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了啊np_短篇小说

「嘿嘿⋯⋯」总算从药柜后脱困,宇文涟傻气一笑,抖了抖腿上洒落的乾药草,没发现梧音正以一种看笨蛋的眼神盯着自己,逕自说道:「看来药房需要扩建了,改日我请工匠们来看看⋯⋯」

「不会有人跟你一样卡在里面的。」梧音冷冷道。

「说的也是。」宇文涟听出梧音话中的调侃,上下端详她一身清丽可人的装扮,她本身底子就不错,虽称不上是倾国倾城,好生打扮一番也是明眸皓齿、出水芙蓉,他满意点头:「挺好的,或许妳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梧音本来已经做好被嘲笑的心理準备,出乎意料的讚美反倒让她有些手足无措:「说、说什幺呢,你没事给我穿这一身,我还怎幺工作?」

她掸了掸拖沓的宽袖,表示这样十分碍事。

宇文涟眼神示意两位侍女退下,浅浅一笑:「今日我做妳的一日僕人,妳是我的大小姐,这些杂事就交给我来吧!」

坏了啊np_短篇小说 情感 第1张

梧音目光一凝,他的笑映入眼底,犹如皎洁明月般清澈,那番话也不似玩笑。有些人,即使平日玩闹惯了,但从眼睛里就能看出他现在真心与否,只消一眼,任何人都会付之信任。梧音还在为那一声「大小姐」恶寒,她退了几步,心里还是有些芥蒂:「别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宇文涟瞥了眼洒落一地的药材,摸摸鼻子乾笑几声,自动让出了位置。昨日与唐棠请教如何跟姑娘道歉时,刚讨论到「放下身段」,舞如飞正好送药进来,他盯着那碗药,想出了一日僕人的妙计——他自以为是个妙计,殊不知梧音心里恨不得他快点离开这里,走到哪跟到哪,一点忙都帮不上。

「我说九殿下,你已经严重打扰到我了。」梧音终于受不了,转过身插腰道:「还有这身衣服,我什幺时候可以换下?」

她的语气中没有不耐,却带着满满的无奈。

「我说我想帮妳,可妳不理我,我就只能跟在妳身后看看有什幺能帮上忙的⋯⋯」宇文涟越讲越小声,越讲越心虚,满脸无辜地低下头。

梧音实在是拿他没办法,观望四周,找到一篓尚未分类的草药放到他腿上,又递上一本药册:「这个交给你吧,里面有图,照着上面分类就好。」

坏了啊np_短篇小说 情感 第2张

见终于有事可做,他像个第一次出任务的小侍卫一样,一脸势在必得地滚到一边去仔细研究。梧音也不理他,正好落个清静,放心的走另一边去抓药,今天宇文涟该吃的药还没煎呢。过了好一会,两人都没有出声,大概是都属于那种一旦专注起来就不会太注意周遭情况的性子,一时间药房内安静得只剩下炉火燃烧的声音和翻动书页的声音。

梧音蹲在药罐前,百般无聊地望向窗外,外头阳光和煦、清风徐徐、秋高气爽,她忍不住轻叹了声,喃喃道:「天气真好⋯⋯」

这一声呢喃正好给宇文涟听了进去,他没有抬头,双眼还在满篓子的药草中游移,仅蠕动着唇说话:「不然这里弄完,大小姐想去哪里,小的奉陪。」

----接续28集----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27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