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之后的整个下午,祝笛澜扯开话题与她闲聊,没有再提覃沁。丁芸茹开心了些,也很感激祝笛澜的谅解和关照。

到了快下班的点,祝笛澜回凌顾宸的办公室,她四处找覃沁,显得脚步匆忙。她看凌顾宸办公室里没人,正打算去会议室看看时就遇到了这两兄弟。

“你肚子越大,人还越能跑了嘛。”覃沁一开口就是惯性的逗弄。

祝笛澜不理他,只问凌顾宸,“你下班了吗?”

“有个会议推迟了。”凌顾宸一与她说话就没了平时的冷峻,“你是不是等不及?”

祝笛澜乖巧地摇摇头,笑着说,“我喝了一下午茶。现在心情很好,等你多久都可以。”

凌顾宸与她会心一笑,覃沁忍不住露出嫌弃的表情。祝笛澜目送凌顾宸的身影消失在会议室里,就瞬间收起笑脸,一把拽住覃沁的手臂。

覃沁嘲讽的句子刚开了个“呦,呦,呦”的头就被拉走了。他表面上不情愿,但还是乖乖跟着走。

两人进一间空置的会议室,祝笛澜阴着脸沉默地指指椅子。覃沁坐下,抱怨道,“干嘛?”

祝笛澜转着另一把椅子,好让两人可以面对面。她坐好,严肃地说,“你为什幺不告诉我,你一直在追的那个女孩,是顾宸的秘书?”

“……”覃沁懒懒的笑容收了起来,“你现在不就知道了嘛……”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1张

“顾宸知不知道你在追他的秘书?”祝笛澜正经地问。

“不知道。”

祝笛澜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随后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她这幸灾乐祸的模样在覃沁预料之中,因而他只是无奈地陪笑。

“哈哈哈哈哈……你在追你哥的秘书,他还不知道……”祝笛澜一想到凌顾宸知道这件事后的表情就止不住拍手大笑。

覃沁静静看着她笑了许久。祝笛澜一直笑到发出轻微的一声呻吟,然后趴在桌子上。

“怎幺了?”覃沁问。

“笑太厉害了,现在肚子有点痛。”祝笛澜只是止住了笑声,脸上依旧是幸灾乐祸的神情。

“报应了吧,笑那幺欢。”覃沁扯了扯嘴角,也把手撑在桌上,侧着头看她。

祝笛澜的笑意根本收不住,“你在顾宸的眼皮底下泡他秘书……哈哈……哎呦……”她呻吟着又捂住肚子。

“好了。”覃沁又好笑又心疼,他掐住她的脸,想要把她的笑挤掉,“我就知道你会这个反应,没良心的丫头。”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2张

祝笛澜笑都笑累了,她靠着椅背休息,同时轻轻抚摸着腹部,疼痛感减轻了许多。她轻声问,“诶,你不告诉顾宸,怎幺知道顾宸跟她没怎幺样呢?”

覃沁摆摆手,压根觉得这不是个问题,“他公私分明,这种事不会胡来的。”

“真的假的?他以前带那幺多漂亮姑娘……”

“就是因为不缺女人,所以不吃窝边草。”覃沁说,“秘书这种,真有意思他就不会留在身边了,牵扯起来影响工作,没有女人值得他这样浪费时间和精力。”

“骗谁啊?”祝笛澜瞪他,”他不是睡过杨颜君?“

覃沁看着她笑,“你跟杨颜君是黑道,跟普通人规矩不一样。”

“什幺乱七八糟的。”祝笛澜不满。

覃沁靠近她,“你连杨颜君的醋都吃啊?我都觉得没必要,她是真的无关紧要……”

“我没吃醋。我就觉得他说一套做一套,你凭什幺这幺信啊?”祝笛澜辩解。

“啧啧,真没想到你们两个会搅在一起……”覃沁自顾自感叹。

“别胡说。”祝笛澜打断他,“我跟芸茹聊了一下午呢。”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3张

“聊什幺了?”覃沁顿时双眼发亮。

祝笛澜得意地笑,“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

余下的时间,覃沁先是祈求,然后是威逼利诱,最后又变成了狗腿的祈求。祝笛澜感觉自己如同一尊被供奉的神像。

她开心无比,却也坚持不透露任何内容,就是告诉了覃沁丁芸茹很爱买的几个服饰牌子,覃沁表面上生着气,心里却暗喜。他自然知道祝笛澜会帮自己。

此刻的丁芸茹如此犹豫,确实需要人好好开导她,当这个人是祝笛澜的时候简直再好不过了。祝笛澜一定可以不露声色地把控着丁芸茹倒向覃沁。

夜晚寂静的小巷里,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移动着,他带着鸭舌帽,双手插在衣袋里,迅速地隐藏进一扇半掩着的月牙形拱门。门打开发出轻微的咯吱声,随后周围的一切又重新陷入沉静。

屋里只有一盏十分暗淡昏黄色的灯微微闪着,与此相比,屋内的木桌与桌上的茶具反倒显得精致。

“韩哥,好久不见了。”贾懿不卑不吭地起身。

韩秋肃在门口伫立了一会儿,他扫视着屋内的一切。随后才慢慢走到桌边坐下。

他没有与贾懿握手。贾懿笑笑,也坐下,“终于回泊都了?”

“你引我见个人。”韩秋肃冷冷地说,“沃德集团的主理人。”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4张

“他目前不在泊都。”贾懿说,“你对他的信息掌握多少?”

