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尿出来我要看_bl被绑在机械椅上

许海岑是个冷若冰霜的冰山美人,而老师是个温和却带点萧瑟的女人。

春寒乍暖的微暖,还是秋风萧瑟的温和?

我在想什幺啊……我笑自己太多心,于是打起精神继续工作,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距离下班剩下十分钟时,雨欣姐坐在柜台对我招招手,我放下清扫工作朝她走去,她眼神示意我坐下,于是我乖乖坐到她身旁。

「阿杰,帮我送一杯黑咖啡跟红茶拿铁。」雨欣对着阿杰喊,他头也没回便俐落地开始沖泡咖啡。

「小左,我想我还是开门见山说好了。」

雨欣姐鲜少用如此郑重的语气同我说话,所以我有些紧张。「什幺?」

「我刚刚……看到了。」我一愣,立刻意会她所说的大概是那两人吧。「是指老师跟许海岑吗?」

雨欣姐点头,此时阿杰也端着两杯饮料送到我们面前。让我意外的是,阿杰递给我的是红茶拿铁,不是平时的黑咖啡。

「小左,我问妳喔,红茶拿铁是咖啡吗?」雨欣姐看着我。

「红茶拿铁?有拿铁那就是咖啡的是意思吧?」我直觉应答,只见雨欣姐摇头笑语:「红茶拿铁就是鲜奶茶。台湾所说的拿铁等于拿铁咖啡没错,但若在国外妳点『拿铁』的话,他会给妳一杯鲜奶。」

乖尿出来我要看_bl被绑在机械椅上 情感 第1张

我呆滞几分,点头表示理解。

「在国外,拿铁跟咖啡完全沾不上关係,所以妳点餐必须说『拿铁咖啡』,可是台湾不一样,拿铁等于咖啡。」

虽然我不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但我仍全神贯注地听她说,而她似乎也察觉到我的疑惑,她将那杯红茶拿铁推向我道,「喝一口看看。」

我照她说的喝了一口,果然没有咖啡的味道,有着只是鲜奶的香气与红茶的顺口。

「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情不能靠着既定印象去辨别,妳要亲自嚐一口才会知道它真正的滋味是如何。」

「可是如果……妳明知道那是毒药,妳会饮鸩止渴吗?」我问。

雨欣姐笑了几声,摸摸我的头。「妳问得很好,可是啊,妳会爱上毒药吗?应该说,这件事有妳想的那幺糟糕吗?」

被反问的我,愣住了。

「小左,我们人的心脏有四个空间这妳知道吧?这代表了,一颗心会装着四种人。其一是自己与亲人,其二是妳只能想念却没有缘份的人,其三是让妳明白怎幺去爱的人,最后,是妳会相守一辈子的人。」

「这说法符合每个人吗?」

「当然不是每个人,但我身边很多人是这样,包括我自己。」雨欣姐将那杯黑咖啡推向我。「阿杰应该有跟妳说过,妳像黑咖啡吧?」

乖尿出来我要看_bl被绑在机械椅上 情感 第2张

我点头。

「黑咖啡是所有咖啡种类里最能测试出咖啡师功力的咖啡,因为它最简单也最困难。如果说人就像咖啡,那一开始每个人都是杯黑咖啡,随着年龄、随着经历、随着喜怒哀乐开始调配出属于自己的味道。」

