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撕扯奶罩揉搓着我的奶_被领导在办公室里吃奶

这节课是我讨厌的会计,讨厌程度仅次于数学而已,不为什幺,因为我逻辑能力特差,每次上会计课都是用生命在撑住的那种,我怕一趴下去,就没资格怪现在坐在我隔壁的陈同学了,而且我才不想让梁允觉得我都没努力。

「周品茜,妳好像快撑不住啰。」坐在我隔壁的陈睿千笑得灿烂,但那个笑容不禁让我联想到是『骄傲的嘲笑』,可能我已经撑到有被害妄想吧,所以口气不太友善的反驳:

「我哪有。」

「要不要翘课?反正会计本来就不是读了就会的科目。」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邀约翘课,虽然无数次在脑海中想像如果我翘课会是什幺画面,但我每次想到后来都只得到一个结论──回家我就死定了。

因为良心谴责的关係所以我猜就算我真的翘课,事后还是会跟家人自首的,想想就觉得还是乖乖上课,把学生的基本本分做好吧。

所以我几乎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陈睿千:「说好不翘课的。」

「但妳的眼皮……」

「我还可以啦!」

他撕扯奶罩揉搓着我的奶_被领导在办公室里吃奶 情感 第1张

「妳可以睡啊,下课我再把笔记借妳抄就好。」笔记?陈睿千会有笔记?我有没有听错啊……一定是我太睏所以幻听。

「没礼貌,什幺表情?」

「你不是都没在听课的吗,哪来的笔记?」

「我也不知道,我是没很认真在听课啊,但试卷基本上都会写,所以如果妳需要会计的笔记,我可以写下来借妳。」我很想骂个髒话发洩一下我的震惊,但碍于形象的关係,我忍住了。

同班了两年多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班学霸不少啊!虽然他名次比我后面,但他脸上的自信和无比坚定的语气,是骗不了人的。

「你现在是说真的?可是你的成绩怎幺会是这样啊……」我后面那句话是用嘀咕的,音量很小,小到他听不见的那种,因为我不敢相信啊。

而且他一直都笑笑的,我很难分辨他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唬烂我。

「妳如果不相信,我们来打赌要不要?」

他撕扯奶罩揉搓着我的奶_被领导在办公室里吃奶 情感 第2张

「我信我信,我才不要打赌。」

「怕什幺啊,我又不会对妳怎样。」他一说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完全没考虑老师及其他同学们的感受。

但老师可能习惯了他的风格,所以只是瞧了我们一眼之后就继续上课,这位老师还真是『客气』呢,好歹也唸一下他吧。

「那……你想怎幺赌?」

「要是我考上国立科技大学,妳就要跟我在一起。」

「啥?」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听错,又或者他有没有因为要打赌过于兴奋而讲错,反正就是我很惊讶,超惊讶的那种。

「我说,如果我考上国立科大,妳就要跟我在一起。」

「为什幺啊?」

他撕扯奶罩揉搓着我的奶_被领导在办公室里吃奶 情感 第3张

「怕妳不相信我的潜力啊。」

「我信我信!我才不要跟你在一起……」

「喂!我的条件是多差啊?跟张佑廷差没多少吧?」

「……干嘛扯到他?」

「妳不是喜欢他?」所以现在是连常常翘课跟上课睡觉的陈睿千都知道我喜欢佑廷的事情了,可见我有多明显啊。

被他这幺一提醒,我又忍不住害臊起来,但他没放弃,继续开口说:「怎样,要不要赌?反正我也不错啊,可以考虑一下喔。」

「我才不要!你很奇怪,不是知道我喜欢他了吗?干嘛还跟我赌这个啊……」

「妳现在是要听认真的答案吗?」

他撕扯奶罩揉搓着我的奶_被领导在办公室里吃奶 情感 第4张

「废话。」

「因为,」他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之后,带着淡淡的笑容继续说:「我喜欢妳。」

「其实你考上国立科大是你自己的荣誉,跟要不要在一起是两件事情,何况感情哪能那幺随便的决定啊。」

「妳这样哪里像逻辑不好啊?哈哈哈。」

「啊?」

「学习需要动力啊,妳应该也是这样过这两年的吧?」

「是没错……」

「怎样,要不要赌?」

他撕扯奶罩揉搓着我的奶_被领导在办公室里吃奶 情感 第5张

「你很奇怪欸,这个不是赌不赌的问题,是两件事情!」

「Ok,那我们不赌,但我说喜欢妳是认真的。」他笑着说完之后,便趴下去睡了,本来很睏的我被他这幺一闹,完全睡不着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83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