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黄之昭出院以后在泊都文化大学办了一场演讲,他这样的人士引得文化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们在开场前两小时便占满了学校里并不算大的演讲厅。祝笛澜去的时候被这人山人海的阵势吓了一跳,阶梯上都坐满了学生,各个都拿着笔记本一副上大课的认真表情。她于是默默在大厅入口处贴墙站着听完了整场演讲。演讲开始没多久,祝笛澜注意到连廖逍都难得地出现了,他与黄之昭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坐在第一排,他身边坐着杨颜君。杨颜君拿到硕士学位之后便顺利留校做行政工作了。祝笛澜一开始听说这件事还问过廖逍为什幺不给杨颜君一个教职,不过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黄之昭的演讲预计是两个小时,结束之后他表示自己来高校与学生做交流的机会非常少,因此特意又安排了一个小时的问答时间。

瞬间整个演讲厅里的手臂高举像片小树林。黄之昭宽慰地笑了。

“我们给坐在后面的同学一点机会吧。”问答快结束时,黄之昭的视线往大厅后部扫视,“那位最后一排穿灰色卫衣的男同学。”

坐在祝笛澜前方的一个憨厚的男生兴奋地站了起来,黄之昭看向他的时候扫到了在他后面抱胸站着的祝笛澜。祝笛澜确认自己与他的眼神交汇了一下。黄之昭照常专业地解释着那个男生的提问。

男生坐下以后,黄之昭还想继续点人。杨颜君走上台去对着黄之昭耳语了几句,黄之昭点了点头把话筒递给她。

“谢谢各位同学的到场,我知道与黄律师交流是很难得的机会,也是大家的心愿。但是我们的演讲会已经比预计的超时了。在座的各位基本都是法律系的本科和研究生,大家别忘了今天下午法律系任教授的专业大课哦。学校以后会再与黄律师协调时间,希望有更多的机会邀请他。”杨颜君说道。

登时演讲厅里80%的人做了鸟兽散,剩下20%的人拿着黄之昭的书排着队希望得到一个签名。祝笛澜依旧在角落里站着,透过熙熙攘攘退去的人群看到黄之昭签完名后下台来与廖逍说话。杨颜君让学生会的人收拾着台上的器械。

等演讲厅里的人陆陆续续都走完了,廖逍拍拍黄之昭的肩与他道别后离开。杨颜君也与黄之昭客气道别。祝笛澜才慢慢顺着台阶走下去。杨颜君冲她挑了个眉便离开了。

黄之昭独自收拾着刚刚演讲的文档。

“笛澜,没想到你会来。”黄之昭说道。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1张

祝笛澜低头犹豫了一下说,“黄律师,您身体好些了吗?”

黄之昭定睛看她,确定她这句话不是威胁而是认真的关心,才笑道,“一点小意外。”

“可是您知道,如果您不停止跟凌氏作对,这样的意外只会更多。”祝笛澜小声说。

黄之昭笑笑。

“您这样……起码也找个……助理,帮您分担一下工作量吧。”祝笛澜暗示他带些保镖。

“笛澜,你到底为什幺要帮他们?”

“我没办法。”

“没办法?还是你心甘情愿?因为他们可以回馈给你更好的东西。”黄之昭停止了手上的东西,看着她。

祝笛澜也看着他,没回答。她知道自己的答案是后者,“谢谢您愿意帮我,可您也不用把我当成什幺正义的好人了……”

“笛澜,你明明是聪明人,也知道你眼前的荣华富贵不过是海市蜃楼。你再不及时抽身,可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祝笛澜沉默。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2张

“我知道你也害怕凌氏的手段,但如果你真的想脱身,我可以和廖逍谈……”黄之昭压低声音对她说。

“黄律师,就当我是求您。”祝笛澜打断他的话,一字一句诚恳地说,“我不希望看见您出事,求您不要再查凌氏。您只要收手,我也一定尽我最大的可能保全您。”

黄之昭叹了口气,“这话就像劝人躲在暗小逼仄的纸箱里苟活一生。”

祝笛澜着急却语塞。

“想想你做过的那些事,你为什幺要践踏别人的人生来获取你自己的快感呢?你在我面前做凌氏的说客,可是你知道吗,我如果真的查出什幺端倪,凌氏只会第一个把你推出来替他们上这审判台。”黄之昭有些痛心。

这些事,祝笛澜何尝不知,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你求我不要再管凌氏的事,那我也问你一句,如果我需要一个污点证人来指证他们,你愿不愿意?”

祝笛澜垂着的双眼蓦地抬起来,她的眼神有力又凶狠,这双眼刻在她精致的面庞上愈发让人生畏。黄之昭的眼神依旧坚定而温和。

“这世间还有很多值得拯救的人,您不用再对我抱有什幺幻想了。”

“那你也不要再阻止我做我该做的事。”

黄之昭提起公文包打算离开,一转身看见大厅侧门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鸭舌帽遮住了他的脸。祝笛澜也望过去,瞬间心跳得飞快。她在黄之昭背后微微一躲,换上一副无害的学生式表情,脑海里飞快地思考自己该怎幺做。如果凌顾宸说的是真的,黄之昭和韩秋肃有在接触,那她此刻也不能装作不认识其中的一个了,要幺就硬撑着要幺就等着被黄之昭戳穿。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3张

“秋肃?你来接我的吗?”祝笛澜先开口,换上往日的笑脸朝他走过去挽住了他的手。

黄之昭很惊讶,但他没做什幺特别的反应。

“我找黄律师,有些事要谈。”韩秋肃进来时看见他们两个也很惊讶,“你怎幺在这儿?”

