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受的饥渴日常_衣不蔽体勾人睡(h)

第九章:正确的事

用完晚餐以后,汪琳与杜日恆告别,各自返家。

回家的途中,汪琳不禁回想着这一整天所发生的事,包括杜日恆在学务处为她说话、为她掉泪、两人放学后一起用餐,甚至是她自己主动和对方聊自己的家庭背景。

这一切,对汪琳而言都是第一次。

其中又尤其杜日恆在学务处哭喊着的那一幕,是那样深深地刻划在心头上,甚至有着某种神圣的意义。

从来没有任何人这样真挚地信任着自己。

出于某种无法言说的原因,或许是那种被相信着的感觉太过美好,汪琳惊讶地发现,和杜日恆相处,竟会是那样地自在。

她可以在杜日恆面前轻易地展露自己本已誓言不会再于任何人面前显露的脆弱与柔和,她甚至可以毫不迟疑地也对杜日恆投注百分百的信念。

yd受的饥渴日常_衣不蔽体勾人睡(h) 情感 第1张

「她不会丢弃我的」,这样的声音彷彿是与杜日恆处在同个空间时,自带的背景音效,像个强心剂似的不断巩固汪琳对杜日恆的喜爱。

就算这只是个幻想,汪琳仍然心甘情愿。

她从前不觉得自己多需要朋友,为了利益而结伴的事情她看多了、为了服从多数而伪装自己的情形亦然,汪琳儘管厌恶,却也是无可奈何。

直到她认识了杜日恆,才缓慢地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是不需要朋友,那只是习惯了独自一人,并且不断说服自己的结果。

睽违的被认同的感觉,实在是美好的,儘管她明白这份似乎能萌芽成友情的关係是多幺的得来不易,更明了自己不可能总是靠着他人的喜爱去找到快乐。

回到家,汪琳的外祖父如往常一样的不在,汪琳一面想着他或许只有需要钱或是没赌局时才回来,一面将客厅茶几歪斜的几个啤酒铝罐随手拾起,拿到厨房丢。

汪琳知道弟弟在房间裏头,不是在看企鹅动画就是在忙他的十字绣。

无论是外祖父还是弟弟,那俩人对汪琳来说都是十分可预测的。

yd受的饥渴日常_衣不蔽体勾人睡(h) 情感 第2张

可讽刺的是,这种可预测性反而使汪琳感到郁闷与哀愁。

她恨啊!恨那对抛弃了她与弟弟的不称职的父母亲、恨那个本该代替双亲照料他们却变成了最令人无法负荷的外祖父,甚至她恨自己,怎会就算如何的努力却不能够解决日常裏头大大小小的麻烦。

她唯一不恨的,大抵就是汪祈了吧。

叫她如何去恨他呢?他是整个家中最最无辜的。

汪琳轻声叹息,跌坐在沙发上。

唉,她也恨这沙发,总是充满着与外祖父身上相同的酒气,以及惹人生厌的汗臭味,可她又能怎幺办呢?汪琳环顾这个她生活了十八年的空间。

这称不了家的住处是当年外祖父母结婚时候买下的,三十多年屋龄的老旧小公寓二楼的其中一户,空间并不算大。

汪琳外祖母生下汪琳的母亲,一家三口就这样生活着,原先应曾有过快乐的。

yd受的饥渴日常_衣不蔽体勾人睡(h) 情感 第3张

可当外祖母因癌症逝世,外祖父变得意志消沉,工作不顺遂,最终遭受裁员。

自此以后,他开始酗酒,甚至接触了赌博,原先是想藉由赌博赢钱来「提振家里的生计」,然而,渐渐地,原先为了家里着想的心被单单只想要赢钱的欲望给取代,最终却几乎要倾家蕩产、彻夜不归。

那时,汪琳的母亲正值高中的青春年华,本该安心读书、享受年少,却碍于没人照顾,外祖父又从不留备用钥匙给母亲,她便总是得瑟缩在自家门前,承受饥饿与没有书桌的辛苦,边念书边试图不去聆听自己正咕噜怪叫的肚子。

隔壁的年轻上班族夫妇看她可怜,总是在下班回到家时赶忙热点饭菜给汪琳的母亲吃。

这样崎岖的成长,也如同外祖母的癌细胞一样,顽强而固执地蔓延至下一代的生命。

母亲大抵是过倦了困苦且无趣的生活,没继续念大学,自个儿去当年少女间盛行工作的泡沫红茶店打工,认识了汪琳于中型企业上班的父亲,俩人很快陷入热恋,进而快速地去登记结婚。

女儿自己去外头工作、家里有了经济来源,后来又来了个也有着基础经济能力女婿,虽不到富有,但毋须再那样为钱烦恼,这使得汪琳的外祖父一度彷若又回到当年与外祖母相恋时那样和乐又平易近人的绅士样,甚至远离了赌博。

汪琳对自己的父母亲没有多大印象,儿时的记忆是模糊的,家中看似和乐的氛围只维持了短短四年,在汪祈出生以后宣告结束。

yd受的饥渴日常_衣不蔽体勾人睡(h) 情感 第4张

当年汪祈甚至还没有任何与一般同龄婴儿相异的状况发生,在当年更不可能被确诊为智能障碍。

二十二岁的母亲与三十四岁的父亲,就这样带着家中所剩的存款远走高飞,丢下她与弟弟和外祖父三人相依为命。

那时已不再赌博好一阵子的外祖父重新拥有了最基本的责任感,儘管手头上没剩甚幺钱了,可他还是好好地替孙子安顿了奶粉与尿布,凭着当年带自己女儿的记忆去照料孙子与孙女;可当他们渐渐长大,汪琳开始到可以代为照顾汪祈的年纪,外祖父已不知不觉又重新陷入当年失去外祖母时那样的悲痛,并再度开始依靠酒精与赌博来麻痺自己。

是的,汪琳曾有机会拥有美好的童年,但打从她升上小学三年级,开始「懂事」地主动帮忙外祖父照顾汪祈,她那薄弱的幸福也跟着她的体贴而去,彷彿与魔鬼的交易一般:习得甚幺的同时,也失去了重要的事物。

「姊姊,送给妳。」陷入思绪的汪琳并没有意识到汪祈已经从房间出来,听到他的声音,她抬头,正好看到汪祈朝着她伸出的手上握着一小片刺好的十字绣,是一个天蓝色线条的猫。

汪琳莞尔。

「谢谢你,」突然想起甚幺,汪琳在汪祈转身要回房间前,赶忙道:「对了,你到房间帮我拿一张白纸和一支原子笔好吗?我来画上次说要帮你画的地图。」

汪祈点点头,顺从地回房间,找到了纸与笔,递给汪琳,并于沙发坐了下来。

yd受的饥渴日常_衣不蔽体勾人睡(h) 情感 第5张

汪琳总想着,如果弟弟能够多记些路就好了。他的活动空间就是家里以及特教学校,几乎不会自己到其他地方散步,光是记住往返学校与家的路途就学了好久。

如果可以让弟弟看看更广阔的外头就好了。

或许有一天,可以和弟弟一起旅行,到一个没有外公、没有烦恼的地方去……

是啊,她真正的家人,只剩下弟弟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012.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