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纪谨绍不多久立刻进王宫求见了,当凌烨姬让人去请纪谨绍入殿时,聿亟琌正要离开,凌烨姬要用的计,他不能在场,所以他要隐身在屏风之后,不现身,又能掌握情况。

只是当他正要闪身至屏风之后时,凌烨姬突然拉住了他,无预期的送上了她的唇,聿亟琌傻了,一时没有反应,当然也没有回吻她。

凌烨姬退开身子,看见他的不明白,她轻轻一笑:「如果有必要送出这对唇瓣,我希望,第一个拥有它们的,是你。」

那双唇,犹带胭脂香气,却没有久被香料侵蚀的粗涩,女子久用胭脂,却不知道胭脂染过的皮肤,久而久之便不如初生的细嫩,但凌烨姬不能染尘,所以所用的胭脂大多是天然染物,肌肤如雪,不只是说她雪白的肤色而已,更说明了她的肌肤像雪细緻,一碰,好似就要化了。

见他面露怆然,凌烨姬有一瞬间报复的快意,他最近变了,对她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如今见他如此,她竟有了一丝快意。

是啊!这才是我的琌,情深意切的聿亟琌。

「琌,快退吧!」

聿亟琌这才知道,若她真用美色诱引纪谨绍,他有多不悦,他正想要教凌烨姬别的方法,就听见了纪谨绍走进的声音。

他握起拳,不甘心的退至屏风后,他告诉自己,要忍,只是一个吻而已,就算纪谨绍要的更多,凌烨姬也不会让他如愿,而一切功成,他不会留纪谨绍的命,就一个吻……而已。

纪谨绍没来得及看见退至屏风后的聿亟琌,所以当这回入殿没有见到聿亟琌,而且凌烨姬还退了一殿的宫人、侍女,说要与他密谈时,纪谨绍是受宠若惊的。

可……他望向殿上的凌烨姬,那仪态万千,满是公主威仪的女人,怎幺也不像是準备与他说贴心话的女人……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1张

看着凌烨姬收起过去见纪谨绍的那娇媚模样,端起这副公主架子时,聿亟琌突然明白了,这位公主方才是在诓他,而他傻傻的中计了。

这公主……聿亟琌笑得自豪,这是他的公主啊!他方才要教她的方法,她根本不需要听,因为她自己已经会了。

「大公主急召微臣,是有何要事呢?」不怪他如此想,凌烨姬的神色太严肃,彷彿有国家大事要交代一样。

「纪卿,我是一个十分不得宠的公主,你知道吗?」

「大公主为何要如此说?」他当然明白,却不愿听到凌烨姬如此自弃。

「茂江每年大小水患不断,我有一法,比修筑堤防更来得及在今年强汛期前化解水患,但我知道父王他不会听我的,这个治水之法,无用武之地。」

「惊世公主」是王族里的祕密,但身为国相怎会不知,身为国相之子,怎会不曾听闻?

「王上也是受预言师所惑,若大公主一心为国,王上总会明白的。」

凌烨姬知道,纪谨绍果然是听见过那个预言的:「但百姓不能等,我有为百姓担忧的烦恼,父王却担忧预言师的话。」

「微臣虽人微言轻,但定会为大公主周全此事,想办法说服王上改变想法。」这难道就是大公主找他来靖翠殿的原因,他纪谨绍何德何能?莫非是要他回去跟父亲说,让父亲对王上上谏?

「来不及了!百姓的性命要紧,所以我希望,把我的治水之法,以纪卿你的名义,送交王廷。」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2张

纪谨绍有些自嘲的笑了,他都说了他人微言轻:「大公主,如果这是好方法,王上断不会弃百姓于不顾,不用大公主之法的。」

这是当然,聿亟琌也想到了,如果凌王会接受,那也会以他的国策颁布,那达不到凌烨姬想将贤明之能远播,让百姓的舆论迫使凌王不把她嫁往他国的目的。

凌烨姬依着聿亟琌的话,这幺对纪谨绍说了:「我的方法……要付出的代价太大,虽然是好方法,但因为我惊世之名,父王有可能宁可不用。」

「到底是什幺样的方法?」

凌烨姬拿起主座旁几上的一卷纸轴,走下殿来,交给了纪谨绍。

纪谨绍摊开,是凌烨姬依着聿亟琌画下的北方新疆域图,再画了一次的新图。

「这是……?」

纪谨绍不解了,他游历四方,对于疆域图自然是很有研究的,但这并不是目前的疆域图,这条江,不像茂江。

「我的治水之法是疏,这是疏江后的新疆域图。」

凌烨姬将聿亟琌告诉她的治水之法,告诉了纪谨绍,纪谨绍迟疑了,是个方法,但他做得到吗?他的地位,比得上那些封邑主吗?

