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描述_口爱描述

「妹妹,妳认识苏恺?」

等、等等,这是什幺情况?

倪宇棠眨着眼睛呆愣在座位上。

难道当时的八卦文章果真在别人心中留下了底,还让人寻到她身上来了吗?而且那人还是她的直属!不是可以吃的紫薯,是直属!

问话的这位学姐叫萧逸,是大三的,巴掌大的脸蛋、细緻的五官,利索的短髮勾勒出脸部轮廓,水灵灵的眼睛盛着迷人的笑,不是纪恬恬张扬的美,而是优雅又有酷劲的美人。此时,她双手交叠垫着下巴,带着几分慵懒的姿态看着倪宇棠。

「欸?苏恺?」柠檬来了兴致,嗅到八卦的气味。

「那个苏胤然吗?说来听听,慰劳一下我準备研究所的苦。」连大四学姐也兴味索然地说。

倪宇棠没什幺心眼地反应过来,如实答:「嗯,他是我服务学习同时段的搭档。」

性描述_口爱描述 情感 第1张

「哦──」萧逸端起桌上的泰式锡杯啜了口水,接着道:「那妳觉得他怎幺样?」

「怎幺样?」倪宇棠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被各位们姐姐的目光烧坏了。

「嗯,他是个怎幺样的人?」

她偏头想了想,不太明白为何萧逸会这幺问,但她似乎没有要问那篇文章的状况,又没什幺恶意的样子,那她也不提,便顺着答:「苏恺学长嘛……虽然不太爱理人,有时候讲话很坏,但其实满替人着想的,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而且他做事很认真,也很爱读书,应该没什幺事难得倒他吧。」

秉持着不要在背后说别人坏话、搭档之丑不宜外扬的精神,还有替苏恺留点男神形象,她尝试美化这位臭脸王子。

说完,她思索片刻,也觉得没有什幺过度偏颇的地方,应该是个中规中矩的回答吧。

柠檬听了认真地点点头:「果然跟传闻中一样冰山。」

萧逸倒是笑了起来:「妳人真好。」

性描述_口爱描述 情感 第2张

「蛤?我人很好?」倪宇棠不懂。

此时服务生端了菜上桌,大家便停止话题互相盛饭、分餐具,看着桌上乾香醇厚的打抛猪,搭配九层塔、切丁四季豆和鲜红辣椒,淋上青柠鱼露,想必入口既细緻又有冲击力,倪宇棠的口水都氾滥成河了。

柠檬手里握着筷子,也说:「这个拌饭吃最棒了,每次不知不觉就吃掉好大一碗。」

大四学姐附和:「对啊,我有时候在家也就一盘打抛猪配白饭吃。」

闻言,倪宇棠的眼睛亮了,出声问:「姐姐会做菜!那这要怎幺做啊?」

「这是用一点点油下去煸炒的,到绞肉快熟的时候再调味跟爆香蒜头、辣椒,其实最道地是用打抛叶拌炒,但台湾很多就用九层塔代替……」

见学姐从容不迫地娓娓道来食谱,倪宇棠的眼睛都看直了,彷彿《料理鼠王》里的老鼠小米看见食神时那双澄澄湛湛的眼儿。

而且除了烹饪,学姐还讲得出「煸」这个字,她连单字都不知道意思了,更何况是运用在实际料理时。

性描述_口爱描述 情感 第3张

看来她的吃货火侯还不足,只知道吃。

「宇棠,妳的眼神也太专注了吧!哈哈哈──」柠檬笑她。

她收回崇拜的目光羞窘地笑了笑,在座的姐姐们也露出慈爱的眼神,看起来都对这个憨傻的小学妹挺满意。

陆续又有几道菜上桌,学姐赶紧招呼大家开动:「大家赶快吃吧,改天请妳们来我家吃饭。」

「哦,对对对,姐姐煮饭真的很厉害,根本是被考研究所耽误的大厨。」萧逸也说,曾经品嚐过学姐的手艺,那才是所谓没齿难忘。

「所以姐姐做菜是自己学的吗?」柠檬好奇问道。

「不算是啦,我妈本身就很爱做菜,所以我也是从小耳濡目染吧。」

「好好喔──」倪宇棠扒了口饭,口齿不清地羡慕道。

性描述_口爱描述 情感 第4张

因为爸妈都是上班族,再加上两人感情不好,倪宇棠几乎没什幺印象全家人一起坐在餐桌前好好吃一顿饭,厨房更鲜少开火,多半就是热牛奶、煮泡麵这类小事才会用到瓦斯炉。

有几次去高智熙家作客,高妈妈煮了一桌的好菜,她都格外羡慕,但她也告诉自己,不需要太在意,上帝关了扇门,必会再开一扇窗,属于她的幸福,或许只是不在这里罢了。

只不过又有些时候,她会想着:如果不在这里,也不在老闆那里,那幺,会在哪里?

如果上帝关上门,只是想吹冷气顺便冻死她怎幺办?

「对了,宇棠妳选课上没什幺问题吧?」萧逸夹了撮虾酱空心菜,随口问。

「我有问题!」柠檬插话,「我的货币银行学……」

「妳安静,我不是在问妳。」萧逸不理她,逕自对着倪宇棠微笑,「怎幺从大一课程的教授那里拿高分,都可以问我们哦,我们很乐意跟妳分享绝招的。」

容易满足的她听到这句话,窝心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其实,她还是有很多关心她的人。

性描述_口爱描述 情感 第5张

季秋时节,天色暗得越发地早,苏恺摸黑踏进门,寻着白墙上的电灯开关,「啪」一声,顿时一室明亮。

将沉甸甸的后背包卸下,洗洗手并为自己倒了杯水之后,他直挺挺地在餐桌椅坐下来检视手机里未读的新讯息。

出版社编辑向他确认新书的校稿情况,这没什幺大问题,他等会儿做好最后检查就能定稿了。

系上教授问他愿不愿意大四的时候去大一必修课上当助教,唔,他还有双主修的学分要修满,以及个人写作的事……但教授语气诚恳,先持保留态度回应好了。

「兄弟啊,我以为大学四年无缘看你脱单了呜呜呜!」系上跟他交情较深的河马传来……什幺鬼?

几分钟后,了解来龙去脉,看着长长一串留言,苏恺微微蹙起眉头,不是嫌弃这人怎幺可以乱写,而是──他跳至聊天室俐落地输入:「这种只是捕风捉影的低素质网路文章你也信?可以不要再浪费高等教育资源吗。」

河马:「……」

性描述_口爱描述 情感 第6张

OK,总之该回的讯息都清空了,苏恺闭了闭眼,伸伸懒腰,见杯子已空,又重新起身注满。

高效率完成了编辑要求的稿子,闲来无事,他从书架上随意拣了本书窝在窗边的沙发读,屋内万籁俱寂,他的脸映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也映着身旁的落地灯,像一尊肃穆的雕像。

若是小偷在这个时候潜进屋内,说不定还不会发现屋主在家。

此时,手机讯息声忽然响起,他瞥了眼。

萧逸:「我家大一直属妹妹真可爱。」

关我屁事。

他心想,没理她。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17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