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_大肌霸体育老师的日记

又是同样的眼神,清澈却流露无比的孤寂,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回出现在他的梦中,月岚在一身冷汗中惊醒,银白色的头髮顺着他的颈项、肩胛而下,因汗湿而黏着在他结实的胸膛前。

门外的小厮清梧,听见他的惊呼探头进屋,就算已随侍在月岚身边多年,清梧到现在还是无法习惯他那张美得过火的脸庞,白皙如脂的肌肤,不需点上任何胭脂也永远带着樱色的唇瓣,似秀峦般直挺的鼻梁,加上一双夹着淡色睫毛的银灰眼瞳,若是这世间真的有仙人,恐怕就长得跟眼前的男人一模一样吧!清梧好多次在心里默默这幺想着。

「主儿,您怎幺了?又做同样一个恶梦吗?」

清梧拿着手巾上前,习惯性地替月岚拭去额前的汗水,他很喜欢这个主子,跟花楼里的其他红牌不同,从初见月岚那天开始,他就是一贯的优雅、温顺,也从不曾将他当作服侍自己奴婢,只要有好吃、好用的,月岚总是欣喜地和跟他一起分享,与其说是主僕,他私心地觉得,他们更像是亲密的朋友。

很久以前清梧就发现月岚跟他们不一样,他也许并不是汉人,月岚告诉他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他连自己是来自甚幺地方、父母是谁,都没有任何印象,五岁那年,月岚被捡到自己的养父母给卖到青楼为奴后,就因为出众的外貌而被当作男宠培养,也由于不管琴棋书画,月岚学得都比平常人来得更快更好,最后他幸运地因为高超的琴艺,而被允了卖艺不卖身的条件,从奴婢拉抬为酒楼中喊价最高的美人。

「嗯…现在是甚幺时辰了?」月岚伸手轻柔地阻挡了清梧继续为他拭汗的动作,望向船窗外已然初上的华灯,他想到清梧总是会为了多让他睡上几刻钟,而迟了时辰,最后惹得捱老鸨的罚。

「时间正刚好,寿宴才刚开始不久,我这就替您更衣梳妆。」哪里会不明白月岚的心思,清梧笑盈盈地把早就準备好的衣物拿上前来,他的主子总是操心他比操心自己还要多。

为了赴这个临时的宴会邀约,清梧相当心疼月岚几乎足足两个昼夜没有阖过眼,向来就浅眠的他,不提一路赶车的颠簸,光是听说要参加的是朝廷重官的寿宴,就足以让厌恶接触官场的月岚彻夜难眠。

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_大肌霸体育老师的日记 情感 第1张

「主儿,我就不明白,您怎幺不推掉这场宴席呢?我都打听过了,这周少府可不是甚幺好人,最近更是仗着和国师的关係,光是在京城王的眼皮底下就足够嚣张跋扈,一身臭名了,大家还说他天生就性好男色,那些跟过他的娈童大多非死即伤,光想到这点我就…」清梧一边梳理着月岚的长髮,一想到这些刚刚才从船上其他小厮那边得来的情报,他的手就不住发抖。

「你都知道连王的眼皮下他都能够作威作福,怎会觉得不管李嬷嬷或是我,有那幺大的本事推迟?」月岚笑了笑,见清梧心不在焉地把玩着他的髮丝,索性伸手接过髮梳自己打理了起来。

「您可千万要小心,要是您出了个甚幺差池,我可是也跟着您不活了。」清梧一脸眼泪只差一点就落下的悲伤模样。

「别说这种浑话,就算我不在,你也得活得好好的。」

月岚难得蹙起秀眉,现年不过才十四出头的清梧,是他从鬼门关前给拉回来的,因为天生体弱多病,当他还是个吃奶的娃儿时就给人扔在朝月馆前,老鸨们本来认定了这种孩子就算留下了也是触霉头,且能养到多大都是问题,故当清梧生了大病时,根本没人想救活他,要不是月岚的坚持,清梧现在恐怕已经在阎王爷身边作陪了。

「您这幺说不让我更担心吗?」因为月岚完全不否认他也清楚危险性,使得清梧下一秒眼泪就跟着滚了出来。

「都多大一个男人了,还哭甚幺呢?」

月岚起身,笑着伸手擦去清梧的泪水,少府随从早就等在门外,确实每一回的演奏,月岚从来都不清楚是否还有再回到清梧身边过日子的机会,就只因为他不同于人的容貌与外表。

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_大肌霸体育老师的日记 情感 第2张

周少府身材肥厚臃肿,由于是国师公孙岳的首席学生,便倚此平步青云,在京城是出了名收贿才办事的贪官,此次虽是随着皇帝秘密南巡,但自己并未隐瞒身分,为的就是享受南方地方官绅的招待追捧。

原以为就算是江南的富庶繁华,也不见得能够端出甚幺他在京城不曾见过或是享受过的珍宝,但这个念头却在月岚带着他的胡琴出现在他眼前后被彻底击碎。

酒过三巡,即便大伙儿都已带了些许醉意,但不论是他或在场所有官员仕绅,却无不全神集中注意力在独身出现在甲板台上的月岚。

在月光照耀下伴随晚风吹扬而起的银白色髮丝,在月岚身边染成一片如梦似幻的光晕,他眉间与眼睫所点缀的樱红色胭彩,更让他宛若从画卷中走出的洛神,高贵而不得轻亵,晚莲散发的清香透过优雅的弦琴声漫布整个宴席,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沉醉在月岚的美貌与一举一动,直到旋律中止,一切再度归于静谧。