而这幺冷酷的方法,竟是大公主想出来的吗?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3张

「微臣的话,王上就肯听吗?毕竟那些封邑主,个个是开朝功臣。」

「纪卿,我只问你一句,你这回回国,国相要你向我父王告假,别有用意是吧!」

纪谨绍闻言,不禁一獃,大公主久居深宫,竟只因为他当时的一句话,就猜出了父亲他别有用意?

「大公主……为人父者,都是希望孩子能成就一番大事业的,父亲他认为我现在的官职倒像玩乐,而不是为王廷做事,所以,他希望我能进内廷为官,倒不是什幺……『别有用意』。」

「那我这个方法,正可助你进入内廷,谋得重要官职,你不试?进入内廷,你便可长久留在京城,你不愿吗?」

长久留在京城?是啊!那幺要进王宫,就更方便了,他……又可更接近他的公主一步了啊!

「微臣当然愿意,微臣立刻上书予王上。」

「等等,别急!」

聿亟琌的计,又怎可能这幺浅显,纪谨绍何许人也,他不一定能说服凌王。

「大公主还有其他交代?」

「你不能用你的名义上书,正如你方才说的,你目前在我父王眼中的地位,不一定能胜过那些封邑主,但有一个人可以。」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4张

「难道是……我父亲?」

「是的!国相可以,最难的第一步,由国相来为你完成,此法成了,国相既对纪卿你有着期望,必会趁机告诉我父王,这治水之法出于你之手,届时,你便能进入内廷,谋得高官了。」

父亲对那些封邑主,多是当初助王上夺得王权有功,但实际上对国政却无太多建树,却能坐享高官厚禄,早有不满了,若甘心服从王上命令的便罢,不服的,父亲想必也是对他们除之而后快,这计,父亲肯定会同意。

纪谨绍露出了豁然惑解的笑容,大公主……真是一名女孔明啊!

「微臣这就回去,告诉父亲大公主的大计。」

「不行,我说了,要用你的名义,即使对国相,都不能说是我的计,国相忠君,如若也忌我惊世之名,便不会同意用此计,此计成败一线,并不是万全。」

「这……微臣怎幺能明明用了大公主的计而不说,只顾自己的仕途?」

凌烨姬此时,收起了公主之姿,是了!聿亟琌淡淡一笑,凌烨姬果然知道,美人计要用在什幺时候,牺牲的最少,得到的最多。

「纪卿,我不是那幺善良的女人的,我是在利用你啊!」

「大公主何出此言?这怎幺是利用?」

「我当然不能把这计白白让你用,我是利用你,让这计能成,然后希望你再私下放出此计是我所想的传言。」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5张

如果是如此,那他当然肯为大公主做,怎幺说是利用?

「大公主多虑了!这怎是利用?」

「我是为了自己,才拜託你这事,我知道我使这计太坏,但为了我的未来,我不得不利用你,我不想远嫁他国啊!」

远嫁他国四个字让纪谨绍心中大惊,什幺远嫁他国,他不要,他不要再也见不到大公主:「大公主别再说什幺利用,这是微臣甘心为之的。至于远嫁他国……大公主能明白的告诉微臣,这是何意吗?」

凌烨姬拿起淡紫色的丝绢,压了压眼角,拭去了方夺眶的泪,又强打起精神,维持她的公主之仪,那模样,令纪谨绍揪心。

「我这惊世公主留在国内,既然会为歧兰国带来亡国之祸,我父王当然是想着要把我远嫁他国的。」

「可并没有听说有他国王子前来求娶啊!」

「我的成年礼大典,各国来使全是王子及亲王,你觉得呢?」

这……这原来就是王上的意思吗?把大公主当成待价而沽的珍宝,送到他国,得到最大的利益。

「怎能如此?怎能!」

「所以纪卿你帮帮我,别让我出嫁,我要父王即使忌我,不让我留在王宫内,也要对我划邑封爵。我要先成为封邑主,再成为歧兰女王,我生在歧兰,绝不成为他国的后妃。」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6张

大公主在请求他的帮助,他怎可能不帮,帮了,她便会留在国内,他要见她,也容易些。

「我会帮!大公主,我该怎幺帮妳?」

「疏江是大工程,不能有人谋不臧的情事,所以我希望你亲自前往督导,是你的治水之法,百姓必定十分感谢你,届时你要为我收买人心,偷偷放出这治水之法,其实是我的办法的消息。」

「这不难。」

「然后……」凌烨姬欲言又止了,她转过身,装出一副极为为难的样子:「算了,这一点还是别做了。」

纪谨绍急了,忘了礼教的拉住了凌烨姬要转身走开的手臂,阻止了她:「大公主您说吧!微臣听着呢!」

「这治水之法成功了便罢,万一失败了,过错全都是你扛,我怎能在功成的时候,要你把功劳归我,败了,却让你一人承担?」

「大公主放心吧!我乃国相之子,至多被贬黜当一个芝麻小官,丢不了性命的,但大公主若真远嫁他国,可就要了微臣的命了。」

凌烨姬满是被他情意所感动的样子,幽幽开口了:「有的人,即使只是我的朋友,都愿为我赴汤蹈火,有的人,连要给他王夫之位,他还不屑……」

聿亟琌闻言挑起了眉,这话可不是他教给凌烨姬的,这是她刻意说给他听的,在指责他的无情是吗?

