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 属下伺候主人_女尊男卑公主强暗卫

吵架的事很快传遍全校耳里,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温馨,导师对她只有不信任,怎幺会做出违背道德的事?书读到哪去?

没有人愿意相信温馨,开始有些人对她恶作剧,不知道是苏小倩的指使,还是他们单纯正义感发作。

一开始只会趁她去上厕所偷偷放了假的蟑螂在桌上,温馨都当作没看见走到垃圾桶丢掉。

每天中午都跑到顶楼去吃饭,有时候梁澄会陪着她,他知道事实的真相,看着温馨被欺负很难受,他又没有立场可以帮她,放牛班对温馨来说的确是很大的伤害。

「温小心不要每天中午都偷偷哭,为什幺不去反击?」他捏着温馨的脸颊。「不要,这样不就承认我是第三者。」

「妳都没发现最近都变瘦了,我真的很担心妳会不会生病,还是我请宇奚跟苏小倩解释清楚。」

解释又有用吗?当事人不相信只会越描越黑,并不想在跟简宇奚有任何牵扯,即便简巧云跟她算是和解了。

「那好以后不关发生什幺事都要跟我说。」温馨点点头抱住他,「有你这个朋友真好,只有妳愿意相信我。」

暗卫 属下伺候主人_女尊男卑公主强暗卫 情感 第1张

他撇撇嘴,「我只是朋友,不能超越友情吗?」温馨故意装傻,「朋友不好吗?不然同学好了还是邻居。」

「不闹你,我陪你回教室,看那些人还敢欺负妳吗?」梁澄牵着温馨的手,她并不像以前害怕被人看见,而推开反而比紧紧握住梁澄,好怕有天会失去重要的朋友。

温馨并不需要伪装,担心别人用有色眼光看着她,是资优生又怎样?放牛班又怎样?不管是谁都是一般人。

「把简宇奚甩掉跟梁澄交往,眼睛还真有问题,温馨要不要去配一下眼镜?」

面对苏小倩的酸言酸语,温馨选择视而不见,但她却没有要放过温馨。

她把温馨桌上的课本丢到地上,拿水倒在密密麻麻的笔记上,温馨只能愤恨瞪着她,那是她花多久时间认真做的笔记,随便倒水心血一下子就没了。

温馨并不是特别聪明的孩子,比其别人她花了更多时间在读书,笔记被人破坏她真的很生气,那还是前天晚上熬夜整理好的。

「妳知道我们为什幺找妳当朋友?妳成绩好我们不需要认真上课,就有笔记可抄,不用準备报告可交。」

暗卫 属下伺候主人_女尊男卑公主强暗卫 情感 第2张

「妳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知道谁对我好谁对我坏,如果简宇奚知道妳的真面目会怎样呢?」她勾唇笑了笑。

苏小倩愤怒怒吼着,「温馨……妳。」

温馨没有想要对她怎样,苏小倩很幼稚,只会耍小手段,她只想要吓吓她而已。

苏小倩离开后,陈柔安露出同情的眼神,告诉着温馨她想要帮忙,却又害怕被苏小倩发现。

温馨走到她的耳边轻声说,「以前到现在我都知道,妳是班上唯一把我当成朋友,所以你就别管我了。」

她咬着唇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温馨装作没看见捡起地上湿掉的课本努力压着卫生纸。

陈柔安没想过苏小倩会这样欺负温馨,虽然一直知道小倩看温馨不顺眼,毕竟三人也当朋友两年了,感情有那幺容易捨去吗?

下堂课要去自然教室上课,跟一般的教室不一样,一组一张大桌子好几个人坐在一起,平常都跟苏小倩她们,现在温馨不知道要跟谁?又有谁会愿意跟她坐在一起。

暗卫 属下伺候主人_女尊男卑公主强暗卫 情感 第3张

一个女生拉着温馨的手,「你跟我们一起坐吧?」一旁的男生露出厌恶的表情,「她抢了人家男友,我才不要噁心死了。」

「我才不相信,铁定是人家不喜欢苏小倩怪罪到温馨身上。」她拉着温馨要她别在意。

「谢谢妳。」这个女生温馨以前从来没注意到,长得不起眼,功课也是班上倒数几名。

之后有同学愿意跟温馨说话,苏小倩却是看不惯,到处说着她的坏话。

放学梁澄到教室外等温馨,故意瞪着苏小倩,「妳没资格对温馨,你有想过为什幺简宇奚要跟你交往吗?」

她不以为然,「当然是因为喜欢我才交往,是温馨故意接近宇奚,才会突然跟我分手。」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倒是温馨一直帮妳说好话,所以你要感谢温馨才对。」

温馨拉着梁澄要他别继续说,「我不想看到你受伤。」

暗卫 属下伺候主人_女尊男卑公主强暗卫 情感 第4张

苏小倩依旧不相信,「既然简宇奚喜欢温馨,为什幺不交往,偏要跟心仪对象的朋友?」

「你去问简宇奚,会变成这样有一部分他要负责,随便就跟人家交往又抛下人家,这男人哪里值得喜欢啊?」苏小倩气走。

「你根本不需要帮我,原本我们之间的友情就有问题,迟早会吵架。」温馨不觉得他这样帮忙之后苏小倩就不会找她麻烦。

「谁叫你交友不甚,以后你的朋友需要我把关,真正的好友可以为了你牺牲,就像我一样。」

温馨推着他的头,「谁会没事为了朋友牺牲?」他理直气壮,「白羊他们跟我就是出生入死的朋友。」

黑道啊?出生入死的好友。

「妳从法国回来好像都没有发作了?」温馨看着他说,「我没注意,不过在法国见到简巧云后就发作过一次,之后就没有了。」

「恭喜妳,克服了心魔,以后再也不会有噩梦缠身。」他开心握住温馨的手,就像自己逃离噩梦一样激动。

暗卫 属下伺候主人_女尊男卑公主强暗卫 情感 第5张

「可是也许有天还是会发作,我在法国认识一个女生,她以前也得过类似的病,康复后却发现最近竟然发作。」

温馨说得是小羽她却不敢问梁澄也许是妳妈妈,她现在状况并不好,温妈的同事调查过后,发现她以前的疾病发作,却变得严重许多,现在被疗养院给照顾。

她在法国明明跟一般人一样正常,还能开导温馨,怎幺会突然变成这样?

「如果有天你发作了,我会陪着你直到远离梦魇。」他戳着温馨的脑袋要她别胡思乱想。

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却很短暂,如果没发生那件事,他也不会恨温馨。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12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