我低着头,看着黑咖啡,轻轻一问,「那为什幺……我像黑咖啡?」

「因为妳很纯真很善良,妳不会因为外在环境或是过往回忆改变妳的本质,所以妳才像黑咖啡,很浓郁也很苦涩。」

虽此刻的我仍然不明白雨欣的话,但我放在心里了。「那……筠熙姐是怎幺样的咖啡?」

「筠熙吗?」雨欣姐温柔一笑,眼神放柔几分,盈满宠溺。「她永远也不会是咖啡,真要说的话,她会是品尝咖啡的那个人。」

我抬头,跟着雨欣姐的目光望着跟客人打闹的筠熙姐。雨欣姐的目光温柔,幽深的目光就像那片大海,全是筠熙姐的身影。

好不容易,走在一起。

「好啦,小左,妳的老师来接妳了。」

闻言,我转头,果然看到老师的小白车安静地停在店门外,总是那幺準时,安静地等着我。

我起身对雨欣姐感激一笑,「虽然我可能还不太明白雨欣姐跟我说的话,但我觉得好多了,还有,我很喜欢红茶拿铁,黑咖啡苦死了。」我吐吐舌。

乖尿出来我要看_bl被绑在机械椅上 情感 第3张

雨欣姐噗哧一笑,对我摆手示意要我别让老师在外等太久。

「阿左。」一听见许海岑的声音从后头而来,我滞于推开玻璃门的动作,停下脚步转头。她走到我身旁忽然勾住我的手臂,似笑非笑。

「欸?干嘛?」我微愣。

「不行?」她轻抬眉梢,又挨得更近些。

「我是没差啦,随便妳。」她浅浅一笑,总觉得那笑容有点狡猾……于是我跟她一起走出咖啡厅,她忽然靠在我的耳边低声,「明天见,我要火腿蛋饼。」话说完后人就走了,留下错愕的我。

「妳怎幺知道我都自己买早餐?」我朝她背影扬声问。

「就是知道。」她回头对我笑一下,直到她背影远得再也看不见时,我轻吁口气走向小白车。打开门坐进车内时,不知道是不是天色过暗,总觉得老师的侧脸有些阴翳。

「老师等很久了吗?」

老师淡淡地瞥了我一眼,「还好,繫好安全带。」那不冷不热的语调让我觉得有些、有些冷寒啊

若是平时老师总会愉快地与我寒暄几句,今天却特别沉默,我不断想着底哪里惹老师生气了?我又做错了什幺吗?

耐不住这样尴尬的沉默,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老师妳不开心吗?是不是我惹妳生气了……」

乖尿出来我要看_bl被绑在机械椅上 情感 第4张

我细细观察着老师的神情变化,只见她安静半晌,潦草地勾起笑。「没事,只是今天太累了,学校生活还适应吗?有没有人欺负妳?」

「还可以啊,班上同学对我也不错,没什幺特别的事。」

「那妳跟许海岑感情好吗?」老师边打方向灯边从后照镜看着我。

「称不上感情好,不过我觉得她是很特别的人。」

「特别?怎幺说?因为她是校花吗?」老师轻轻笑。

「原来她是校花啊?倒也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只是觉得特别喜欢弄我,我也觉得奇怪,好像我们认识很久了一样,但明明是最近才认识啊。」迎上镜中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眸,心跳猝不及防地漏了一拍。

老师用眼神无声地要我继续说下去。

「就像刚刚许海岑要我明天帮她买早餐,或是突然抱住我,有时候她也很爱摸我的头,我总觉得她把我当成她宠物了。」细数完许海岑的种种恶行后,不经意对上镜中深沉的目光,我不禁止住话,噤声不语。

一股冷寒随即从背脊爬上,我摸了摸手臂的鸡皮疙瘩,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见到老师眼底一闪而过的戾色,掺杂些不明不白的情愫,我无法理解。

老师低下头,垂眸低笑,「总觉得……对妳而言特别的人很多。」随即轻笑几声,却让我觉得有些难过。

为什幺?为什幺老师总是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悲伤呢?

乖尿出来我要看_bl被绑在机械椅上 情感 第5张

「到了,回家小心哦。」老师摸摸我的头,我看着这样的她有些失神,当那股清香凑近时,我不禁屏气。

「别紧张,我只是帮妳解开安全带。」

我僵着身体不知所措,好近,真的太近了……髮丝滑过感官,我有些失神,耽溺于她的温柔之中,渴求着跳出水面的冲动。

「妳真的觉得……我是个好老师吗?」

突兀的问句使我回神,我不假思索地回,「当然!」

老师身子微微一僵,抬起头像是叹息般地笑,「明天见,晚安。」

「哦……明天见。」我打开车门走下车,不时回头看向老师,我说错了什幺吗?直至我走上楼回到房间,拉开窗帘时,老师的车仍然停在那没有离开。

老师,妳到底在想什呢?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86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