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乱婬_白洁新续写

风猎猎作响豪雨如雾让人看不清方向,秦湛白在屋里穿着一身黑衣将长髮高高束起,正準备外出与大伙会合。

「湛白,不穿斗篷吗?」南宫陵博也穿了一身黑衣,边将墨黑长髮束起边望向秦湛白。

「雨这幺大穿了也会湿,倒不如别穿挡雨的东西还方便些。」秦湛白走近南宫陵博,接手替他束起一头长髮。

南宫陵博垂眸,感觉秦湛白的手指穿过他的髮丝,仔细地替他将黑色长髮束在后脑勺,秦湛白身上只属于他的好闻气味萦绕在鼻腔内,他深深吐了一口气才淡然开口。

「湛白,待暴雨结束,咱们回京城好吗?」南宫陵博话说得浅,在低哑的嗓音里带着三分迟疑与七分沉重。

「嗯,玩也玩够了,的确是该回京城。」秦湛白想也没想直接答应。

「待回京城后,有些话,本王想如实告知。」南宫陵博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是会来。

「嗯,等皇爷想开口我再听。」秦湛白用髮带固定好南宫陵博的黑髮,走到他身侧,俯身望着南宫陵博刚毅的面容。

超级乱婬_白洁新续写 情感 第1张

南宫陵博深黑眸子望入秦湛白清澈眸光,眉宇轻浅扬起。

「绑得不错。」秦湛白勾起一抹笑。

南宫陵博轻扯嘴角,大掌抚着秦湛白的侧脸,「等会小心点。」

「我会的,才要交待皇爷小心点。」秦湛白扬眉,在南宫陵博的脸上亲了一下。

秦湛白可爱的举动令南宫陵博忍不住轻笑,他起身替两人打伞与秦湛白并肩到大厅集合。

大雨滂沱彷彿没有止歇的时后,一群人或有撑伞或有穿蓑衣,从驿馆迎风步行到水坝铁梯前,明明只需半盏茶的时间,大伙却走了两盏茶时间才能抵达,这时包括南宫陵博、秦湛白和靳临等人已经浑身湿透,彷彿从大水缸刚刚打捞出来般就连头髮都滴着水,衣服贴在身体上,只要张嘴大雨就会和着冷风灌入口腔,因此能不说话便儘量不开口。

「一切拜託各位了,就请大家站在安排好的水闸前,一切看我的红旗指挥开闸时间。」萧蚀加大音量说话。

这时,在场所有人全慎重点首。

超级乱婬_白洁新续写 情感 第2张

朗朗晴空爬水坝的铁梯就得花一番心力,更何况是狂风暴雨中攀爬梯子,大伙一个接一个小心翼翼爬上水坝,然而上水坝后已经没有任何得以遮蔽风雨的建筑物或树木,只得稳住下盘小心别落入洛河中,一但入水将性命不保。

秦湛白在南宫陵博之后爬上水坝,当他见奔腾如蛟龙的黄浊浑水滚在脚下不到半尺处,就连身经百战的他都忍不住瑟缩,更何况是被召来帮忙的壮丁,大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就算双脚颤抖也只能硬着头皮或爬或卧地小心往水闸前移动。

南宫陵博拉着秦湛白,脚踩横亘洛河的大坝往一旁的支流闸门走去,当南宫陵博确认秦湛白已经安稳站在支流的闸门前,他才继续往前走到下一个支流闸门,等着萧蚀发号司令。

秦湛白手拉闸门上的圆形扭盘看着另外三名壮丁,虽他一句话也没开口,但壮丁却能因为被安排和秦湛白同组感到安心。

南宫陵博自认力大独自一人站在闸门扭盘旁,瞇眼遥望烟雨朦胧远处的萧蚀。

当洛河的水再过五吋就淹上水坝,黄浊恶水打在水坝建筑上,绽起巨大浪花将秦湛白一行人打得更加湿透险象环生。

「开闸!」萧蚀大吼,接着与十一人一起扭动水坝主闸门。

千斤重的闸门在男丁们的奋勇下缓缓打开,顿时,怒吼的恶水就像急欲出笼的蛟龙,争相穿过闸门往前狂奔,让水坝剧烈摇晃着,双手紧紧抓住铁盘,声音大得连站在旁边都无法听见对方的声音。

超级乱婬_白洁新续写 情感 第3张

当主闸门打开后,萧蚀举起绑在腰上的红旗朝南宫陵博摇了摇,南宫陵博举手挥挥表示了解后,丹田聚气宽薄双手握住铁盘,咬牙用力转动手下扭盘,接着闸门一吋一吋缓缓开启,狂奔的黄水争相穿过南宫陵博脚下的闸门奔向只有三分满的支流,眨眼间支流已满了八分。

萧蚀这时转向秦湛白,要秦湛白打开闸门。

秦湛白举手表示接收到讯息,与另外三名男丁握紧铁盘,「匡啷」地将闸门打开,令恶水流入脚下的另一道支流。

狂暴的大水冲过秦湛白脚下的水坝,摇晃着脚底下的泥坝,或许是平安开闸后的安心感,又或许是一阵狂风加上无法站稳,秦湛白左侧的男丁竟然脚滑往后跌入恶水中。

秦湛白眼明手快,一手握住铁盘一手紧捉男丁的手腕,他望着男丁张着惊恐眼眸,悬空的双脚在混浊奔腾的水面上摆动着,就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45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