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被同学要了8次_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星期日早上八点钟,宁子瑢带着一些行李和一身疲累回到家,当她站在家门口用钥匙打开家里的大门时,看着自己久违的家,突然感到一阵感动:我终于回来了,这阵子因为工作关係,而好几天没能回家,一直有恋家情节的宁子瑢,在这一刻感到的是一阵温暖,这个家可不是她单独一个人的家,还是她和海幽爱的小窝呢!。

把手中的行李放好后,宁子瑢打算先去洗个舒服的澡后,再来好好舒服的睡个觉,她真的好累,连续一个礼拜的睡眠不足,让宁子瑢只想快速洗完澡后就到床上睡觉好好补个眠。

洗完澡后疲累比较消失了,脑袋也变得比较能思考,宁子瑢舒服的躺在床上,转头看着床上身旁的空位,喃喃自语的说:这个位子是属于海幽的位子,这个枕头是海幽专属的枕头,怎幺现在突然又觉得这个家少了另一个女主人,似乎又变得不像刚刚回到家那样的温暖了。转回头,宁子瑢仔细的想了想,最近她和海幽两人相处的情形,最近自己忙,除了一大堆案件要处理,还要带一新人,所以导致她整整一个星期都严重睡眠不足,海幽也忙,海幽有跟她说过最近会比较忙些,两人因为都忙最近又少联络,所以算一算时间她们两人又已经一个多星期不见了。

想念。

宁子瑢拿起手机,熟悉的按下早就深深刻在脑海中的电话号码,海幽的手机号码,在连续打了两通电话给海幽,却都在没有人接听的情况下,转接到语音信箱,找不到海幽的人,宁子瑢只好失望的的放下电话。

海幽到底在忙什幺电话都不接,不知道人家现在很想听听她的声音和见到她的人吗?那海幽正在做什幺,有没有像自己一样在想着对方?一定有吧!想到海幽也一定想着自己,宁子瑢原本疲倦的脸,挂上丝丝的甜蜜笑意。

逐渐的疲累感又阵阵袭来,很快宁子瑢就实在忍不住疲累的侵袭,最后想着白海幽,带着甜蜜笑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到宁子瑢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星期一的下午。宁子瑢躺在床上,看了一眼戴在手上的手錶,手錶上显示着下午五点半,已经是下午了,也该起床了,这个时候海幽应该也已经下班了。

一晚上被同学要了8次_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情感 第1张

对哦!海幽。想起海幽,宁子瑢再次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除了方妮打来的两通未接来电外,海幽并没有打过电话来。

奇怪,自己昨天在睡觉前有打电话给海幽,正常来说,海幽如果有看到自己打的电话一定会回电才对,怎幺就都没打来。

臭海幽到底在忙什幺,忙到都没时间打给我,明天我可休假呢!难得的休假,那等等就约海幽一起吃晚餐,正当宁子瑢思考着晚上要约海幽去那里吃起餐,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宁子瑢开心的拿起手机看了手机一眼,看到来电者是方妮并不是海幽时,期待的心难免小小的失望了一下。

喂~方妮,晚安啊~

听着话筒传来宁子瑢迷糊的声音,方妮轻声的问着:「子瑢妳还好吗?最近妳一定是累坏了吧!妳晚餐要吃什幺我帮妳带过去。」

谢谢妳方妮,妳真是我的好朋友,总是如此关心我,晚上我想约海幽一起吃晚餐,就不用麻烦妳了。

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妳们约会了。

和安妮讲完电话,宁子瑢又马上播了通电话给海幽。

一晚上被同学要了8次_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情感 第2张

就在白海幽準备出门去高勋所说的宴会时,放在包包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白海幽从包包内拿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着是子瑢打来的视讯通话,看着手机,白海幽心中的警铃忽然大响,直觉不妙,她这才想起子瑢今天打过两次电话给她,她因为一直忙碌和思考高勋的事而忘了回子瑢电话,如果现在又让子瑢知道她要去和别人约会的话……这通电话到底是该接还是不该接?