所以……聿亟琌才会没守在大公主的身边,他们吵架了是吗?而大公主愿意对他说这些,是代表了他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是吗?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7张

「大公主,您说吧!微臣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我要你功成之后回来,当场辞退我父王的奖赏,说出这治水之法是我的主意,要我父王要嘉赏,就给我爵位。这幺做你可愿意?」

「微臣当然愿意!」

「谨绍……我对不住你……」

听见大公主竟是唤了他的名,纪谨绍失了分寸,立刻搂住了眼前这软玉温香,他要她!就算她的心里只有聿亟琌,他还是要她,他要跟聿亟琌竞争。

「谨绍,你不怨我吗?」

「怎会怨,为了大公主我愿做任何事?只希望到时王上,肯听微臣的建言。」

「他当下不会肯,但那时疏渠区的百姓的舆论就会迫使我父王接受。」

「如果王上还是忌着『惊世』预言,不肯呢?」

先得到了纪谨绍的心,接着……就是要重重泼他一盆冷水,让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但却还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得到他所想的。

凌烨姬知道现在就是时候了,一盆冷水正要浇下,突然间,她有些似曾相识……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8张

她好像,也走进了这样的一个计里,那个人,不是也先给了她深深的情意,然后,突然变得……若有意,似无情。

「大公主?」

纪谨绍的声音让凌烨姬回神,现在她不能想,她得应付纪谨绍。

「这计当然只是其一,还有其二,这一点,聿卿会与你配合。」

听到聿亟琌的名字,纪谨绍身子一僵,放开了凌烨姬,终究她的计里,还是有他的。

「聿将军也会配合?」

「谨绍,如果有一天,国相对你说了有关贺阳寨之患时,你要告诉他,聿卿之能足以剿寇,国相定会忌讳聿卿是我的人,你要说服国相,就说聿卿他在靖翠殿中郁郁不得志,想成就一番大事。谨绍,这很重要,你一定要说服国相,我的手下不能没有人,文有你,武有聿卿,才保得住我!当聿卿有了功绩,他会跟你一样,流出认我为主的传言,一直被贺阳寨骚扰的边境百姓,才会加入希望我封爵留在歧兰的舆论之中。」

纪谨绍就是不愿聿亟琌也是这大计的一部份,因为如此,他就不是大公主的唯一功臣了。

「聿将军真肯为公主牺牲至此?」

凌烨姬此时落寞的神情,再次揪紧了纪谨绍的心,大公主是怎幺了,怎幺是这幺自怜自弃的神情:「大公主……」

「是啊!他会牺牲,他是军人,自然是希望在沙场上报效国家的。」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9张

他们之间一定出了什幺事,纪谨绍很想问,却知道自己不该多提,可就在此时,凌烨姬却问了一句让他错愕莫名的话。

「谨绍,如果是你呢?你会愿意当一个王夫吗?」

因为被问得太突然,纪谨绍愣住了,没有立刻回答,却见大公主转了身,幽幽的、轻轻的说:「瞧我问了什幺!谨绍你当没听到吧!」

「我愿意!只要女王是大公主妳,我愿意。」

纪谨绍将凌烨姬转了个身,却见她急着想隐藏的泪水,他俯下身子,就要吻上凌烨姬,凌烨姬双手搭住了他的肩,别开了脸:「别!我……我心里还有人……」

「我知道!」纪谨绍放开她,拉开了距离:「但你们之间有了问题,不是吗?」

「我……」凌烨姬再次转过身,轻拭着眼角的泪:「为什幺有情的是你……」

「大公主,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让妳看见我的决心!大公主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听着纪谨绍离去的脚步声,凌烨姬心中的怆然是真的,她坐倒在地,真真饮泣出声:「为什幺,有情的不是你。」

聿亟琌的手扣住了屏风支架,泛了白,他还得维持若即若离,还不行,他还不能再进一步,在凌烨姬陷的更深之前,不行。

但谁来告诉他,他还能忍得了多久?

情感口述车上_口述他在摩托车上进了我 情感 第10张

凌烨姬听见了聿亟琌离去的脚步声,他听见了那句话,却没回应她。

他是怎幺了,之前那深情的模样怎幺不复见了,是她误解了吗?那她为什幺不在未深陷之前就看清,要到现在深陷他绵织的情网之后,才看清……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356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