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沈默言就真的那幺好心的载姚亦去了警局。

「老师,谢谢你。你赶快回医院吧,我自己能做笔录。」,姚亦不好意思的道着谢,脸颊还有些红。沈默言看向他,没太多表情,只鬆开了抓着方向盘的手:

「学生出事情,我身为老师也有陪同的责任。」,又责任?其实考古系的姚亦到底需要医学系的沈默言负甚幺责任?

「…老师,你今天…」,姚亦后半段没说完,他想说,沈大爷今天到底怎幺回事?平常爱理不理巴不得他滚,今天连赶了两次倒又都不乐意走了,傲娇吗?

「下车。」

「老师,这里是观光区域你知道吗?检举一堆,你停在这里很可能被拖吊的,在这里即使是这种路边,也会有小摊贩为了方便做生意就检举停车!」,姚亦苦口婆心的又想让沈默言赶紧走,可他越想他走,沈大爷就越不走:

「不停车我能怎幺办?我得下去负责。」,其实真的不需要你负责。

「你别怪我,要是被拖吊了是你自己硬要跟着负责的!你就回去忙嘛!老师!我今天已经麻烦你太多了…」,姚亦还想讲,沈默言便捏住了他的嘴:

「安静点。」,沈大爷鬆开了手指,那触感却还紧黏在指尖,真的嫩。

「你要亲我了吗?」,姚亦打趣的说:

「以后你要我闭嘴,我都会假定你是有需求。」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1张

沈默言没有回话,倒是就真的凑了过去,吓得姚亦赶紧闭上眼睛。只听见啪的一声,姚亦腰上的安全带就弹了开来。

「还真以为我要亲你?」,沈默言微微一笑,那戏弄的笑容把姚亦撩的胸口一窒,可他还是不甘示弱的说:

「为人师表的品行有够不端正,只知道欺负人,像你这样就活该被拖吊!」

「下车。」,沈默言根本不理会他的挑衅。

等姚亦笔录做完的时候,沈默言的车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摆满整个路边的摊商。

「看吧!被检举拖吊了!」,姚亦没好气的说,他抬头看了一眼沈默言,发现那人像没事人一样。

「拖吊了就算了,明天再去取就是了。」,沈大爷如是这幺说。

「老师,我记得你也住附近。」,姚亦好奇的问:

「你和你爷爷住吗?」

「没有,我家人嫌这附近吵已经搬走了。」,沈默言配合着受伤的姚亦慢慢的走着。

「哎…好痛…怎幺又开始痛了?」,姚亦一边嚷嚷一边停了下来: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2张

「不是只是扭伤吗?」

「都肿了当然会痛,距离敷药也有几个小时了,药效退了吧。」,沈默言看了看姚亦那张痛得皱巴巴的小脸又说:

「我背你。」

「…不…不用啦…老师…」,姚亦有些慌张,虽然他家并不远,但让沈大爷背他…就有点…。

「姚亦,不该客气的时候就别客气。」,沈默言微微弯下腰:

「听话吧。」

姚亦觉得这一切实在太不真实,沈默言…那个沈默言在背他回家?

人跟人之间还真是说不準,突然能很亲密也会一瞬间变得疏离。

可才不久姚亦便开始从甜蜜变成窘迫,一是天色尚早,观光地区虽是非假日但还是颇有人潮,二是沈默言那两只放在他腿根部的手实在让他很介意!

「老师,我好像好些了,可以自己走。」,姚亦说着话,才惊觉沈默言的耳朵就在自己脸旁边。

「你嗓门真大。」,沈默言冷冷的回了句,也没放他下来。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3张

「我很重吧?可以自己走的…」,姚亦放低了音量又说了一次。

沈默言乾脆无视了,只是一直走。

姚亦就穿了件普通的短裤,但就因为那该死的破裤子,沈默言必须很专心的往前走,才能不去介意那些无意伸进姚亦宽鬆裤管里的手指,和手里那光滑柔软的肌肤。

再怎幺说姚亦还是有几分姿色的,更别说他沈大爷根本一点也不直。

也不知道煎熬了多久,才终于到姚亦家门口:

「晚点记得再擦药。」,沈默言把人放了下来,一边叮咛。

「我会的,老师…谢谢你。」,姚亦还害羞着,彆彆扭扭的又道了谢。

「…」,沈默言低头看着他,突然伸手弹了弹姚亦那饱满的额头:

「哎哟!老师…很痛欸!」,姚亦赶紧压住额头:

「你怎幺这样对待伤患?」

「赶紧进去。」,沈默言转过身,又像前些日子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4张

可姚亦却感觉不一样,今天的沈默言就连头也不回的样子也比以往温柔的多。

隔天早上姚亦那车行的朋友就帮他把车给牵来了:

「姚亦,你这次总该给钱了吧!」

「说的我好像是什幺惯性欠款一样,明明每次都有给!」,姚亦实在气不过,在他们家柜檯抽屉抽了两张百元钞。那

一个霸气看得一旁的姚妈差点没气死:「你这孩子…!」

「出门啦~」,姚亦乐颠颠的跑了出去,他今天还有任务在身呢。

一进校门,姚亦就在停车场看见任务目标沈默言的车,看上去一点也不像被拖吊过的样子,姚亦走了过去打量了一番,在车边晃来晃去,谁知车门突然一开,撞得姚亦重心不稳一屁股摔到地上。

乾净的皮鞋落在地上,沈默言一身整齐的从车上下来,很是不屑的看了看地上狼狈不堪的姚亦:

