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H文全肉_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过了一夜,一大早医院急诊室里便纷扰杂沓,消息不知怎幺传出去的,大批媒体涌入,争相採访,医院还得开间会议室将记者集中在一起,以免延误急诊病患,简单的记者会后,尘封的旧案开始一一被起底,外面传闻满天飞,刑侦局也炸锅,电话一通一通call项隼回去开会,他全都拒接,最后乾脆关机不理。

他在手术室外焦躁踱步,佟汐染紧急送医后已经在里头十几个小时,他从头到尾都守在手术室外,医护人员中间曾出现,短暂说明是个大手术,输血了一万c.c.,又匆匆入内,目前佟汐染仍未脱离险境。

佟世文和夫人来守了一夜,可夫人哭晕了,现在也躺在病床上,佟世文则被请回刑侦局帮助釐清案情;佟汐染几个闺蜜来哭哭啼啼、吵吵闹闹把他骂了一顿后,因为天亮了必须上班才走;陈美凡则是没空来,经纪公司内外乱成一锅粥,她忙得焦头烂额,就派了个助理阿齐来等消息。

现在的手术室外,总算清静些,就他和阿齐两人。

「项哥,姊姊不会有事的,你就别走来走去了。」阿齐坐在手术室外的排椅上滑手机,应付三不五时打进来探消息的记者,项隼在他面前走来晃去,他看得实在头晕,这才忍不住开口。

项隼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向来一丝不苟的俊美脸庞此时已长出青色的鬍髭,头髮也有点凌乱,看上去略显憔悴,他淡然道:「我出去抽个烟。」

「我陪你一起吧。」阿齐随后也跟上。

两人来到户外露台,一人拣了一张休闲椅坐下。

18禁H文全肉_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情感 第1张

「上次也是这样。」阿齐接过项隼递给他的淡烟,凑上点了火,吸了一口后,有感而发。

听阿齐提到他非常想知道、但佟汐染身边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他的往事,他顿了下,吐出一口烟圈,侧头问:「那次⋯⋯严重吗?」

「嗯。」阿齐点头,回忆,「姊姊拍戏的时候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但绳子断了,她下坠的过程中撞到三楼的女儿墙,头部重创,虽然摔在气垫上,但因为流产大失血,在加护病房住了整整两个礼拜才脱离险境。」

「怀孕了为什幺还拍这幺危险的戏?」

「姊姊不知道啊,我们没人知道,而且妳们是密婚,更不可能让剧组知道。」

流产。

如果他知道她怀孕了,他绝对不会签字,更不会远走高飞。

但,这意外实在疑点太多,项隼又问:「为什幺没用替身?绳子怎幺会断?」

18禁H文全肉_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情感 第2张

「这些啊,我们也都问过。项哥,整件事调查下来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就是,那时候,姊姊打算自杀。绳子是她自己动手脚的,上戏后她坚持不用替身,自己跳。」

「怎幺会⋯⋯」项隼愣怔着,烟夹在食指和中指间,好半晌没抽。

「姊姊她用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杀,来控诉你的负心。还好没有成功,不然,你现在就是人人唾弃的宇宙渣男。」阿齐的形容很浮夸,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的确如此。

「老天。」

染染当时候一定很痛苦吧,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觉得自己像个刽子手,扼杀了她原本美丽、单纯、快乐的人生。

项隼将头埋入双掌间,心中无限懊悔。

「所以项哥,姊姊失忆也好,这是上天给你们两个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你要加倍珍惜她。」阿齐年轻的脸庞挂着世故的表情,不明白的人看上去会觉得啼笑皆非,可项隼却心有所感,觉得这小伙子,比当时的他,通透多了。

「那是一定。」项隼很快抽完一根烟,又塞了一根进嘴里,轻叹口气道:「可是也要她能度过这个关。」

18禁H文全肉_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情感 第3张

「可以啦,你要相信正面思考的力量,心想事成是真的,你要是一直往坏处想,那就真的会往坏处去。」阿齐年纪轻轻,讲出来的话却像个传教士。

「本来,我只相信科学与证据,现在只要染染能平安,我什幺都信。」他弹去烟灰,悠悠出口。

「项哥,我能问问你和那个徐初雪的关係吗?姊姊这颗子弹,可是因你挨的啊。」

「她是我⋯⋯」项隼顿了顿,总不能说是他卧底时的线人,当初为了情报,直接和她交往了,后来恢复警职身份,才没再继续男女关係,这状况若要用一般人能接受的方式解释,就只能是一种,「前女友。」

「但她不是黑道的吗?你是警察欸。」阿齐大惊。

「小子,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我劝你最好别再问了。」项隼捻熄烟,回头睨了他一眼,起身推门,回到室内。

「项哥项哥,不要生气嘛,我不问了,原谅我啦。」阿齐没想到随口戏言居然惹毛了项隼,咂巴巴地讨饶,跟屁股进到建物里。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23274.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