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女n男小说 噗嗤噗嗤再深一点np

第七十四章 关于木头的谈判 第七十四章 关于木头的谈判
柳园?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哦,我想起来了,上次何叔就说带我去柳园,可是半路被个姑娘带走了,还说他们的主人喜欢我,丫丫呸的!先回客栈再说!
「翠儿,来给我揉揉肩,我累坏了!」翠儿乖巧的帮我揉着,不轻不重,力道刚好!
「二哥、九哥,你们先别着急,我只问你们,木材是不是去了就有,货源可不可靠?还有,来回需要多久?到底需要多少钱?为什么他们没有让兵勇们去做呢?」我要做做计画和预算呢!
「丁姑娘,木材就长在哪儿,只要蛮族愿意交换就没有任何问题,主要还是看我们带些什么去换!来回估计最快也要半个月,去的兄弟的花销用度怎么也得五十两,这货钱就不好算了!还有,这兵勇出动,到底是去做买卖还是干别的,话就不好说了!」陈二哥一五一十的应着!
「那……若是我用的是金丝楠木呢?现在市价是卖多少呢?」
「三百到五百两不等,上好的货色好歹也得上千两!」九哥拿着算盘算着。
心中有数,再大的疲惫也就放下了!「好了,生意我们做了,不过嘛,等我明天去和他们的同知大人谈,九哥明天一早陪我去!就这么定了!」我拉着翠儿準备回房,「对了,多备下的那份礼品明天也带上!」交代完毕,休息大吉!
出乎我意料的是,一大早,同知大人带着良木县丞和主薄直接找到了客栈,翠儿手忙脚乱的帮我着装,「翠儿,不急,让他们等着,这生意找上门来呀,我们要有耐性呢!」哼哼,不借这个时候抬价我还等什么时候呀?真的是无商不奸呀,我发现我在古代除了撒谎撒得行云流水一般,在经营公司方面也是大有潜力可挖呀!砚池门就是我的试金石嘛!
等着我梳洗停当,大人们已经在堂下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九哥和陈二哥都来催我好几次了!
我缓步下楼,待看见几位大人后,才堆起笑脸,急忙迎了上去,「在下昨晚商议行宫之事,耽误了时辰,今早又耽误了几位大人的时间,惭愧惭愧!来人啊,备下酒菜,我要宴请几位大人!」
「丁掌门果然是知书达礼,两位大人可是向我极力举荐了您!」一个胖子站在县丞和主薄的中间,应该就是同知大人了吧?头大耳肥,不是当官的就是个伙夫!很显然,伙夫是不会站在这个位置上的!
「您是同知大人吧?在下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请上座!」我丝毫不避讳的坐在的主人的位置上,并没有让位的意思,翠儿也聪明的上汤上茶,又是递毛巾,又是上点心的,这架子是摆足了!这丫头,真贴心!
又是宴请又是上座,几位大人反倒有些不自在了,越发的变得战战兢兢的!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只有砚池门这样的帮派才有实力帮他们的忙!否则他们也只能忙得团团转,不敢出派兵勇!
等到僕从们都散尽了,只余下翠儿时,同知大人终于按耐不住开了口,「丁掌门,这行宫尚缺门厅各处支柱二十余棵,下官想请掌门帮帮忙!也算是为官解忧、为民造福啊!」咦?自称下官啦?解个头啊,买个木头就能造福于民?你当人民都是吃木头的?
「此事,我昨晚会同各堂口商议过了,只是这路途遥远,而蛮族之情又深不可测,路途十分兇1女n男小说 噗嗤噗嗤再深一点np 情感 第1张险,况且这……路不好走哇!」我为难的搓着手,并不看向他们任何一人!我就是不能让他们看出我的真实意图!
「丁掌门有何为难之处儘管开口,下官一定着力解决!」同知够聪明,知道我想敲竹槓!
「其实,丁某忧虑之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首先是买木头的钱,我们砚池门虽说是收民利之百一,可是对于这二十多颗木头来说,只算是杯水车薪,不够哇!敢问大人能否预付些定金呢?」预付款哎,有没有啊?这种肯定是要做没本的买卖才合算的嘛!
「这……可以!不过,丁掌门需要购齐这二十三棵才行!」同知丝毫不愿意让步。
「同知大人,这木头天生地长,岂是我等凡人所能控制的?丁某也只不过是尽力而为,若是在此夸下海口,做不到可就食言而肥了!」
同知大人尴尬的不知如何接话,我相当善解人意的起身鞠躬,「大人,丁某也只是想尽一份绵薄之力,这所谓定金,也就是想请大人预支一部分货款给丁某,等到货到了,再行对账,多了退钱,少了再给就是!」
「尚可,不过得立下字据!」主薄帮了一句腔,我微笑着点头答应了,心中开始问候他家的亲戚了,还真糊弄不过去!
等我跟他们商议好价钱时限后已经是日已过午,一顿丰盛的宴席过后,欢言而散!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每颗木头我买了他们一千二百两,只要我买齐了二十颗就是两万多两银子呢!哈哈哈,我仰天大笑,而且我还逼迫他们在字距上盖上了州府大印,最好的是,他们答应我两个个月后再交货!