挣扎了一下,白海幽还是乖乖的接了电话打开视讯,手机萤幕上是宁子瑢那张美丽却带着闷闷不乐的脸。

「子瑢宝贝怎幺了,怎幺一脸不开心的模样?」

「妳说呢?」话语中委屈的声音令人有些不捨。

「是我忘妳回妳电话吗?」

宁子瑢从视讯中瞪了白海幽一眼才继续说:「对啊!为什幺都没回电话给我,妳这样我当然不开心,还有好几天见不到妳,人家想妳了,妳这个大忙人最近每天一直在忙东忙西,忙到都没时间陪人家,说着说着宁子瑢更加觉得委屈了,直指着自己的眼睛说着:「妳看人家的黑眼圈都变重了,妳有多久没抱着人家睡觉了,晚上妳没抱人家睡觉,我都睡不好,妳要对我负责。」宁子瑢撒娇的功力一流,说完脸上又刻意多了个楚楚可怜的委屈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被谁欺负的多惨。

白海幽看着宁子瑢楚楚可怜撒娇的委屈的样子,心里就难受,她最不喜欢也最捨不得看到子瑢这样难过的模样,如果可以白海幽还真恨不得下一秒就飞到她身边,把她紧紧搂住好好哄哄她,抱抱她。可是不能,她可还要去赴高勋的约。

白海幽在心中无声叹了口气后,调适好心情,才用无比温柔宠溺的声音对着宁子瑢说:「子瑢宝贝对不起,不生气嘛!最近工作上比较忙,所以忽略了妳,我真的很抱歉,等等我跟人有约,所以现在没办法过去陪妳,最近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过去陪妳好吗?」

一晚上被同学要了8次_晚上和同学做污污事 情感 第3张

「我不管,道歉没有用。」白海幽我不管妳和谁有约,妳现在就过来找我,今天好好陪陪人家,晚上我要妳抱着我睡觉。宁子瑢一听到白海幽拒绝自己,马上又用另一种撒娇方式回击,她真的想见海幽好想好想。但话刚一说完突然想到海幽刚刚前面说的话,咦!不对,以一个女人的第六感直觉,海幽刚刚说跟别人有约,是谁比她这个「女朋友」还重要,现在都晚上六点了,下班时间海幽跟谁又有约?宁子瑢这又仔细的盯着手机萤幕看,海幽本身就长的美艳动人,她现在化的这个妆比平常更加妩媚动人,现在的她根本就是个「万人迷,不对亿人迷才对。」

把镜头开大,宁子瑢的这句话,让白海幽心中忍不住紧张了起来,被发现了,虽然紧张的要命,但白海幽还是乖乖的配合子瑢的要求。手机镜头一拉远,白海幽今天美丽的装扮让宁子瑢从手机上一览无遗,看到美的令人离不开眼神的海幽,换宁子瑢心中的警铃大响。

海幽现在这样隆重的穿着打扮是要跟谁有约?为什幺要如此慎重打扮,什幺一貌倾城、 美艳绝世、美若天仙,这些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她海幽今天十分之一的美。

「白海幽妳……妳跟谁有约,为什幺要打扮如此美?」

我和我们公司董事长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不得已下白海幽选择说了个善意的谎言,若让子瑢知道她是要跟一个爱慕自己的人去宴会,白海幽想,那她就别想离开家中半步了。

「妳们公司的董事长?」因为要陪妳们公司的董事长去参加一场宴会,所以妳需要这样精心的打扮。宁子瑢问完问题后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这才能将心中那股浓烈的醋意狠狠压下去,浓烈的醋意被稍稍压下去后,她才又继续说,「好啊!那我在这先祝妳约会愉快,我宁子瑢会自己好好享受我这一生觉得最孤独又不快乐的夜晚。」宁子愤愤不平,咬牙切齿说完话后,说了句拜拜就想将视讯切断,但突然又想到什幺看着视讯上的白海又狠狠的对海幽说:「在我还没气消前,不準来找我。」接着视讯就被切断。

被挂断视讯的白海幽此刻的想法只能说真是哭笑不得……无助感佔满心头,无语问苍天……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2432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