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为了在公孙岳面前展现他与王后有多恩爱如漆,李暄大刀阔斧、一反常态地亲自发落着公孙念晴的诞宴,举凡王都内外都知道皇帝为了这一天有多幺的兴高采烈,处处张灯结綵与主同欢外,京城内更是已经连续数日忙得不可开交,迎接着从各地赶回的诸侯将领、远从异域进贡的各国使节,各种铺张,都是李暄昭告天下他重视宠爱着王后的手段,为的就是降低那些对王位虎视眈眈者的戒心。

当他踩着皇兄们的自尊与不甘登基为王那天起,他就知道手中握有的权力有多幺虚无,国师公孙岳虽一边将独女尊捧为后,可私底下却拢络着朝中以被废黜的前东宫李炎为首的党羽,企图连结朝廷北疆、西域握有兵符与军权的将领,等待谋反的时机,这些李暄都握有隐而不显的证据,也多次接获密报,可他表面上始终无动于衷,他明白蛰伏等待是必须,然而有时他却无法否认,心底也希望能够就这幺被推翻,或许得以不居天子之位对他才是解脱。

夏无思,天朝镇北将军,年二十四,从他的父祖时代开始,夏氏便一直是朝廷名门武将出身,加上家族屡次立有战功,封官授爵更非罕事,到了夏无思这一代,十五岁即随父出征参军,且青出于蓝更甚于蓝,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即从先帝手上取得将军封号,获北疆兵符,常年派驻于位居天朝要塞之北,朝中就有不少传言,皇帝跟国师不论哪一方,都处心积虑拉拢着夏无思的投诚,无非就是因为他手中握住的庞大军权。

潜龙五年,南方巫族之乱结束后,其实天朝已少有战事之虑,大多具有野心,曾意图跨越疆界者,虽向来多集中于北方,却也都在眼见一向与皇帝交好的巫族人最后流离失所的下场后,而趋于安分守己,因此新王李暄登基后,北疆虽仍因军事地位而配有重兵强将,但夏无思能够返京看望家人的机会也不在少数,有时一年里待在王都里的机会甚至比在北疆更长时间。

这一天,身为朝廷重臣,人在京城的夏无思当然也受到皇帝的邀请,进宫参与皇后的寿宴,他年少有为,加上外表儒雅秀俊,若非名闻遐弥的武将身分众所皆知,平日一身儒服装扮,不识者恐怕只会将他当作出身哪个书香府第的贵公子。

由于向来不喜被追捧奉迎,每回进宫面圣总会刻意偏离官道,循小路而入殿,在这种宫里充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文武百官与贵宾的场合,自然更是逼得夏无思比平日更低调行事。

沿着一向都是宫人侍女往来的便道,夏无思一边欣赏宫里无分四季的园林造景,一边拖延着出席盛宴的时辰,最后脚步不自觉地在过往总是深锁宫门的凌霄阁前停下,只见三三两两的小厮忙进忙出,若非他出声拦阻,恐怕还无人有暇注意他的存在。

「这凌霄阁甚幺时候开了宫门?莫不是陛下纳了新的宠妃?」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1张

他拦住一个抱着几副琴弦的婢女好奇地问,凌霄阁是甚幺来历宫里无人不知,但皇帝会把自己生母的寝殿随意地就许给新欢?

「回稟夏将军,这是新晋任司乐大人的居所。」看清楚来者何人后,小婢女脸颊顿时羞得一阵粉晕。

「司乐?」夏无思挑高朗眉,对于一个乐师竟入居后妃之阁,他心底自是有底,但更为好奇是何方神圣能抓住龙心。

「是的,夏将军,真对不住,由于奴婢们还赶忙召罗着皇后寿宴的準备,请容奴婢先告退了,司乐大人还等着这些琴弦呢…」小婢女算了算时辰,现下可没时间让她继续陶醉在夏无思的翩翩风采中。

「这下倒是有意思了,亏我正还嫌无趣。」夏无思笑了笑,继续往前朝宫中正殿走去。

虽说是庆贺皇后诞辰的宴席,但经历从一早就开始的沐浴、更衣、祭祀、见祖等繁文缛节,等到晚间的宴席真正开始时,高坐在高床榻席之上,望着底下不断前来祝祷进贺的使臣,李暄的心思早已有点飘忽,他向来浅眠,从登基之后更是为了政务夜夜难寐,偶尔好不容易入梦,却又总是隔不到几刻钟就得清醒参与早朝,如今也许是宴席间的气氛太为放鬆,这日李暄罕见地打起小盹。

「王上,您还好吗?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如若不舒服就早点歇息吧…剩下的让臣妾来处理就行了。」

坐在李暄身畔的公孙念晴,一身红花粉绸,大方典雅却又不过度奢靡的打扮,恰到好处地衬托出她清丽脱俗的美貌,已经不只一次他听到李暄让底下的使臣重述自己方才才刚呈报过的话,细心如她很快就察觉皇帝的不对劲。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2张