今天,我大获全胜!当然,此等密议之事,只有翠儿在场,其他人全不知情呢!我要威震一次砚池门,给大家伙一次惊喜!
「打道回府!」从我喜悦的表情上,陈二哥和九哥都很开心,也都谨慎的没有追问过程,很明显,我帮砚池门长了脸,我的威信也自然而然的上升了,他们对我算是有六成的心悦诚服了!
看来一周之内我是回不到飞云堡了,只能请胡可儒帮忙,替我送封信给郎飞云了!

第七十五章 穀场上的锦标赛  第七十五章 穀场上的锦标赛
回到飞云堡,吴帮头和陈二哥开始着手準备出行的物资和用度,整个砚池门忙得是热气腾腾,我趴在床上,拿着笔给郎飞云写信,这怎么写呢?我背着他跑出来,不知道他又拍碎了多少家俱,写简单了怕被骂,写多了又怕他直接追着来了,那时候,我这个门主估计就威风扫地了。
左思右想,我起身找出了一张人民币,哈哈,我送他一百,这个可是第二张啦!然后写个附言,既要表达思念又要回绝他来找我,要让他乖乖的在飞云堡等着!我是提起笔又放下,在床上翻来覆去,唉,以前的文学课我怎么就不多听听呢?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开始怀念起文学课上的那个戴眼镜的秃顶老头了,还有互联网上的百度大神!可在古代,我真没有办法了,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就这样吧,我落下了大名,依旧是用我的签字笔和撕我的动漫笔记本。这个在古代是绝对造不了假的,丁叶出品,绝无仿冒!
翠儿帮我请来了胡可儒,「老胡啊,我这里有件事情要请你帮忙了!」
胡可儒知道我帮砚池门找来了大笔的生意,更加的信任和依赖我,「丁姑娘,您只管吩咐就是,我砚池门得遇明主,终未败在我的手上,胡某感激不尽!」
「好啦,这种话以后不要讲了,什么恩德仇怨不要整天挂在嘴边!两件事,一是着可靠之人,替我把这封信送给郎飞云,二是通知下去,这次随我走货的人和货都由我挑选!」这种天天都感恩戴德的话我真的是听不来啊,浑身起鸡皮疙瘩,真想不通我的那个现代BOSS怎么会喜欢别人拍他的马屁,真是大脑进水,小脑养鱼的典型範例!
「你要亲自走货?」胡可儒惊诧的抬头看着我。
「是啊!不亲自走就掌握不了走货的情况,就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不用劝我,快去办吧!」实践出真知呢,我这个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用最直观的实践来提炼的我理论知识,再来指导我的实际工作决策!哦哟,我的哲学水準在古代得到最实际的运用,哈哈,还不错!一种成功的感觉油然而生!
胡可儒领命下去吩咐了,我开始考虑怎么从几百号人里选出跟随我走货的人,不可能全部带走,那么带走的必须要是各方面都优秀的人才才行。
吃过午饭,我就集合了所有帮众,呼啦几百号人一拥而上,把整个大厅都挤满了。我完全找到了以前教授讲课作报告的感觉了,原来我就是个人来疯,人一多就什么点子都出来了!
我站到正厅的大桌子上,「全部人退到厅外,安静!」各堂口的堂主努力帮我维持着秩序,「明天,吴帮头和陈二哥要随我出去走货,各堂口人员听令!身体健壮,家无牵挂的,愿意随我出行的前进几步,进到大厅里来!不愿意去的留守砚池门,各司其职!」
大厅里瞬间挤进了两百多人,各个堂主纷纷走到后面複述我的话,进入到大厅的人员还在不断增加。
「愿意去的,全部到各堂堂主处记名!全数待到穀场去!」看来愿意去走货的人很多嘛,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大厅装不下了,只能考虑去其他地方了。
带到穀场的总共三百多人,我吩咐各堂堂主,去的人年龄必须在十八到四十五岁之间,超过的就不许去了!
我让翠儿带着内务堂的人找来了被褥,干什么呢?我让他们全部做一次仰卧起坐!嘿嘿,优胜者留下再行筛选,由内务堂的王叔找人记录。本来是想弄点什么马拉松,一千米之类的体育竞技项目的,考虑到明天就要出发,不能太损耗体力,所以我才弄点温柔的!
我讲清楚了的动作要领,几百号人就开始了选拔,由于床褥有限,有的帮众等不及就直接抱来了几捆草,在草堆上开始了仰卧起坐,我蹲在角落里,哇,全民健身呢!真热闹!几百号人起起伏伏,犹如浪潮一般,我突然想起以前我们在学校做广播体操,每次班主任必到,看来,这样的场面果然够震撼、够吸引人!
一顿饭的功夫,场上就只剩下了完成情况最好的一百人了,我在地上用石块挖出了一条直线,同时让翠儿找来了做衣服用的软尺,对啦!这个就是立定跳远!这次只能留下五十人!我作了示範后,选拔继续进行。
原本以为选剩下一百人,穀场上就应该有很多空地了,可是这样的方式古代人都没有见过,看热闹的人比参加选拔的人多得多了,穀场上除了帮众以外,连村民们都来看热闹了。我反倒被挤出了穀场。
古代奥林匹克?不,这个顶多也就算个锦标赛!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560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