「别一大早就犯蠢。」

「老师!我还受伤着欸!也不细心一点!」,姚亦坐在地上据理力争,很是委屈。

「我觉得你应该好很多了。」,沈默言冷冷的说,一边关上车门。姚亦身强体健加上只是轻微扭伤,又经由沈医生快速且妥当的处理,到了今天其实已经不太严重。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5张

「可恶。」,姚亦站了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

「我们一起走可以吗?」,姚亦也不是完全没有想法,毕竟沈默言在学校有那种传闻,他也担心他会不会不愿意和学生太过亲密,为了避嫌种种的。

「我无所谓。」,沈默言看了姚亦一眼,心知他在想什幺,于是叹了口气又说:

「我也不知道那种传闻是打哪来的,你也不必在意。」

姚亦想想也是,沈大爷就这副死样子,他不相信他会跟什幺学生乱来…,不过:

「老师,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是在不清不楚、不乾不净?」

「不是。」,沈默言忍俊不住。

姚亦也乐了,傻傻的说:

「老师,我们可以以后再不乾不净。」

「…」,沈默言没有回答,姚亦也不会追着问,可在姚亦以为沈默言就又这样无视过去的时候,就听见那低沉好听的声音淡淡的说:

「我考虑考虑。」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6张

不是要他滚,也不是叫他去治病。姚亦猛然抬起头来看他,沈默言却装作什幺也没说的样子。

「老师你刚才是不是说要考虑跟我不清不楚不乾不净?」,姚亦一激动,拉住了沈默言的手,沈默言楞了一下又装作没事:

「谁说了?」

「你说了!」,姚亦还不放弃。

「幻听得治。」,沈默言也不甩开姚亦的手,云淡风轻的敷衍了过去。

姚亦确信他听见了,可沈大爷不承认也罢了。一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抓着人家的手,现在看上去,还真有点不乾不净。

姚亦偷看了沈默言一眼,看他还是一副没事样,索性就没有放开那只手。沈默言见他搞小心思,忍不住又要嘲笑:

「现在光是看着我已经不能满足你了吧?」

「……」,姚亦抬起脸来,一脸被抓包的样子,红霞染满了整张脸。

沈默言想狠狠抽自己两巴掌,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要觉得那家伙可爱。靠近他的人也不是没有,喜欢他的人更是有许多,可是为什幺偏偏是姚亦?

沈默言也很无语。可是姚亦就有那种能力,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想疼他。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7张

「放开便是了…」,姚亦说着,仍是没有鬆手。

沈默言也不管他,随便他这样抓着,直到进了楼里,姚亦才鬆手。

虽然因为时间还早,学校人并不多,可是姚亦还是不喜欢沈默言被一些人泼莫须有的髒水,为了避免那些言论,他觉得自己还是要体贴一些,即便沈默言根本不在乎那种莫名其妙的流言蜚语。

手上的温度一消失,沈默言就觉得不太自在,毕竟人就是那样,被碰触会觉得彆扭,但一旦那陌生的温度在变得熟悉以后又消失的时候,又会怅然若失。

「几楼?」,一进电梯,沈默言就问他。

「八楼。」,姚亦理所当然的回答:

「我还不到上课时间。」

「…你八爪鱼投胎吧?」,沈默言好气又好笑:

「我提早来是要备课的,你一个没什幺课的考古系大三生又是为了什幺?」

「就巡视一下学校里头危不危险,毕竟老师你很受欢迎,我怕有跟蹤狂。」,姚亦有点尴尬,总不能说他就是为了巧遇吧?简直就是跟蹤狂。

「你别一早来,我就感觉很安全。」,沈默言毫不领情。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8张

「还真是没良心!」,姚亦为自己抱屈。

「所以你提早来都干嘛去了?」,沈默言一边拿办公室的钥匙一边问。

「吃早餐…,然后就一直泡在早餐店。对了,老师你吃早餐了吗?」,姚亦突然想到,平常沈大爷都是一到学校就泡在办公室直到预备锺响才出来,根本没有时间吃早餐,更别说他沈默言一点都不像那种会在公事包里自带早餐的人。

「你那是什幺社区流氓的行程?」,沈默言忍不住损他,又说:

「我不吃早餐。」

「你这样子会不行的,你不是医生吗?还以身犯险!」,两个人说着话,姚亦也就顺势跟着进了人家的办公室。

「…」,沈默言见他如此自然,也就装作不知道:

「那你去买来啊。」,沈大爷一屁股坐下,打开了电脑。

「咦?」,姚亦楞了楞:

「早餐吗?」

「不然呢?」,沈默言单手撑着下巴,理所当然的回应姚亦。

三个人一起爱_和两个朋友一起做 情感 第9张

「买来这里?连同我的份?一起吃?」,姚亦简直受宠若惊,沈默言要跟他一起在办公室吃早餐?

看他那副吃惊的样子,沈默言只淡淡的说:

「我要一杯咖啡,其它的你爱吃什幺就买什幺吧。」

姚亦只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会爆炸,谁能想到他姚亦竟然能够沈大神一起吃早餐?

一冷静下来,姚亦就怕沈大爷说翻脸就反悔,马上像只箭一样咻的就跑了出去。

沈默言楞了楞,忍不住又笑了:

「不过吃个早餐至于开心成那样吗?」,他自言自语着,一边打开课堂要用的资料,只是他也没发现自己正加快着工作的速度,正等着姚亦回来,要和他吃早餐。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48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