「朕没事,今个儿可是皇后的诞辰,朕怎能不好好陪妳到最后。」李暄笑着拉起公孙念晴手腕,放在自己的膝上轻柔地拍了拍,过度温柔的举动让皇后不禁哑然,娇嫩的脸上自然地染上一阵红晕。

「王上龙体为重,还望您别太勉强自己,圣上的心意臣妾已经确实收到了。」她自然地将头倚到了李暄肩上,感受皇帝身上那总是若有似无地淡淡兰花香气。

如此亲暱的举动,李暄本欲迴避,但想起那日皇后含着泪哭诉的话,他最后仅是略为乔正了自己的坐姿,举起桌案上以桂花清酿的酒,啐饮下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杯。

「为了今日,朕特地令司乐準备了几曲,先陪妳赏完再离开也不迟。」李暄挥了挥手朝底下的尉迟示意,只是当他才要準备传令,就见一名内侍慌慌张张地凑上前来,向他应了几句耳语。

「启稟皇上,镇北将军夏无思求见。」尉迟不得不一边抹着额际的冷汗,一边上呈,这宴席早就过半了才姗姗来迟,还敢大喇喇不当回事地直接要求觐见皇帝的,这举朝上下恐怕除了国师之外,就剩这北域将军了。

「传。」

李暄没有半丝不悦之色,仅是淡淡地说,面上的醉意在他颊上染上一抹晕彩,让平日里总是冷傲淡漠的他此刻多了几分暖意。

「微臣叩见陛下万岁,臣该死,这次实在是因为间隔太久没有机会入宫,竟一时贪恋这王宫美景而误了时辰,还望王上、皇后娘娘恕罪。」夏无思一进到殿中,原本还此起彼落的交谈声立刻关于静谧,众人皆把目光放在这位目前声名远播的武官身上。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3张

「爱卿何须多礼,平身吧…许久不见,夏将军神采依旧,这些时日以来辛劳你了,快上座吧。」李暄指了指邻近于他,若非重臣不会安置的席位。

「谢陛下。」

夏无思笑了笑,拘谨地行礼后随着内侍的带领入席,他向来就善于察言观色,今个儿皇帝的心情看起来不差,怪不得这宴席不较往若那般死气沉沉。

结束了被夏无思所中断的插曲后,宫里的乐师们才在领首的内廷侍官带领下鱼贯走进殿内,他们个个仪容端整规矩,身着青白色绸衣,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对比,迅速地让在最后走上表演高台的司乐白莲成为众官目光的所在。

月岚身上同样着着一件青色的丝挂,赤裸的足踝上,皇帝亲赐的银铃随着他的脚步传出阵阵轻响,他并没有拘泥于宫中的礼制,打扮依旧贴合他个性自由中带着性感,随意用丝带束起的月色髮丝垂落在他半敞的胸前,当他就定了位站在乐师们的中央带头向皇帝行礼时,李暄几乎可以清楚听到底下此起彼落的惊叹声。

也许是进宫之后,逐渐得到了充分的休憩,月岚的气色与风采比李暄过去见到的都还来得更好,略施脂粉的脸庞如诗、如画,当他自信地眼眸凝向李暄时,他的心几乎是克制不住地狂震了下。

「天下竟有这等美人,微臣看来此次果真是不虚此行了。」夏无思情不自禁地在望见白莲后朝着皇帝说道。

「能让见多识广的夏将军如此讚美,是司乐的福气,不过作为宫廷乐师,技艺如何才是最重要的,司乐,请开始表演吧。」李暄没有将夏无思的言语过多放在心上,用眼神示意着台上的月岚开始他的演奏。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4张

流畅的乐音如流水、微风,由浅入深,似从远处徐缓飘扬至耳畔,不若于过往的娇美病弱,月岚灵巧潇洒地拉动琴弦,旋律曲调恰到好处的时而轻快欢愉,时而典雅悠扬,就如同世间万物都共同为皇后歌颂庆贺般,听来令人赏心悦目的同时却又不失对上位的敬重。

一直到最后一个音阶止息时,殿堂上的所有人都仍意犹未尽,还在对突然的静谧感到怅然若失时,半晌,才以夏无思为首,鼓贺了起来。

「真是太精采了,真不愧是圣上钦点的司乐,当之无愧啊!」夏无思站了起身,一边用力鼓掌一边朝着台上的月岚说,他毫不掩饰的好感终于惹得李暄心中略微的不快。

他举手示意,将月岚唤至了圣前。

「微臣拜见皇上、皇后娘娘圣恩。」

走下高台的月岚,恭敬地跪拜在圣榻前,一旁的夏无思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的一举一动,炽热的目光连他都能感受得到。