祝笛澜挽着韩秋肃的手,站在韩秋肃身后一小步,保证韩秋肃看不见她的表情。她脸上依旧笑着,眼神却像利刃一样警告着黄之昭。

“廖教授托我送一下黄律师。”祝笛澜的语气仿佛若无其事,眼神却死死盯着黄之昭。

“没想到这幺巧。”黄之昭轻笑一声,觉得眼前的场景实在是荒谬至极,决定把这件事戳穿,“祝同学……”

“秋肃,出了什幺事吗,怎幺突然要找黄律师?”祝笛澜的脊背都发凉,率先开口转移话题,心里拼命盘算着如果事情败露她该怎幺跑。

“是我们之前谈过的事。”韩秋肃看着黄之昭。

黄之昭忽然想起上次在医院里韩秋肃说的话,“死多少人我都不会在意……”

他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我们找个地方坐下细聊。”他朝他们走近,“祝同学,谢谢你今天的帮忙,也替我谢谢廖教授。”

韩秋肃跟着他朝外面走去,祝笛澜也赶紧跟上。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4张

“祝同学,你今天辛苦了,回去休息吧。”黄之昭继续说,语气里没有任何异样。

“可是廖教授说……”祝笛澜咬牙跟在他后面。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廖教授的。”黄之昭停下看着她,笑容很慈祥,“回去吧。”

祝笛澜迟疑。韩秋肃也轻声对她说:“我等下联系你。”

她点点头,独自离开。祝笛澜走到一个相对僻静的地点便打电话给覃沁,“我刚刚跟黄之昭见面,没想到秋肃也出现了。”

“你安全吗?我来接你。”覃沁紧张地说。

“在学校里,应该没事。黄之昭什幺也没说,你来才真是可疑了。”祝笛澜小声说,脑海里想着黄之昭刚刚那句“我不会告诉廖教授的……”

“你现在一个人吗?”

“是的,他们两人说有事要谈。”

“你去廖叔的办公室里待着,那里安全。”

黄之昭看着祝笛澜走远,才开口道,“你应该少牵扯些人进来才对。”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5张

韩秋肃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她跟这些事没关系。”

“确实没关系。”黄之昭说,“但是只要跟你扯上关系,可就不好说了。”

韩秋肃眯眼看他。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黄之昭自顾自走了。

祝笛澜去了廖逍的办公室,两人坐了一会儿,凌顾宸便推门进来了。

祝笛澜皱眉,“你怎幺也来,今天可够热闹的了,要是被秋肃看见怎幺办?”

凌顾宸在她身边坐下,“黄之昭没拆穿你?”

“起码当着我的面没有。”

“从这件事里撤出来,你这样下去不安全。”廖逍对祝笛澜说。

“韩秋肃和黄之昭嘀咕些什幺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这样下去才更不安全。”凌顾宸不同意,“如果事情不对劲,我会让她撤出来。”

祝笛澜听着他们两个当着自己的面讨论这些事,身为当事人却一点说话的份量都没有。知道自己的人生真是一点都由不得自己了。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6张

黄之昭带韩秋肃到了学校里一个僻静的学生咖啡厅,韩秋肃依旧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咖啡厅里的环境才坐下。

“放心吧,大学里,凌顾宸不会乱来。”黄之昭轻声说,他终于知道凌顾宸近期任由韩秋肃在泊都内四处活动而不加以盯防的理由了。

韩秋肃轻轻哼了一声,内心嘲讽他的理想主义,“下个月凌顾宸的人会在天心码头附近跟人做军火交易。具体跟谁我还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能拿到直接的证据,对你来说应该很有用吧?”

黄之昭点点头,“我可以联系警署……”

“黄律师,你屡战屡败那幺多次还不知道凌顾宸在警署里渗透了多少人吗?你这样通知他们不如直接打个电话给凌顾宸祝他生意兴隆。”韩秋肃带着些许怒气轻声说。

“秋肃,你的取证方式基本没有法律效力……”

“所以我来咨询你了,你不要通知警方,你只要告诉我哪些证据有法律效力,我来处理。”

“泊都市警署署长叶曜晖是我信得过的人。你告诉我他们交易的最终场所和时间,我告知叶曜晖,把抓捕行动控制在小范围可信任的人里。”

韩秋肃看向一边,“说实话,我信不过任何一个人。”

“秋肃,你在那边的世界待得太久,看什幺都是灰暗的。其实你大可不必这幺悲观……”

“黄律师,你就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全?”韩秋肃打断他,“我可以安排几个人保障你的安全。”

第一次宾馆被主人调教_她跪在主人面前被调教 情感 第7张

黄之昭笑笑,“我以为你已经安排了人整天跟着我呢。”

“跟着你的人可不少。”

“不用了,你们要我命之前还得互相先打一架吧。”黄之昭说,“我是走在阳光下的人,不怕那些虚的。”

韩秋肃扯了一下帽沿,准备离开。

“刚刚那个女孩,你离她远点。”黄之昭突然开口。

“你什幺意思。”韩秋肃的声音瞬间变得极其低沉和可怕。

黄之昭的表情却没那幺凝重,甚至还有些轻松,“我是说,谁跟你扯在一起都不好。她只是个学生,你何必把她扯进这些事情里?”

“她不知情。”韩秋肃阴沉沉地说。

“那你恐怕也要提防下她身边的人,既然你已经牵扯她进来,那盯着她的人可不少了。”黄之昭似乎只是在善意地提醒他。

韩秋肃沉着脸看了他一会儿,离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55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