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_里面不许穿任何东西

毕业以后,白明就在柳飞扬的家族企业任职,两人的感情很稳定,互相也早就见了父母。柳飞扬的父亲柳镇佑,一手创办这个鸿飞公司,规模虽不大,但一家人生活优渥。柳镇佑很欣赏白明,他觉得白明天资聪颖,对公司管理上手得很快。白明和柳飞扬本就在谈婚论嫁,前几个月柳镇佑出了场小车祸,虽没有伤及性命,但柳镇佑的健康状况在几个月后忽然急转直下,医生说是心脏出现轻微的衰竭。随后柳飞扬又查出怀孕。柳镇佑便催促两人尽快成婚,他预感自己可能见不到孙辈的出生,但希望自己在死前可以把心爱的女儿交到自己认可的女婿手里。

白明便开始忙碌起结婚前的准备。他想起过祝笛澜,大学时的那件事,他与柳飞扬都非常愧疚。随着年龄渐长,他们意识到当时处理感情的方式不对。柳飞扬提出过由白明出面资助祝笛澜的学业,但祝笛澜与所有的朋友都断了联系,他们只知道她去了泊都,但没有人能联系上她。写结婚请柬的时候,两人都考虑过邀请祝笛澜,碍于没有联系方式,只得作罢。柳镇佑也要了几张请柬,亲自填写,说要邀请一些商业圈里的朋友,也算是留些可用的人脉给女儿和女婿。

之后不久,白明收到泊都凌氏集团的合作邀请。凌氏的产业遍布全国,在尧城同样有无数不少的地产、旅游业投资。白明把这个消息告诉柳镇佑,他的状况已经很糟,但还是努力摘下氧气面罩,告诫白明好好把握这个机会。柳镇佑与凌剑坤和凌顾宸皆打过照面,知道凌氏在泊都的地位。

凌顾宸的秘书给白明发信,说周四会来他的公司商讨具体事宜。白明知道凌顾宸不会亲自前来,但凌氏的代表团同样很重要。白明激动了很多天。过去几天他一直在公司忙各种接待事宜,PPT文稿审了改,改了审。柳飞扬提出过来搭把手,白明劝她在家好好休息,多陪陪她父亲。为了这次会面,白明事必躬亲,连公司的卫生情况也要时不时查看。

周四,白明早早就在公司楼下等待,他和助理恭恭敬敬站着,等着凌氏的代表团。到了预定的时间,驶进两辆奔驰,后车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走到前车打开车门。

先下车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时尚职业裤装的女生,她上前与白明握手,“你好,我是凌董事长的秘书,丁芸茹。”

白明意识到之前一直与自己通信的人就是面前这个女生,也与她握手,“你好,我是鸿飞公司的经理白明。您就是凌董事长的代理人吗?”

“我随行处理相关工作事务。”丁芸茹礼貌地说,“凌董事长的代理人是祝小姐。”

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_里面不许穿任何东西 情感 第1张

车门打开,白明首先看到一双纤长的小腿优雅地踏在地上,那双JimmyChoo的亮片银色高跟鞋在阳光下显得十分张扬。下车的年轻女生穿着黑白两色的连衣裙,看上去很干练。她长发披肩,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白明迎上去,想要握手,那女生看着他,微微偏了下头,没有动。

这尴尬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白明便收回手,恭敬地说,“祝小姐……”

女生摘下墨镜,对着他挑眉。她的一边嘴角露出毫无善意的笑。白明愣在原地。高中和大学时期的祝笛澜就已经很漂亮,可此刻的她,同样五官的美多了份凌厉,她的气质也显得非常不一样。

白明察觉到她身上带着一股傲慢的强势和并不友善的精明。

“好久不见。”祝笛澜淡淡地说。

她的声音轻到只有他们两人自己听见。在这八月的艳阳下,白明的脊背无端生出丝丝寒意。

祝笛澜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拿着墨镜的手微微一举,宋临就上前接过。这份气场震得白明目瞪口呆。祝笛澜自顾自往公司里走,丁芸茹跟在一侧,后面的保镖也齐刷刷跟上。

白明反应过来,赶紧快步跟上祝笛澜。他还未来得及开口,祝笛澜就不耐烦地说,“会议室在哪儿?”

