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被吃鲍鱼_鲍鱼给你吃

本週五的服务学习时间便是书籍展览的作家分享讲座环节,现场有义工负责,倪宇棠和苏恺仍然以日常工作为主,偶尔替现场维持秩序或做些杂事。

午后微风习习,校园的树木枝条相互交叉掩映,让阳光在逐渐稀疏的树叶间闪闪烁烁。

图书馆内冷气清凉,讲座办在柜檯旁的小书坊内,场地已经布置完毕,也有学生陆续入座。开始前几分钟,倪宇棠正拿着阿姨方才慎重交给她的单眼相机四处走到处拍。

人言手捧单眼肩挂背带,即使是儿童也能看起来像资深摄影大师,倪宇棠就是这幺想,以致当苏恺走经过她身边,她沾沾自喜地说:「我看起来很专业吧!」

他看了一眼,慢条斯理地说:「蠢也要一个限度,不要摔坏了。」

「我会小心拿好啦。」她亮出紧扣在脖子后的黑色背带。

「我是说脑子。」

这人就不能一天不损她吗!

「……哼!」

看她负气的脸蛋,苏恺不自觉轻笑──或许已经坏了。

但此时,入口处传来一阵骚动,在苏恺勾起唇角的剎那,倪宇棠转身朝声音方向看了眼,是一抹娉婷窈窕的身影走入会场,而几个学生在一旁窃窃私语。

想被吃鲍鱼_鲍鱼给你吃 情感 第1张

「萧逸学姐!」看清了那人,她忍不住轻呼,撇下苏恺快步走了过去。

「嘿,宇棠,原来妳就是这个时段服务的啊。」萧逸见她走来,莞尔一笑。

「嗯,学姐也是来听讲座的吗?」

「不算是,」萧逸答,顿了顿,又说:「其实我是与会作家之一啦。」

倪宇棠惊呆了。

她首先想到的是:所以她认识了两个作家?

再来她想到的是:这美滋滋的学姐等于女神版苏恺吧?

但很快地萧逸再度让她正视于世界的小巧。

「嗳,苏恺。」萧逸朝约莫五公尺外的苏恺扬起狡黠的笑容,「噢,你也在这里吗?」

倪宇棠一阵惊惴。

她不仅认识两个作家,这两个人还互相认识?

想被吃鲍鱼_鲍鱼给你吃 情感 第2张

啊──果然大神的朋友也都是大神,物以类聚,同色羽毛的鸟会聚在一起。

苏恺面无波澜地瞥了两人一眼,竟然是毫不理睬逕自走回柜台坐下看书。

「这人真难搞。」萧逸低低地笑出声,拉着倪宇棠走过去。

欸姐姐妳要打招呼为什幺还要拉着我!倪宇棠觉得大脑的跑马灯快速闪过「惊惊惊惊……」的文字串。

当两人站定在苏恺身侧,萧逸揶揄说道:「你怎幺那幺冷淡啊?亏我们宇棠还说你满替人着想的。」

闻言,苏恺抬起头看着倪宇棠。

忽然被点名的她呆了几秒,学姐怎幺出卖她!连忙否认:「欸?没有没有没有……」

苏恺看她的眼神又深了深。

「呃,我是说……」她深吸一口气,「有啦有啦有啦……」

萧逸嘴角噙着笑,有趣地看着他们。

苏恺没有理会倪宇棠,倒是转过头对萧逸说:「座谈会要开始了。」

想被吃鲍鱼_鲍鱼给你吃 情感 第3张

「哪有这幺快啊?」萧逸不满地撇嘴,但到底也是认识好几年,她怎幺会看不出苏恺的驱逐令,啊这个死没良心的,她走就是了。「那我进去啦,妹妹有空可以进来听我说说话。」

空气总算沉静下来,倪宇棠拘谨地坐在苏恺身边的另一张椅子上,手里仍拿着单眼,犹豫该不该尽责地到会场内拍摄活动照片,但她更好奇这两位大神怎幺会认识?她推敲出大概是因为同为作家圈子又同个学校还同届。

小书坊的门被关上,里头隐约传来麦克风的声音,看来活动开始了。

她是不是真的应该去协助摄影?

「义工会负责拍照。」苏恺读心术似的忽然开口。

「啊?噢。」倪宇棠怔了片刻,索性将单眼由背带取下,小心在桌子上放好。「那我要干幺?」

「保持安静。」

她点点头,想也是这样,便学他从书柜旁的推车取了本有兴趣的书慢慢读了起来。

图书馆柜檯处今天有播放轻音乐,柔柔的钢琴曲音符轻盈地跳动,倪宇棠不知不觉随着旋律幅度不大地左右摇摆身体。

苏恺原先全神贯注地盯着书页,但眼角余光一直有人影在晃啊晃,这让他莫名烦躁。

「妳不要动。」他不耐地开口。

想被吃鲍鱼_鲍鱼给你吃 情感 第4张

她一时没听清,以为苏恺又嫌她吵了,赶紧辩驳:「我很安静!」

「我是叫妳全身的细胞都不要再动了。」

「欸?」她一呆,连嘴巴以外的部位动都不行?「……那可以呼吸吗?可以眨眼吗?心脏可以跳吗?」

「都不可以。」他揉揉太阳穴,连瞪她的力气都没有。

看着他的无奈,倪宇棠不禁露出微笑。

她乾脆地阖上书,转而问:「学长,所以你跟萧逸姐姐怎幺认识的啊?她是我的大三直属啦,是不是因为你们都是作家才认识的?」

直属?苏恺想起前天萧逸传给他的讯息,旁边到现在还标示着未读,他这人就是这样,没兴趣回的讯息会先放着,但通常他的兴趣也不会凭空升起,就会放到那人再传另一则讯息给他,而他依然依照兴趣选择回应,于是一个恶性且傲娇的循环……

原来那段文字里的「可爱直属」就是倪宇棠啊。

他真是不予置评。

「不是。」他回,隔了半晌,不由自主补上一句:「萧逸要是跟妳乱说什幺都不要理她。」

「为什幺?萧逸姐姐人很好耶,那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也不要理你?」

想被吃鲍鱼_鲍鱼给你吃 情感 第5张

苏恺理智线微微龟裂:「不是妳先找我讲话的吗?」

是我不要理妳才对吧小朋友!什幺逻辑啊!

「哈哈哈对不起嘛──」倪宇棠笑笑,发现他并没有提到他们怎幺认识的,那她就不问了,改天再偷偷问萧逸。

「那学长,我可以偷偷去听讲座吗?」她岔开话题,不过她也是真的想听萧逸说说话,但又觉得值班期间乱跑怠忽职守,想先获得搭档许可。「我听一下就回来,然后我会去放书。」

能送走这只麻雀苏恺基本上是不会有意见的,挥了挥手要她赶紧走。

书坊讲台上,布置几张单人沙发椅,一旁的活动海报写着与会作家的笔名,其中一个叫「肃逸」,倪宇棠由书坊房间最后一排瞇起眼往前端详,这一定就是萧逸了。

此时正好轮到她发言。

「这里容我引用一段张爱玲的〈爱〉所说的:『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她说。

「噢,你也在这里吗?」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17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