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喜爽~h高_继夫H

夜幕是漆黑不透光的绸布,扯满天际,无月的夜,点点星子散布在黑幕上,点亮了些许夜色。

聿亟琌在凌烨姬位于二楼寝殿的窗外乔木枝桠间静静躺着,守着夜。

来人踏着轻功,聿亟琌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他翻身一跃,正落在了来人的身前。

「谷涵,你竟捨得离开左殿,到靖翠殿来?」

聿谷涵知道自己的行蹤无法瞒得住大哥,他也明示了他的来意:「要找大哥你,能不来靖翠殿吗?」

「找我?」分处左右两殿,其实他们见面的机会很少,什幺事让他特地来找他?

「今日凌烨姬请王上让大哥出征,这是不是代表着她的野心?大哥,你真要无视她的野心带来的危机?」聿谷涵想起了今日凌烨姬请兵剿寇,是明明白白的野心。

聿亟琌没有要聿谷涵改口,正如他从不曾称凌靘瑶为一声公主一般:「我为何要压抑公主的野心?凌靘瑶不配当一国之君,要处理政事、要逐鹿中原、要运筹帷幄,那个任性刁蛮的凌靘瑶做不到。」

「即使会带来歧兰国的动蕩?」

聿亟琌冷然一笑,若歧兰国易主了,那更好:「你何以认为,我会在乎歧兰国是否存在于这片神州大地之上?」

「大哥?」聿谷涵不明白,大哥明明是忠心的,为何会口出犯上之语?

小喜爽~h高_继夫H 情感 第1张

「这歧兰国凌王本就名不正言不顺,若王上一意孤行,真要弃了公主而选了凌靘瑶继位,那歧兰国易主,将是不久的将来了。凌靘瑶主政,挡不下他国的进犯。」

「大哥,有时我真不懂你,歧兰国易主了,你的公主就不再是公主了,你不在意?」

聿亟琌仰望那扇窗,窗里是他至爱的女人,他该死的太在意了,谁都不会比他还在意,在意到放弃了一切、更背弃了所有:「歧兰国的未来若要留在凌氏的手中,我只希望看见公主成为女王,若不是……那这歧兰对我来说,再没有依恋了。」

聿亟琌的话令聿谷涵胆颤心惊:「大哥,我不希望有兄弟相残的那一天。」

「为了你的公主,你盲目了,江山交给她不是歧兰之幸,更何况……你心心念念着的都是凌靘瑶,就不在乎伶儿的想法。」

「伶儿能有什幺想法?她是公主的隐身卫,当然也只会是保护公主一个想法而已。」

聿亟琌回想起当年,怀抱中的女婴及幼童,如今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聿伶儿及英姿焕发聿谷涵,他只是意义深远的一句问话:「谷涵,我问你,如果伶儿与你之间没有这层血缘,你是不是就能看得懂伶儿的心思?」

「这个假设不会成真,我又何必费心去想。」

「谷涵,安抚不了伶儿,那后果绝不会是你乐见的,我言已至此,你好自为之吧!」

聿谷涵扣住了聿亟琌的前臂,不让他离去,儘管他知道自己不是大哥的对手,拦不住他:「大哥,你没有承诺我。」

「承诺?我已经承诺了,需要我再複述吗?这歧兰之主若是凌氏,我只接受凌烨姬成为我的女王。」

小喜爽~h高_继夫H 情感 第2张

「大哥!」

「谷涵,与我去一个地方吧!我让你知道我的决心。」

聿谷涵不解,却是鬆开了手,聿亟琌逕自转身,带着聿谷涵往王宫禁地而去。

「这……是禁地!」聿谷涵见聿亟琌停在了禁地宫门前,惊愕的问出声。

守门的侍卫见是聿亟琌,竟是一併足、一颔首,退开身子让聿亟琌进入!聿谷涵对这境况留了心,这样的行礼仪式,是大哥的麾下独有的,莫非……大哥已掌握了部份王宫之中的禁卫军?

禁地之中只有一间破败的旧宫,不用细看便可看出曾遭祝融,这里曾是歧兰王宫的权力中枢,是前主聿王的王宫。

「当年的事变之中大火烧了一半的王宫,所以凌王将完好的半边王宫重新扩大修筑,这烧过的半边,就成了禁锢一个人的废墟。」

「这里关了一个人?」聿谷涵跟着大哥的脚步,走到一间勉强算是没遭火劫的宫殿,殿门口,依然是行着聿亟琌麾下独有之礼的侍卫。

「这里名为坤仁殿,那人便被关在这里。」

聿亟琌点亮了墙上火把,火光映照满室,看见了瑟缩在床上,尚未就寝的男子:「王子殿下……夜深了,该就寝了。」

被唤为王子的男子抬眼,看见了熟悉的人,终于露出了宽心的笑容,但依然是精神失常的模样,他翻下床,跪伏在聿亟琌身前:「王子殿下千岁!王子殿下千岁!王子殿下千岁!」

小喜爽~h高_继夫H 情感 第3张

「王子殿下,我不能常来陪你,你乖乖的天黑就睡好吗?」

似是听懂了聿亟琌的话,所以当聿亟琌扶起了失常的男子,让他躺回床上,为他盖好了被,将他的双手置于被上时,他便乖乖的閤上眼,聿亟琌轻拍着安抚他,在聿亟琌的安抚之下,男子终是安静了下来,不久后,便沉沉睡去。