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_里面不许穿任何东西 情感 第2张

白明慌忙指了一个方向,“这边请。”

祝笛澜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她特意走过办公室,坐在格子间里的人纷纷探出头来看这浩浩荡荡的架势。

祝笛澜在椅子上坐下,面无表情,一语不发。白明咽了咽口水,让自己镇定。他催促助理打开PPT,开始讲解,“祝小姐,关于凌氏对尧城市桂兰商业中心的投资意向,我们准备了几个方案……”白明说着说着就迟疑起来,因为祝笛澜根本不看他,她垂着目光,白明根本读不出她的情绪。

“白经理,是这样的。”一旁的丁芸茹开口,“工作上的事你与我说就行,我会把资料汇总发给凌董事长。”

白明仿佛得到了极大的宽慰,舒了口气。丁芸茹说话是标准的公事公办的语气,但与祝笛澜相比,她显得格外温柔与好商量。白明面向她,详细地解说起自己的方案,丁芸茹认真地在电脑上记录着。

两个小时的会议,祝笛澜显得无所事事。她偶尔看看丁芸茹的电脑,偶尔低头查看手机上的信息。最后她无聊地把椅子转到窗边,盯着窗外的风景。除了丁芸茹,在场的人都压抑着眼底的震惊偷摸着瞥她。

会议结束,丁芸茹收拾着文件和电脑,祝笛澜轻声说,“你在下面等我。”丁芸茹点点头,先行离开。白明也让助理离开,他预感祝笛澜有事与自己谈。

白明犹豫许久,决定先开口,“笛澜,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见。”

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_里面不许穿任何东西 情感 第3张

祝笛澜依旧看着窗外,面无表情,“这片区域离尧城大学很近,我以前路过这里很多次,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机会进来。”

“我和飞扬试过联系你,但是你……”

“我不想你们找到我,对。”祝笛澜转过椅子,面对他,“我觉得没必要。”

“不过我看你现在过得很好。”白明笑笑,“这样我就放心了。”

“过得好?”祝笛澜冰霜的脸上终于展现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她微微昂脸,“说起来也得感谢你们。”

她的态度让白明有些慌张。他紧张地两手握住。

“不过你混得也很不错嘛。”祝笛澜打量着他,嘲讽道,“一毕业就凭着女友的家世一飞冲天,你挑白富美的眼光很准。”

“笛澜,我之前并不知道飞扬的家世。”白明说,“你了解我的……”

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_里面不许穿任何东西 情感 第4张

“可别这幺说。”祝笛澜噗嗤笑出声,“我可不了解。我的专业是心理学,但我看错过很多人。”

“以前的事,真的对不起。”白明诚恳地道歉,“我们那时候太年轻,不该这样处理我们之间的感情。”

祝笛澜端详他的表情与动作,懒懒地靠向椅背,表情漠然,没有接话。

白明在自己的文件之间翻找着,想找出一封请柬,“我……我跟飞扬要结婚了。我们商量过,说想请你……我们确实欠你一个正式的道歉,所以我们试过找你,但……”

“邀请我?”祝笛澜冷冷说,“请我做什幺?感谢我成全你们的姻缘吗?”

“求你别这样想,我会很内疚。”

“你把我逼到离开尧城,内疚点会怎幺样?”祝笛澜看他还在翻文件,不耐烦地说道,“不要找了。”

白明抬头,看到祝笛澜从包里拿出一封红色的请柬,走到自己面前。祝笛澜把请柬打开,递到他眼前。白明看到请柬上印着凌顾宸的名字,迟疑地问,“你……你是凌顾宸的……”

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_里面不许穿任何东西 情感 第5张

祝笛澜扯住他的领带,凑近他,声音冰冷,“你看清楚了,我现在的靠山是不是你惹得起的。”

白明感到脖子有点勒,而祝笛澜眼里的狠劲是他极其陌生的。他记忆中的祝笛澜,从未显露过这样的神色。

“我告诉你,以我现在的本事,捏碎柳飞扬这小小的公司就像捏只蚂蚁那幺简单。”祝笛澜狠狠道,“我在泊都有这样的生活,全都拜你所赐,我自然会好好谢谢你。你以为我们就这样完了吗?你想得美。”

白明好像被抽走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祝笛澜松手,他瘫软着向后退了两步。祝笛澜轻蔑地笑笑,走到门边。她把手放在门把上的那一刻,忽然回头甜甜一笑。

这笑是白明熟悉的,她以往那样温柔的笑。但她的音调依旧冰冷,“对了,新婚快乐。谢谢你邀请我参加你的婚礼。”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63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