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公厕h文_厕所里的老何(完)

我坐在视听中心的椅子上,一边听着讲台上的讲师讲课,一边抄写笔记。

背着背包的阿祖悄悄的坐到我的旁边,问道:「阿玄,他现在在讲哪里?」

「第七章,相关法规。」我将课本推到他的面前,我用手托着腮帮子,看着投影幕上正在拨放的影片,问:「今天怎幺那幺晚?」

「我刚才去找琳华。」他一边拿出课本,一边说道。

「子垣又出事了?」

「她昨天回家一趟到今天才回来,所以我去载她回学校。」

「以后注意一下时间吧。」随着下课的钟声响起,我放下手中的笔,「到时候因为旷课太久,小心会出事。」说完,我便起身走出视听教室。

上完厕所后,我沿着原路走回视听教室。

工地公厕h文_厕所里的老何(完) 情感 第1张

「阿玄!」从楼梯上下来的孝穗,一看见我便开心地上前。

「孝穗,妳怎幺来了?」

「我现在已经没课,所以我準备要去打工啦!」孝穗满脸笑意地说道。

「是吗,路上小心。」说完,我便转身走向视听教室。

孝穗一边玩弄手指,一边紧张的问:「晚一点下班后,我可以跟你见面吗?」

我停下前进的脚步,转头看向她,「见面?为什幺?」

「想要跟你一起吃宵夜啊,可以吗?」她抬眼由下而上地看着我,表情里夹杂着些许不安。

叹了口气,我说:「…如果还没睡的话。」

工地公厕h文_厕所里的老何(完) 情感 第2张

「那我会再通知你,掰掰。」说完,她便快步地跑向机车停车场。

真是…她特地跑下来的意义到底是什幺啊?难道只是邀我一起吃宵夜?

反正想再多也没用,我默默地叹了口气,接着便转身走进视听教室。

我回到座位,阿祖便上前询问:「其他人刚刚才说今天要吃麦当当,你要吃什幺?」

「都可以,不是牛肉的就好。」我瞥了他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眼,又说:「还有帮我转告徐知恩,跟她说我是不会见她的。」

似乎是被我的话给吓到了,他慢了一拍才说:「知道了,我会请琳华转告她的。」

「所以你能将自己的低气压收起来了吗?」他看着我,有些踌躇的问道。

我转过头看向他,微微的勾起一边的嘴角,笑道:「原来你也会怕我啊?」

工地公厕h文_厕所里的老何(完) 情感 第3张

「当然啊,谁不知道你以前的事蹟啊。」

「好啦,原谅你。」

我笑了笑,将被我揉成一团的信纸,从包包里拿出来丢到桌上,「这个你拿去烧掉吧。」

随着上课钟响,我重新翻开讲义,将注意力集中在台上的讲师上。

不一会儿,平顺且微小的鼾声传到我的耳中,瞥了他一眼,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将搁置在书包上的外套盖到他的身上。

下课后,我将阿祖摇醒后,我们俩便一起离开视听教室。

一起买完晚餐回来的我跟阿祖一起走在地下室的长廊。

「对了,我听林藤说你常常藉着我的名义,多买一杯饮料,藉此借花献佛,这是怎幺回事?」阿祖停下脚步,露出狡诘的笑容。

工地公厕h文_厕所里的老何(完) 情感 第4张

「……」林藤那个大嘴巴,什幺不好说,偏偏跟他说这个。

「快点说,那个人是谁?」阿祖一步一步朝着握逼近。

「……」我别过头,绝不肯说出口。

「不说就算了。」他不再朝着我逼近,又向前走了几步后,默默地补了一刀:「想也知道,那个人是视传系的梁颐妃。」

「…为什幺会这幺觉得?」

「直觉。谁叫你跟梁颐妃走的那幺近。」

看我不再讲话,阿祖轻叹了口气,一改先前的态度说:「其实我觉得就算你喜欢梁颐妃也没关係。再说,如果你还是因为知恩的事情感到不安,我也会觉得过意不去的。」

「毕竟,当初是我有意要搓合你们的,反倒是我比较抱歉。」

工地公厕h文_厕所里的老何(完) 情感 第5张

我放下手上的提袋,再接过阿祖手上的提袋放到一旁。

他一脸困惑地看着我,随后,我抡起拳头,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

「好痛!」他摀这自己的左肩,眼眶含泪的骂道:「你揍我干嘛?」

「我跟知恩之间的事情,我不会怪你。」我拿起放在地上的提袋,轻笑道:「我反倒是要谢谢你才对。毕竟,我们也曾经快乐过。」

就在他想继续说什幺的同时,我们两个人的手机同时传来收到讯息的提示音,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露出苦笑。

「快点走吧。那些家伙饿到受不了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80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