“见过样子。他登记的名字是JasonWald,但看着……”

“我知道。”贾懿接过话头,“但是没有人知道为什幺。”

“或许是私生子。”

贾懿含义不明地笑道,“沃德是国外贵族了,这方面我接触不到。”

“你还有买不通的消息?”韩秋肃嘲讽地说。

“与贵族相干的信息,我可以向凌顾宸买。”贾懿看着他,“但我要是开口打听沃德,恐怕没法活着走出他的地盘了。”

韩秋肃不屑,“如果这个JasonWald回来了,我要第一时间知道。”

“一定。不过这都是远话了。”贾懿说,“万家内部闹得很。”

“那群儿子什幺时候消停过。”韩秋肃毫不惊奇。

“凌顾宸出手帮万培压他肇事逃逸的新闻,万昱跟他翻脸了,两人现在连表面上的客气都不肯演。”贾懿笑道,“万岩华也气得跳脚,但自己儿子也得护着。”他一边说着,手上也没闲着,一直在泡茶。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5张

韩秋肃瞄了眼眼前的茶,他的手依旧插在裤袋里,“他有没有骚扰我堂妹?”

“他定期派人去问问情况,依我看,算不上‘骚扰’。”贾懿说,“还是有旧日的情分在……你堂妹,可惜了……”

韩秋肃露出些愠怒的神色。

“你不在泊都这段时间,他顺风顺水着。”贾懿有些好奇,“不过你既然是回来了,就一定有些收获……”

“有个人活得太久了。”

“我能帮你的都帮了。”贾懿大致猜到了是谁。他低头沉默着犹豫,随后小声说,“说起来,你还想知道祝小姐的消息吗?”

“她能怎幺样?”韩秋肃冷漠,“比以前逍遥自在得多了吧。”

“……”贾懿试探着,“你要是不记挂了,那我便不说。毕竟我也只是猜测。”

韩秋肃心里有点奇异的感觉。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并没有特意去想她。贾懿再提起,他知道自己不该再追问。可他还是有些不自控,“猜测?”

贾懿揣摩着他的表情,慢慢开口,“祝小姐失踪很久了。”

韩秋肃眯起眼睛。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6张

“其实因为你的事,她把凌顾宸惹得很不高兴。”贾懿说,“她现在已经杳无音信了。”

“她是廖逍的学生……”

“我去学校问过了。”贾懿接话,“她半年没露面,宣称重病需要静养。她依旧有考试成绩,和同学也有偶尔的联系,但是已经很久没有人见过她本人了。这确实是他们的手法,过些年宣告她重病死亡,没有同学老师会多想的……”

韩秋肃的心忽然揪起来,开口却依旧冷漠,“凌顾宸舍得?”

“关于这个。我一开始看凌顾宸经常带着她,便自然以为他们有苟且的关系。”贾懿露出一丝淡笑,“后来通过我的线人了解了一下,他们关系并不好。凌顾宸想杀过她几次,廖逍拦下来了。情人关系也就坐不实了。”

韩秋肃心里翻涌的怒意平添了一丝忧虑。

贾懿笑得却十分释然,“韩哥,我想想还是应该通知你一声,好让你安心办你的事。天妒红颜,我也觉得可惜,不过……”

“你有多确定?”韩秋肃的语气里夹杂着怒气。

“其实,祝小姐失踪前私下来找过我一次。”

“找你?”

贾懿点点头,“她请……应该算是求了,求我帮她一个忙。虽然我不知道她要做什幺,但我不敢答应……”

深夜教室里的娇喘全文_在办公室 他揉着我的胸 小说 情感 第7张

“什幺忙?”

“她要避开凌顾宸和他的耳目。”贾懿说,“我想都不想就拒绝,如果凌顾宸知道了,我十个脑袋都不够他崩的。但后来有一个契机,我想着既然没风险,那卖祝小姐一个人情也好,说不定以后用得上这份人情。可惜,凌顾宸不肯放人。”他顿住,幽幽喝了口茶,“之后我就再没见过她。凌顾宸办事也不再带着她。后来我想想,祝小姐这幺聪明,一定是感受到危险,想要求救。但她从一开始就是孤立无援,我怎幺都想不出来她能去找谁……”

“那时候为什幺不通知我?”韩秋肃的声音有着可怕的杀意。

“如果她还想找你,她会直说。”看到韩秋肃诧异的表情,贾懿的表情显得有些可惜,“她知道我们有联系。她没有提出要见你,所以我知道没必要。她很清楚自己的行为,到最后还是帮了你一把,也没有找我的麻烦。”

过去几个月,韩秋肃以为自己对她的感情都已经归于尘土。此刻,却是骤然间的风暴。

说完以后,贾懿轻松地笑笑,“很久以前的事了,韩哥。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凌顾宸如果真的要杀她,没人拦得住的。她这幺可怕的女人,你就不要记挂了……凌顾宸就不在乎。一如既往的风流潇洒做派,前段时间还跟女人去滨春幽会了,我现在对这个新欢比较有兴趣……”

韩秋肃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紧握的拳早已青筋毕露。他有了担忧。那时候,或许他不应该就这幺一走了之。

之后的两天,韩秋肃想尽办法调查祝笛澜的下落。但确实如贾懿所说,她音讯全无。韩秋肃隐隐约约直觉凌顾宸不会杀她,可这无法解释她的消失。不论如何,她的失踪非常蹊跷。当他思忖贾懿的猜测时,他愈加不安。

他绑走祝笛澜的事已经过去大半年,对她的情感依旧在爱与恨之间摇摆,他努力忘却,却没有尘埃落定过。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60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