「听说司乐琴艺了得,举国无双,如今朕耳闻果不其然,不知皇后是否还满意司乐的表现?」李暄笑望身旁的公孙念晴。

「今日臣妾有幸收到皇上如此心意自是甚喜,司乐果然才貌双全,若有机会,臣妾还想多听几曲呢…」只略微瞥了跪俯在地的月岚一眼,公孙念晴便随即转首对着李暄浅笑着说。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5张

「来日方长…皇后喜欢自然随时招唤便是,爱卿请起身。」

听见皇帝的旨意,月岚才刚抬首準备起身,就惊愕地看见一柄不知何处射入,不偏不倚地落在他掌边的利箭。

「有刺客!快!护驾!」

夏无思随之而来的怒吼声掀起殿堂上一片慌乱,几名侍女迅速地围拢住公孙念晴,拉着她往内殿撤去,李暄见皇后暂时无恙,目光率先落到了榻前的月岚身上,由于殿上四面八方均是暗林,一时之间根本无法辨识攻击从何方向袭来,再见到陆续又往王座週遭而来的几支飞箭即将落下,李暄随即抢下身旁护卫的配剑,不顾尉迟的阻拦便往站在四处逃窜的百官中央的月岚奔去。

只是他的脚步依旧慢了身手敏捷的夏无思一步,当一柄弓箭就往月岚的胸口落去时,他一个箭步转身,俐落地便挥剑斩断了来箭,一手顺势揽住月岚的腰便将他往一旁带去。

李暄亲眼看着月岚被迫靠在夏无思的胸口,一股莫名的怒意涌上他的心头,以致于他几乎没听见一旁尉迟的呼喊,一名身着黑衣的男子,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高举匕首朝他疾刺了过来。

「陛下小心!」

眼睁睁看着李暄就在他眼前遭受到危险,月岚跟夏无思几乎是同时出声并冲了出去,奈何刺客身法出人意料之外的敏捷,他见夏无思转瞬间就能接近自己的步伐后,立即一个脚步变化拉动身躯往较靠近月岚跟李暄的另外一个方向攻击,这一过程仅仅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就在他以为手上的匕首能够直接刺中李暄的咽喉时,一抹琴弦在他根本没注意到的状况下就替李暄隔挡去让他命悬一线的攻击。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6张

月岚手中的琴弓顿时裂成两半,毫无武学底子的他只是硬着头皮拿手中唯一的工具阻挡,白手接下学武之人的力道,也震得他的手臂不住发麻,刺客因他的碍事而功败垂成,恼怒地将目标转移向他,一个旋身动作,匕首便要笔直的捅进他的胸口,就在月岚闭上眼睛準备接受命运时,一双温暖的掌心摀住了他的眼,并顺势将他一把揽进了怀里,然后跟着传入他耳中的是尉迟的大叫声。

「王上!」

月岚颤抖地睁开眼睛,他看见的是李暄染满鲜血的手臂隔挡在他前方,银白色的匕首毫不留情地在刺穿李暄的血肉后,亮恍着些微带血的尖端。

夏无思的一抹剑势,在刺客抽出长剑準备给皇帝最后一击时赶到,他接下了攻击者的招式,并借力将他带离李暄与月岚身边,两人在殿内过了几招,刺客眼见情势已将不利于己,便趁机往来时的方向飞跃离去,夏无思自然也刻不容缓地追了出去,杯盘狼藉的宫殿里,紧张的氛围终得以在陆续赶来的御前禁军护驾声中获得舒缓。

「陛下…陛下你的手…」

李暄用左手紧紧地拥着月岚,直到尉迟领着护卫拥到他的身边,在他与月岚週遭围成一道人墙之后,他才吃痛地放手握紧自己受伤的右臂,鲜血不停地从创口涌出,滴落在月岚青色的丝衣上头,刺客的匕首极深的卡在他的骨肉之间,任何人都能轻易想像那会带来多锥心刺骨的疼痛。

「你没伤着吧?」比起自己身上的伤势,李暄更为在意的是他怀里抖着的白色美人,他检视了月岚一番,确认他毫髮未伤后,才略微地鬆了口气,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您都伤成这样了,还在乎微臣什幺呢?」

女扮男装之谪仙倾城丞相_霸道强吻情已深 情感 第7张

月岚简直不感相信在这种时候,李暄还只关注着他,他抖着手将身上的丝衣撕开成条状,慌乱地捆紧着李暄的脉搏,鲜红色的血也随即染满他洁白的手腕与臂膀,就好像是自己受了伤似的,他一边捆一边泪水也滚滚滑落了下来。

怎幺每回他在他的身边,永远都只能落泪呢?李暄看着月岚这一回终于是为了他而紧锁的眉头,如果这是一场以真心为赌注的骗局,那幺也许他会甘心受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85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