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宫口双性 触手_双性被发现强制爱

在那之后过了一阵子,梧音装作若无其事地在药房闷了几天,天天变着法子找理由让舞如飞帮自己送药,舞如飞虽觉得有些奇怪,也只是当着面帮腔似地唸了几句宇文涟的不是,就像在帮她的烂藉口开脱一样,但心里清楚得很,梧音有事瞒着大家。

又过了几日,有人送来了一把古琴,侍女来叫梧音的时候,她正在院子里收晒乾的药草。听见古琴送来了,她立刻放下药篮子来到前厅,好巧不巧,宇文涟也在那里,正和人说话。她彆扭一礼:「九殿下。」

宇文涟转头见她,摆手让那人离开,神情凝重。

老工匠走了,在他整理完「知音」后不久,病重撒手人寰。

把琴送给梧音,对他来说就像了结了一辈子的愿望,真正的「放下」。

梧音轻抚琴身,心里五味杂陈。「老先生葬在哪里?」

「听说他的儿子把他接走了,只交代人把琴送来⋯⋯」宇文涟也来到琴旁:「知音、无音,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什幺意思?」梧音觉得他话中有话。

撞开宫口双性 触手_双性被发现强制爱 情感 第1张

「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宇文涟笑道:「老先生这琴名字取得妙,妳也给自己取了个很妙的名字,无字否定了一切,那时候妳当真打从心里想让自己消失吗?」

其实那只是她一时冲动的产物,现在想来,倒是应证了当时的心境。

「现在还会这样想吗?」

梧音深吸一口气,想起那个想尽办法要摆脱宇文涟却不断被他所救的自己,突然有个想法,如果把蔚彤的计画告诉他,事情会不会有所转机?

「涟。」梧音喊得很轻,厅里只有两人,宇文涟能够很清楚的听到。

「如果哪一天,我的存在让你身陷危险,我可以离开你吗?」

「妳现在是觉得我保护不了妳,所以提前告诉我妳想消失吗?」

梧音摇摇头,道:「蔚彤他们想利用你,儘管我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幺,可是我的存在对你来说终归是种威胁,我不希望⋯⋯」

撞开宫口双性 触手_双性被发现强制爱 情感 第2张

她话说到一半,忽然掌心一暖,她低下头望向两人相握的手,慌忙地想要抽开,耳边却响起宇文涟的声音:「妳在担心我吗?」

宁王很喜欢妳⋯⋯或者说他爱上妳了。

蔚彤的话犹在耳边,她扭开脸,不愿面对那双真挚的眸子。

「妳是不是被人威胁了?」宇文涟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这几日他也知道她在躲着自己,只是不愿勉强她说出口罢了,可在这个当下,他几乎能够确定她被人威胁了。「如飞说那日她看见蔚彤从妳房里出来,到底发生什幺事?」

「我娘亲在他们手上。还有,她说⋯⋯」梧音紧了紧相握的手,重新望进那双琉璃似的眸子,从那里看见难以启齿的自己:「说⋯⋯你喜欢我⋯⋯」

有些话、有些事,总是会在不被期待的时候戳破了窗纸。

----进入问题----

Q:九殿下如何回应?

撞开宫口双性 触手_双性被发现强制爱 情感 第3张

A.哈!这种话妳也相信啊?

B.那妳呢?妳喜欢我吗?

C.这不正好是我们要的效果吗?

D.是,我喜欢妳。

截止:2019/11/0118:00

奉劝各位理性作答啊~~~~~~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285.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