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与黑人牲交_工口里番全色彩无遮拦

到了梁澄家温馨看到白洋他们三个早在等他们,「嫂子来了,害羞脸红。」梁澄用力揍白羊的头,「别乱说话,下次这样不让你们来。」

温馨看着小乖在我脚边绕圈圈,原本难过的心情一下子就好转了,小乖头还靠在她的腿上,温馨把牠抱起来,「梁澄没虐待妳吧?」

「嫂子妳知道吗?我们澄哥很讨厌带小乖去散步,最近倒是挺认真,还每天买各种小乖爱吃的零嘴。温馨笑笑的回应。

「温馨我们澄哥自己去的话一定会乱买,妳是女生比较细心。」白羊推着温馨,把小乖抱到我怀里。

温馨跟梁澄尴尬对视才一起离开。

梁澄搔着自己的头髮,「妳应该也觉得很热不想去吧?小乖给我妳进去里面休息。」

「为什幺?万一妳乱买大家不喜欢吃不是很扫兴?」老实说她心情很差,待在梁澄家应该会被白羊他们问东问西,不如跟着他一起出去。

「那好吧!只是有点远要搭公车。」他拿出袋子,「虽然对不起小乖,但也只能藏在袋子里。」

日本人与黑人牲交_工口里番全色彩无遮拦 情感 第1张

当下温馨并没有听懂,等到上公车大家又异样眼光盯着他们看。

坐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梁澄先让温馨进去,「妳别在意,把小乖抱好。」

一个穿着名牌洋装的贵妇走向他们,用一种鄙视的眼神,「年轻人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能随意带禽兽上车,万一有人对牠们过敏妳们要负责吗?」

温馨双手握紧拳头想要大骂,梁澄却把他的手牵住低声下气,「今天来不及带宠物箱,所以才放在袋子,姐姐之后不会。」

「那好,你们最好看紧牠。」她不悦走向前门下车。

「她骂小乖是禽兽妳都不气吗?」身为牠的主人竟没有帮忙出气,温馨开始怀疑他对小乖的真心。

「温小心本来就不能带宠物,是我们的错,要怪就要乖白羊故意把小乖丢给妳。」

「为什幺受委屈不反击?」

日本人与黑人牲交_工口里番全色彩无遮拦 情感 第2张

「妳不也是?妳的朋友不也这样对待妳,那天连保健室也没去?我们是同类型的人。」

到超市后,两人决定把小乖绑在附近公园的栏杆上,虽然有可能会不见,但不想要再听到羞辱小乖的话。

「妳想吃什幺随意拿吧,今天我请客。」他还秀出手上一张信用卡。

「妳家还真有钱,爸妈已经给妳信用卡。」从第一次进到他家,就知道家里一定挺有钱。

「我爸给的,他没时间汇钱给我,直接给我一张卡,有需要就直接刷。」

温馨不了解有钱人家的想法?有钱小孩通常很孤独,爸妈忙着创业,以为给钱就能满足小孩对父母的爱。她也不想多问反正他家庭环境如何跟自己没关係,就只是知道她的秘密的同学。

两人到肉品猪跟牛都各选一款肉质还不错价格中等,最后在去选一些可乐準备要离开。

正要前往柜台结帐眼角余光温馨发现熟悉面孔正朝着她们走来,她慌乱拉着梁澄,慌张到几乎快要掉眼泪,「是刘雁,现在要躲哪?」

日本人与黑人牲交_工口里番全色彩无遮拦 情感 第3张

梁澄把温馨拉到他怀里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别担心闭上眼睛。」她害怕用力抱住他,一闭上听到各种难听的话。

「你不配叫温馨。」

「为什幺要骗我?」

以前难堪的回忆全部涌现脑海中,就连刘雁跟梁澄说了什幺一个字也没听见,最后还是无法承受而昏厥。

隐约听到有人呼喊着她的名字,看到前面有一束像太阳般光芒,彷彿走过去就能逃离黑暗。

温馨醒来看着梁澄,在旁边椅子上休息,「没人发现妳放心,妳额头很多汗我们回去吧!」

「你不问我为什幺昏倒?」温馨低语着。

梁澄搔了头脑想一会,「可以问吗?应该跟刘雁没关係吧?」她点点头,「我闭上眼就会想起梦魇,我讨厌睡觉,每天都会做相同的噩梦。」

日本人与黑人牲交_工口里番全色彩无遮拦 情感 第4张

这件事她连温妈也没说,没有人能够帮忙她,试过许多方法除了不睡觉没别的办法,好在温妈经常会给温馨补鸡精,她的精神状况并没有因为噩梦而上课打瞌睡。

去了公园却没发现到小乖的蹤影,梁澄脸色一沉,「我们先去报警,回去再跟大家讨论。」

「不要我要去找……都是我害的。」她几乎哭了。跟过去一样,大家都是因为她才会受伤,至少小乖她不希望不见,如果没有昏倒什幺事也没发生,生气捏着大腿。

「身体不舒服不要勉强,这不是妳的错,温小心我们回家。」梁澄的话并没有让温馨听进去,她依旧固执到处乱走,没几步就发现自己快要没力气,蹲在马路边,努力站起来。

梁澄笑笑从旁边望去,温馨也太可爱,不过笑容很快就不见,看着她会想起妈妈曾经在他面前伤害自己。

梁澄生气走向温馨,「够了,不要哭不要伤害自己。」温馨被他突然的怒吼吓到,哭得更厉害。

温馨第一次看到发脾气的梁澄有点吓到,以为总是笑笑的他是没有脾气,他也跟她一样在伪装自己,一个人用笑容另一个用冷淡。

梁澄才发现自己竟然把温馨给惹哭有点后悔,他的本意是不想看到她明明身体不舒服还乱跑,人就是很奇怪越是在意越是会惹人生气。

日本人与黑人牲交_工口里番全色彩无遮拦 情感 第5张

梁澄拍着温馨的背试着要安抚她,温馨并没有领情还在赌气,「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吗?还对我大吼大叫,我要跟你绝交。」

梁澄叹口气,「都是我的错,温小心别再跟我生气,我只是……怕你受伤才会生气,刚昏倒又要找小乖。」温馨揉了湿润的眼睛,乖乖跟着梁澄走。

但有句话她没说出口,「谢谢妳,好久没有朋友关心。」

自从发生那件事,她再也没有真心跟任何人交流,把自己的心给封闭住,她害怕重複的事会发生,如果谁又因为自己怎幺了?她绝对无法面对。这次要不是有梁澄陪在她身边,也许会像以前一样用着赎罪的心情找小乖。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10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