陵博耸肩。

「如果王爷一直没能遇上撼动心灵的姊姊,那不一辈子不娶妻?」

「再说吧!」南宫陵博仰头闭眼假寝。

秦湛白像似懂了般点点头,又如不懂般撇头。

「想嬷嬷吗?」南宫陵博闭眸说话。

「想,但嬷嬷说,只要我和乐芙能好好活着,总有一日能再相见。」秦湛白用力点头。

「本王定庇你一生喜乐安康。」南宫陵博虽没睁眼,但他知道秦湛白一定勾着稚嫩的笑容。

他见南宫陵博闭眼小歇,不好打扰只能独自玩着水,最后似乎发现什幺,双眸直直盯着南宫陵博刚毅的面容。

秦湛白的指尖伸向南宫陵博,在快碰触鼻尖时停下,似抚非摸地仔细审看他就算闭眸依旧威严的面容。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4张

南宫陵博睁眼,轻扬眉尾。

「王爷怎幺会发现?」秦湛白像做错事的猫儿,赶紧收回手佯装没事。

「练武可以让人五感敏锐。」

「真的?那我一定要练武。」秦湛白一脸兴奋。

「当然,练武练字样样来。」南宫陵博不忘再提习字一事。

「能不能只选一个?」秦湛白噘嘴。

「你说呢?」

秦湛白一脸怨怼地瞅睨南宫陵博,「那王爷说呢?」

南宫陵博勾着浅笑没开口。

「王爷,你手臂上怎幺有图样?那是叫做胎……胎什幺的。」秦湛白指着南宫陵博左手臂的麒麟刺青问话。

「不是胎记,这叫刺青。」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5张

「刺青?」

「拿针沾粉,一针一针刺在身上。」南宫陵博解释。

「为什幺要做这种事?一定很痛吧!」秦湛白连想都不敢想。

「刺青可以是一种记号,一种宣示,或者一种美感,端看刺青人当时的想法。」

「记号?宣示?美感?」秦湛白偏头想了又想,接后抬首,一双清澈眼眸直勾勾看向南宫陵博,「那我可以跟王爷刺一样的图案,用以宣示我将来一定对王爷效忠吗?」

南宫陵博扬眸,先是诧异,最后浅笑,「嗯。」

南宫陵博手执澡巾,轻柔地滑过秦湛白垂在澡桶旁的左手手臂,墨黑眼眸映入刺在秦湛白虽白皙却结实的黑色麒麟刺青。

薄唇浅浅勾起一抹弧度。

「还记得你刺青那天,年纪不过十二岁,本王亲手一针针刺在你的手臂上,当时,看着火红血液从你白皙的肌肤点点渗出,本王竟然……」南宫陵博拉长后尾,却不见后话。

秦湛白转首看向南宫陵博,记忆中,南宫陵博从未有过话说一半的时刻。

南宫陵博深沉黑眸望入秦湛白一如当年清澈的乾净眸光,薄唇开了又阖,阖了又开,最终还是没能把话说全。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6张

「本王命人準备乾净的衣裳给你。」话落,南宫陵博将澡巾放在水里,起身走出沐浴间。

秦湛白狐疑看着南宫陵博仓皇的背影,一脸莫名奇妙,但下一刻,好看的菱唇勾起弧度,闭上眼睛继续休息。

然而秦湛白却不晓得,匆忙离开沐浴间的南宫陵博,一双黑眉紧紧地、牢牢地皱着,骨节分明的大掌紧握梨花木椅把手,齿在唇里用力密合。

南宫陵博一直努力遗忘,那年,他在大雪纷飞的冬夜里送走殡天父皇。

同年,少年秦湛白裸着上身躺在他墨黑色床铺上,藏蓝色纱帐随风摇曳捲起一朵朵黑花,趴卧在被褥上的秦湛白侧着脸,朝拿着装盛特製黑粉瓷盒的南宫陵博浅淡勾起一抹弧度。

皇爷,等等别弄疼我喔。秦湛白笑着这幺说。

怕疼就别刺青。由先皇皇子变成皇帝叔叔的南宫陵博是这幺回答。

怕疼,但想跟皇爷拥有一样的麒麟图。秦湛白扬起微笑再说。

南宫陵博记忆中,他没再回话,而是侧身坐在床沿,先绑起一头散放在身后的黑长髮,接着垂眸,细细在秦湛白仿彿能透光的左手臂上画着麒麟图样。

一个与南宫凌博一模一样的麒麟图样。

当针刺入秦湛白无暇的手臂肌肤里,点点火红血液顺着针孔往外流洩,南宫陵博无法忘怀,他的心紧紧揪着。

被兽人灌得鼓起来_精水bl文库 情感 第7张

那不是心疼秦湛白。

而是撼动心灵的喜悦,狂力拍打南宫陵博的心房……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42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