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没入深深浅浅_深深的进入成语

整个下午,方蓉都带着複杂的心绪听课,本该放鬆歇息的下课,方蓉也不断往杜日恆的方向瞄。

当赵予来向她闲聊时,她仍是装作认真聆听的样子,可她其实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赵予也察觉到方蓉的心不在焉,他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方蓉这才回神。

「方蓉,」他将音量压低至只有他俩能够听闻的幅度,唐芝安正与魏雨琪去了平时的操场一角,并不在班上,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怕有其他人听见了会去和唐芝安打小报告:「早上的事情,妳应该觉得很不能理解吧?其实……我本来有向芝安提议要让妳知道,可是她觉得如果妳不知情,写出的东西会比较有说服力……不过,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想她应该是完全接纳妳了——」

「赵予,」方蓉也同他一样说得极为小声:「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是不对的吗?」

赵予微愣,面露,半晌,才又再度开口:「不就是开个玩笑吗?又不是对她拳打脚踢,没有关係的。」这样说着。可方蓉看得出来,连他都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慢慢没入深深浅浅_深深的进入成语 情感 第1张

为了转移话题,方蓉左思右想,自己和赵予有没有其他能够聊的话题,岂料,话题又转回到了唐芝安身上,她永远是话题的中心点,除此之外,方蓉实在找不到和赵予的其他能够有所交集的点:「你刚刚说,你觉得芝安已经完全接纳我了,是甚幺意思?」

「这个啊,」见方蓉不再讨论杜日恆,赵予似是也鬆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和缓多了,少了方才的尴尬与不适,语气也回到了趋近平时的欢快:「芝安毕竟是个比较有戒心的人,可是她愿意信任妳,让妳跟在她身边、每天下课都一起去操场、中午一起吃饭,今天又请妳帮她写了信,这样还不叫信任吗?妳知道,她长得漂亮、功课又好,国中的时候背地里眼红忌妒她的人也不少,可芝安还是一贯地笑脸迎人、对同学都很好,那些看不惯她的人也找不到甚幺理由煽动同学们一起厌恶她,倒也就和平共处了。可唯独那个杜日恆,芝安就是觉得她怪,说甚幺和她频率对不上,没法与她好好相处。唉,总之我也不是很清楚为什幺芝安会这样,可身为芝安的朋友,不就是应该要挺她吗?她以前还当选过班上的模範生呢!啊,妳不许和芝安说我们聊了这些喔!」

再度提到杜日恆的时候,赵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好在话题很快又绕回他打从心底欣赏的唐芝安,也就没有前些提及杜日恆时的怪异感受。

倒是方蓉,对于赵予口中所说的「今天又『请』妳帮她写了信,这样还不叫信任吗?」感到无所适从。她并不觉得唐芝安有「请」她做些甚幺,只感觉自己受到了利用。然而,或许还是那不想孤单一人、不想脱离小圈圈的心,她潜意识地说服了自己去忘却这件事情带给她的负面情绪吧。

只是,这些惹人厌的情绪没有那幺简单就能够脱离。

放学时分,方蓉在校门口一角瞥见午休时见到的何育谦。真如他所说的正要和一个穿着学校制服的女生一起离去。

慢慢没入深深浅浅_深深的进入成语 情感 第2张

半晌,方蓉想起,在他身旁的是一个人见人怕的高三学姊。那个学姊染成金褐色的短髮,以及修的极短的校裙是她的招牌。入学典礼那天就已经听到有人在疯传着高三一个太妹学姊的事情,想来就是何育谦身旁那个人吧。

方蓉不禁叹了口气,午休向何育谦说的那句莫名的、要再到学校后方找他说话的,现在想来是多幺可笑!

他们,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78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