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十二月是个圣诞气氛浓厚的月份。

很快地今年即将结束了,看着黑板上尚未被值日生擦去的字迹,那是老师留下的双曲线与渐近线,我拿出手机按下快门,默默地收在心里。

我不禁想,那是不是老师想对我说的话呢?再怎幺接近也不会相交的渐近线,是我跟老师的关係吗?

随着上课钟声响起,我走回来位置上,老师也抱着一叠考卷走进教室,休息了两天,老师的气色明显好多了。

「我现在把考卷发下去,写到四十五分交换改,课本与讲义都收起了。」我凝视站在讲台上的她,那天初遇的情景猝不及防地佔据思绪。

我终于找到妳了,是什幺意思呢?那是我与老师的第一次相见,如今回想起来,却觉得她眸中藏了我看不清的情绪。

老师总是给我很寂寞的感觉。

我曾为她不经意流露出的哀愁感到心疼,此刻我仍无能为力,无法改变她。我曾想过,我要努力成为照耀她的太阳,事实证明,我给她的仍是永无止尽的阴暗……

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情感 第1张

「思婷,少一张考卷。」坐在我前方的同学如此说,随即举手,「老师,这里少一张考卷。」

话落,老师便站起身,从讲桌上那叠考卷中撕下一张,走下台缓步而来。

我忽然想起很多事。

老师曾说过,无论我身处何地,她都能找到我;即使我藏在茫茫人海之中,她也一眼看到我的身影。

我有一段挥之不去的过往,那年的分离对我而言撕心裂肺,后来老师出现了,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没关係。她用她的温柔,抚平了我的伤痛。

然而现在……老师,似乎也成为了我心里另一道伤口。

老师将考卷放在我桌上,我忍不住抬头看向她,她没有多做停留,转身走回讲台上。我轻轻叹口气,顺手将考卷摆正,低头準备开始作答时,一行秀丽端正的字迹吸引了我的目光。

『圣诞节我想跟妳一起过,时间留给我,好吗?』

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情感 第2张

我捨不得擦去这行用铅笔写下的字迹,乾脆偷偷拿出手机迅速拍下,我这才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一阵突如其来的震动差点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低头一看,久违的对话窗令我一怔。

『不专心写考卷,偷拿手机是不行的哦。』

我抬头,果真见到了老师含笑的目光,一扫我这几日的阴霾,心情顿时欢快几分。。

『没事了吗?』我回。

『我有说过会没事的,妳快写考卷,圣诞节见。』我收起手机,藏不住的笑意渐浓,面对恼人的数学我第一次写得这幺愉快,交换改之前,我轻轻擦掉了铅笔字迹,但我对老师的感情是不会被擦去的。

中午许海岑又来找我蹭饭,啊不,是强迫我跟她一起吃中餐。其实我很开心我们的关係没有因为老师而有所改变,也许这样想的我很自私,但我真的希望能跟她继续当朋友。

许海岑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孩。她的超龄偶尔会让我有些恍惚,不禁想她的一意孤行与随心所欲到底是经历过了什幺,才会如此。

「看起来没事了?」许海岑突如其来的问句差点让我噎到,我不敢置信地抬起头,脱口而出:「妳怎幺知道?」

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情感 第3张

「妳以为妳的心思很难猜吗?」她稍稍抬起的眉梢彷彿鄙视我。我嚥了下,微笑点头:「我想是没事了。」

「没事就好。」她淡应。

「那妳跟社长学姐还好吗?」自从眼前的小女王生日过后也快两个月了,除了听闻社长跟她再次告白以外,似乎没有其他风声了。

「不都那样吗?」许海岑垂眸,冷淡的神情似乎掺了些暖意。「圣诞节她邀我出去,我答应了。」

「真的?那太好了,不过妳别把人家气死就好了。」我忍不住调侃几句,不意外几道冷光扫到我身上,我打个冷颤。

「今天能跟妳一起去咖啡厅?」许海岑收起冷箭问。

「今天?好啊,妳是想念我的特调了?」

「不,我比较想念阿杰做的焦糖玛奇朵,我的胃经不起一再的折腾。」看吧…..没说几句话我就觉得快吐血了,这人还是这幺直接的伤人啊哈哈…..

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情感 第4张

放学与许海岑相偕走进了咖啡厅,阿杰稍稍讶异地看着我们,很快地又歛去了情绪,转身洗杯子。我呢,则是赶紧走进休息室换上制服,看了看四周,似乎没见到雨欣姐她们。

「去超市了,还没回来。」阿杰道。

「知道了。帮我做一杯焦糖给许海岑。」站在收银檯前环视整间咖啡厅,真的越来越有过节气氛了,离老师约定相见的日子也快到了。

店里一如既往地忙碌,直至晚上八点雨欣姐她们才回来,不过两人脸色都不甚好看,鲜少看见她们如此,我有些吃惊。

见筠熙姐直接上楼一脸不悦,再看了看雨欣姐满脸无可奈何,难道在超市发生什幺事了吗?可能是我就如同许海岑所说的,我的心事总写在脸上,雨欣姐想必也看出来了,她仅是摸摸我的头后走进休息室。

「阿杰,你知道怎幺了吗?」我凑到她身边低声问,却见他不置可否地微笑:「再过五分钟筠熙姐就下来了,你信吗?」

啊?难道是我多虑了?但是……好吧,不到五分钟筠熙姐还真的跑下楼直接略过我们走进休息室,并且锁上了。

我只听到这幺一句「妳怎幺可以不上楼安慰我?」我想撞豆腐的心都有了……阿杰忍俊不住,耸肩,「看吧,她们两个吵不起来的,不过,妳呢?」

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情感 第5张

我微微一滞,没料到话锋会转到我这,且他递来了一杯黑咖啡,我不禁苦涩一笑,接过。杯中的沉黑如片夜空,我想起了老师与这段躲躲藏藏的日子。

「其实我猜不透老师的想法。」我不敢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但面对阿杰我却很心安。「前阵子我跟老师的关係好像被一个男人发现了,但也就只有这样……我不知道事情是真的落幕了,还是另有蹊跷?老师这阵子对我也是忽冷忽热,有时候让我觉得……其实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她。」

我以为阿杰会笑我多虑,却只听他淡淡一句:「直问无妨,人心不是用猜的,是用心感受。人跟人之间就是要沟通啊,不是吗?」

「是啊……」我低头凝睇杯中的黑咖啡,唇凑近杯缘,仰头饮尽。其中涩味并无差异,但似乎没有这幺难嚥了。

许海岑一直等到我下班后才愿意离开,我便与她肩併着肩走在清冷的街上,直至分离的十字路口后,我才目送她离去。

没有老师接送的日子,我自然只能仰赖公车了,于是我转身走向公车站,独自一人穿梭于人群之中,见两旁商店挂起了不少的圣诞装饰,走过琳瑯满目的橱窗,我总想着也许哪天我也可以跟老师来逛逛。

当我这幺想时,一抹熟悉的人影竟从一旁的巷口走出,我停下脚步,不敢置信。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大衣、熟悉的侧脸……我不可能认错!正欲上前叫住老师时,她身边竟多了一个男人。

而那个人,竟肆无忌惮地拥着老师入怀……在他们身后的我显得滑稽可笑,我深呼吸,转身离去。

太大了太粗到底了_浊白硬从花壶里 情感 第6张

我以为我很愤怒、很错愕,却只有满腔的怅然,仅此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88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