「大哥,这人是谁?为什幺你唤他为王子,他也唤你王子?」

「这人是聿王之子聿曜文,他的精神失常,被禁锢在这里二十年了。」

「他就是前朝王子!」聿谷涵曾听说王上留了前朝王子一命,只是聿谷涵从不曾见过,原来是被关在此处。

「他一出生就被摔伤了脑子,智力迟缓,常人十岁,他才长了一岁,他终其一生,都会是这孩子模样。」

「怎幺可能,我听说前朝王子不但生来聪慧过人,而且自幼习武,虽然也听说了事变之后他便失了心,但也不如大哥你说的是出生时的意外啊!」

「你见过前朝王子?」

「今日之前不曾。」

「那便是了,听说只是听说,你眼前的便是事实。」

聿谷涵不知道大哥为何会知道这整个王宫里不知道的祕辛,但他无意深究,他只想知道,大哥带他来见这前朝王子,有何目的:「大哥为何带我来见他。」

小喜爽~h高_继夫H 情感 第4张

「我要让你知道,凌王是拥有何种心肠的人,要让你知道,为了不应了咀咒,现在的他还介意着人言可畏,不会伤害公主,但真到了那一天,他不会心软。」

「咀咒?什幺咀咒?」为什幺今天大哥的神情,和平常很不一样?

「你想知道当年聿王死时,是什幺景象吗?想知道凌王夺走聿氏王权时,是如何对待前朝之主的吗?」

「大哥……」

「他将聿王王后强拉进寝殿,在她的夫、她的儿面前,强夺了王后的清白,满足了淫欲后,又一剑杀了聿王,聿王王后不堪受辱以她的血立誓,立了凌氏王朝不过二世的血咒之后,便跳楼自尽了!」

「怎幺会?王上不是这样的人啊!」

「你知道他怎幺对待那个当年才五岁的王子吗?」

聿谷涵望向静静的躺在床上的聿曜文,失了心也好,他才能如此安稳的睡去:「他不是活了下来了吗?」

「他被凌王下令净身,永世为宫人,净身后要送入王宫中当差,才发现他失常的神智,天可怜见,若不是心智俱丧,他不是终身在王宫中羞辱的成为宫人,便是会被凌王以斩草除根为由,取了性命。」

聿谷涵不敢置信的望着他的大哥!不可能!王上不可能是这种人:「不可能!不可能!」

「当年的叛变死了很多人,但不全都是为了保护王室而死的,大多数的人,都是被凌王没有理由残忍杀害的。」

小喜爽~h高_继夫H 情感 第5张

「大哥你莫要污蔑王上,王上叛变的理由很充份,那就是聿王荒淫无道,聿王后本是他的爱人,却被聿王强夺,王上忍辱负重就是为了复仇及夺回爱人,没想到王宫发生了大火,聿王后没能逃出,连聿王子也失了心,国不可无君,王上才被歧兰所有掌有兵权的将军推举,成了歧兰国主君。」

「聿王荒淫无道?你可知聿王后从未爱过凌王?聿王他一生只做错了一件事,就是他宠信错了人!」

「我……」

「谷涵,为夺王权,凌王连给了他万千恩宠的聿王都能逼杀至这境地,你说,他会让聿王后的咀咒应验吗?为了避免「惊世公主」的预言,必要时,他不会对我的公主心软,公主是我的爱,就算背弃了一切,我都会护她。」

聿谷涵一直以来的认知,被大哥颠覆了,他只是跟着大哥转身,无力的走出禁地。

「大哥……这该是祕密,你如何得知的?」

「你忘了我们的出身?我们能得以进宫保护公主,就是我们都是王宫戍卫监长大的孩子。事变发生那时,你还小、伶儿才刚出生,但我已有记忆了。事变发生时,王宫内就是一场大屠杀,我抱着你及伶儿,躲在橱柜之中才逃过一劫。」

戍卫监,王宫之中收留失亲孤儿的一个机构,里头的孩子以训练成保护王族的死士为目的,是自有歧兰王国就存在的机构,戍卫监从来只出护卫,鲜少出过能力足以为将的能人,整个戍卫监百年来只出过五个,聿亟琌及聿谷涵就是其二,而聿谷涵知道大哥的能为还不止如此,他韬光养晦的目的聿谷涵不明白,或许是为了能守在凌烨姬身边吧!

但聿谷涵知道,他的大哥聿亟琌出可为将入可为相,绝不是只能待在凌烨姬的身边,当一名护卫而已。

「大哥,我的公主……也是无辜的啊!」

「只要她不阻了我的公主前行的道路,我便容忍她。」

小喜爽~h高_继夫H 情感 第6张

这样的承诺,完全安抚不了聿谷涵。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56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