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_银瓶梅 小说

「多亏秉欧,每个穿白衬衫配黑西装的,我都觉得是Oreo。」子京伸了个大懒腰。

「不过他们是怎幺了⋯⋯」小潘远远的望见学弟和王芝洁在说话。

而江秉欧只是焦躁的对前面的同学说借过,一从座位区挤出去,她马上利用娇小的优势钻过人群。

「秉欧!妳去哪啊!」小潘在她背后大喊。

「去找王芝洁!」她头也不回地大喊,忍下想要去找学弟的冲动,双眼直直盯着楼下那抹身影,就怕一个不注意会跟丢王芝洁。

但等她跑到礼堂的一楼,参赛者都已经离去了。

某种第六感,不过这也是她唯一想得到的地方,江秉欧朝厕所跑去。

果不其然,四五个女生窝在厕所,手上大包小包,而王芝洁似乎在里头换衣服。她看见角落的红色高跟鞋,更加确定了。

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_银瓶梅 小说 情感 第1张

「如果把扣掉的分数加回来,妳一定是第一名。」

「妳是里面弹得最好的。」

「许川翔也不错啦,但还是妳比较厉害,他根本配不上妳。」

她们七嘴八舌的讨论,江秉欧一股气上来,踏着重重的步伐走进厕所,所有人见到她都瞬间噤声,与此同时,门锁被解开,王芝洁从最大间的厕所走出来。

「妳,为什幺又欺负学弟?」

秉欧在布告栏曾看过比赛的曲目,她很清楚记得,王芝洁并不是选古典乐,所以一听见她弹得曲子,她就觉得不对劲。

而当时她因为太好奇学弟比赛的曲目,还特地上网搜寻了一下那首奏鸣曲。

「呦,挺有音乐素养的嘛。」王芝洁拍手。

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_银瓶梅 小说 情感 第2张

「这很明显好不好,尤其是当两位选手都临时更改曲目。」她只要想到学弟在后台慌张的模样,就很心疼啊,没有人可以求救,只能一个人想该怎幺办。

「我只是不想让他拿冠军。」王芝洁耸耸肩。

「那为什幺不用妳自己的实力来击败他。」她握紧拳头,不能理解对方到底在想什幺。

「好吧,我承认我是想看他出糗,但事实上⋯⋯我觉得他表现得非常好。」原本以为王芝洁在说什幺酸言酸语,但江秉欧在她脸上看不见调侃或是不屑。

她也觉得学弟的表演非常棒,连音与跳音交错,彷彿窥见他丰沛的情感,给人的感觉轻快却又不失强韧。

「妳知道那样做会让⋯⋯」

「我知道,我让他很困扰。」

「不只是困扰,妳还会让他感到无助、又或是⋯⋯」

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_银瓶梅 小说 情感 第3张

「但妳担心的事,不都没有发生吗?许川翔没有妳想像的脆弱。」

「我给他的考验,只是让他更清楚妳对他的意义。」

王芝洁忘不了许川翔朝二楼露出的笑容,那幺真挚、那幺有爱,她没办法击败许川翔,因为他有秉欧学姊这幺一个强力的后盾。

江秉欧愣在原地,脸颊烧红起来。

见她说不出话,王芝洁一行人开始收拾东西,就好像她是隐形人。

「妳真的很讨厌。」江秉欧喃喃说出口,却不自觉朝王芝洁弯起嘴角。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妳也很讨厌。」王芝洁抬起下巴,手里拿着大包小包準备离开,经过她身边时,她莫名的对她抛了一个媚眼,江秉欧噗哧笑出来。

「哈哈哈哈,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妳欺负学弟!」

小玲和她的公第二部_银瓶梅 小说 情感 第4张

「心胸多狭隘啊,人家许川翔已经原谅我了。」

「那是好吃的学弟太善良了,喂!妳们最好也不要再用讯息骚扰人家,不然我就跟妳们拚命!」秉欧瞇起眼,一一扫过王芝洁身边的朋友,几个人果然心虚地避开她的视线。

「那可不关我的事。」王芝洁耸耸肩,事不关己的端详自己粉色的指甲油。

在王芝洁的带领下,她们快步通过江秉欧身边,她一路上,没有理会朋友们的询问,她在想着江秉欧这个人好奇妙,脾气说不上好但是很讲理,即使每次谈话都不是很友好,学姊却总是针对她做的事,而不是针对她这个人生气。

刚开始很讨厌她,但等到真的说出讨厌的时候,她心里面却是喜欢她的。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66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