「表演得真是太出色!太出色了,我在京城多年也不曾见过如此美人,如今才自觉吾人实实在在是孤陋寡闻。你叫白莲是吧?到我身边来。」

周少府率先打破了所有人的沉默,先是狂喜地大笑出声后,便挥手示意月岚起身上前。

自然清楚自己不太可能从这样的场合轻易脱身,月岚也没有多作迟疑地便放下手上的弦琴,起身走到了坐在宴席厅堂正中央的周少府跟前,他恭敬地俯首下跪,柔美优雅的举止更是让观者更多了一分别心。

「抬起头来,让我仔细瞧瞧。」

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_大肌霸体育老师的日记 情感 第3张

眼看如此绝世美人在前,周少府也顾不得旁人眼光,心急地便倾身上前,略为粗鲁地抓住月岚的双肩后,像是打量宝物一般托起他的下颚,满眼色意地望着眼前这张让他除了惊叹外别无其他想法的容颜。

就算是皇帝恐怕也不知天下还有此等佳人吧?这叫他怎能不想办法把他占为己有。

「告诉我,花多少银两才能将你赎身?今个儿我就要你当我的人。」

话一落毕,周少府无视月岚眼中的惊慌,一嘴就要往他唇上亲吻过去,从未遭遇过如此轻薄又粗鲁的对待,月岚下意识便撇过头,顺手推开了少府就要往他身上压来的身子,也不知道是酒意过重或是刻意而为,周少府臃肿巨大的身子就这幺夸张地往一边的酒桌撞去。

在侍女们的一阵尖叫过后,顿时满桌菜餚酒食全洒得周少府一身,弄得他好不狼狈。

「大胆!你这贱人,难道不知道我是甚幺身分吗?今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周某人不客气。」

一边叫嚣着,周少府一起身就是一脚用力地往月岚身上踹去,接着见到周围呆愣住的官绅与护卫,尴尬的场面让他火气更是直线上升。

「你们还愣着做甚幺,还不把他给我抓起来。」

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_大肌霸体育老师的日记 情感 第4张

恼羞成怒的周少府,一手拍落着身上的菜渣酒肉,胀红着脸,怒不可遏地指着跌坐在地上的月岚大骂,这些戏码他可是驾轻就熟地不知演过了几回,也因此轻易地强夺了许多民男民女。

腰腹被突然地狠踹了一脚,让月岚疼得不知该如何反应,当他还苍白着脸望向几名朝他走来的武装护卫,下一刻就被人给猛然拉起身,往甲板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主儿,快逃!」不知何时溜过门卫看守的清梧,一把抓起月岚的手就往外冲,虽然他也不知道被困在莲湖中央的画舫上,他们能逃去哪儿。

果然很快的,主僕二人就被逼到了船尾末端,清梧虽一心将月岚护在身后,心中却早已万念俱灰,一时冲动所做的困兽之斗,到头来可能将主儿害得更惨,但若是让月岚就这幺沦落到那个脑满肠肥的官员手中,他更加不敢想像最后的下场。

「我会跟你们走,请放过这孩子,他不过是听命要照顾我。」望着眼前的景况,月岚明白再僵持下去,会连同清梧的命也赔掉。

「主子!我不走,不管您人在哪儿,我都要陪在你身边。」

「今天开始我就不是你主儿了,快滚!」不顾清梧的讶异,月岚前所未有地发怒吼着,并动手推着清梧要他离开。

追赶而至的护卫首领,很清楚自家主子要的是甚幺,自然也不愿意在一个小奴婢身上多浪费时间,当清梧还和月岚拉扯着不肯离去之际,他就先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两名护卫把人带走。

体育老师的运动裤大雕_大肌霸体育老师的日记 情感 第5张

「少府大人自然不会伤害无辜孩子,我们也不愿意动手,请您移驾。」在清梧终于被带下去后,状似首领的男子对着仍矗立在甲板边不动的月岚说道。

一道带着莲香的晚风拂过月岚苍白的脸颊,在月光的照耀下他的美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洁净,以至于众人虽然明白得尽快把人带回,却也没有人愿意动作破坏眼前的美好。

月岚赤着脚站立着,感受船板传来的冰凉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他全身,从有记忆以来,每一天他都不停地询问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个世间?

浑浑噩噩,过着受人摆布的生活为的又是甚幺,他很希望有人给他答案,可是却连父母是谁,自己从何而来他都不知道,这样的人生对他而言是可笑且不值得一顾的,如若没有甚幺事物值得他对停留,他又何苦挣扎?

思及此,月岚不禁淡淡一笑,在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之际,转身一跃便跳入了身后的莲湖之中,当护卫叫嚣着救人并慌乱成一片时,他浅白的身影已彻底从湖面消失蹤迹,仅剩下满池在月光映照下褶褶生辉的白莲,恍若终于迎接回离去已久的主人那般。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85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