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是什么意思 宝贝给我含紧流出来

【GL】老师外带-7 在经过选手的遴选之后,排球彷彿变成了一年级学生的全民运动。
不只我们班,其他班也是,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在教室后面,或甚至是走廊上练托球!这种狭小空间大概也只能练习托球吧?除了体育课之外,小薇老师也说了,如果课程不赶的话,她会尽量让我们找机会练习排球。毕竟会托球并不能决定比赛胜负,我们如果想赢得冠军,除了多一点实战演练,老师还会进一步教我们怎么打战术!
这就是她当初印那些A4战术板的用意所在!
而除了计画着班上同学的实际对战之外,我与老师放学后的特别训练也持续进行。
天气稍微变冷了一点,可能也是为了方便打球活动,她变得少穿衬衫跟套装,都穿平底鞋,也开始穿一些长袖的衣服。
大概练习到第三天的时候,我终于开始慢慢掌握高手发球的方法了!老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拍着我的肩膀说:「看吧!只要努力还是可以的,对吧?幼璿,妳没让我失望!」
听到她这么说我好开心!但同时又有种压力上身的感觉,现在我虽然会高手发球了,但还称不上厉害不是吗?
为了奖励我,她那天也请我吃饭,还让我到饮料摊去买饮料!
当我们终于肩靠着肩坐下来吃饭时,闻着她的青酱义大利麵的香味,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了我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老师。」
「嗯?」她捲着麵入口,回话时不忘擦掉嘴巴上的麵酱。
「我很好奇,为什么老师特别花时间……教我打球?」
「哦?总算问了!我还以为妳不好奇呢!」
难道妳从一开始就希望我问吗?
「其实理由很简单啦。」老师拿起随餐附赠的红茶喝了一口。「幼璿,看到现在的妳,我就会不自觉的想起以前的我哟!」
「咦!以前的老师?」这个答案倒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为什么?我跟老师……一点都不像吧?」
她的瞇瞇眼弯成愉悦的弧度,十指交叉着,在那盘麵上空盖了一个屋顶。「幼璿觉得跟我哪里不像?」
「都不像啊!老师这么高,又这么漂亮……」身材也超棒的!虽然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橘色的针织衫,看起来略微休闲,但是即使是这样,那件过膝的米色裙子还是露出了她的美腿,正面腰间的红色绑结也很特别。
她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遮着嘴笑了一下。「那妳一定不知道我高一的时候身高也只有一五八,有点胖胖的而且完全不会打排球!」
「一五八!可是妳现在一百六十几啊!」
「因为我高二的时候突然暴长了快十公分啊。」
跟我一样的身高,不会打排球……「就因为这样,所以老师决定亲自教我打球吗?」
「在妳身上,我也看到不亚于当年的我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她优雅地拿起叉子跟汤匙,轻轻地捲着麵条。
「幼璿知道吗?以前也有一个人利用放学后的课余时间,教会我怎么打球;我后来对排球产生很大的信心,等到高二、高三终于成为队伍里面不可或缺的攻击手,全部都是因为他的关係。」
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老师口中的那个「他」是个男生。「是……老师说过的那个外聘的教练吗?」
她又笑弯了眼,「幼璿好聪明!怎么办?这样叫我怎么能不喜欢妳啊?」
明明是玩笑话,却像是一颗大石头在我心里激起一阵涟漪;可恶……都不知道这种话听在一个喜欢妳的人心中会造成多少联想吗?
「确实是教练教我打球的!那是个很好的教练,不仅带着我们练习基本功,就连战术也从零开始慢慢教起。当然啦,因为我们一年级就接受专业训练,所以就算一开始球技不好,面对完全没经验的其他班还是轻鬆赢球;等到后来她们开始接受练习时,我们也因为底子比较好,再加上战术配合得以力压对手。」她嚼着麵条,嘴唇含着叉子看着眼前的白墙,像是在回忆。
「真的是很怀念那段日子啊……」她耸肩,我盯着她的脸,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脸由白透红……小薇老师脸红了!
「教练是帅哥吗!」我回过神才意会到自己这问题又冲又没礼貌!
她楞了一下,毫不掩饰的点点头。「是还挺帅的,那个时候的他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所以很多同学都暗恋他哦!不夸张。」
老师也包括在内吗?暗恋那个年轻的教练……我不敢再问,就怕问出那个令人心碎的答案……
我默默地吃着我的综合寿司,耳边听到她又说了一些以前练球的事情。「哎,以前的事情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总之呢!幼璿,我在妳身上看到了以前的我。我私心的希望妳能够好好练习,最好能够成为我们班的秘密武器!」
「老师对我的期望好高!」我苦笑,这次是真的感觉到压力了。
她顿了一下,重新缓和了语气说:「对不起,是我一厢情愿……忘记刚刚那句话吧!好好努力,替自己争取最高荣誉,那也会成为在妳高中生涯里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就像我一样!」
老师的美好回忆,大概是建立在当年完成不败神话的喜悦里吧?我的愿望比较小一点,我只希望……能好好珍惜跟老师在一起练球的时光,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然后,就在挑选选手那个礼拜的星期五中午,公布了一个有关班际排球赛的重要讯息!
对战籤表正式宣布了!除了公布在学校的穿堂、体育馆的布告栏之外,上学校的网站也可以查得到;许多同学都很好奇,我们一年级只有十四班,而且要打的是淘汰赛,再怎么样分也没办法配成八的倍数吧?
答案很简单,就选出两个种子班级直接晋级第二轮,剩下十二个班级先打第一轮预赛,这样等到第二轮开始就是八强了。
我觉得那没什么重要的,并没有特别关心,反而是专心準备英文小考,并且谨记着要去拿下星期一要用的测验卷。
我选了中午吃饭的空档进办公室,然而等在那里的小薇老师却是皱着眉头,表情活像是胃痛似的。
而且一句话都不肯说!
到底怎么了?
「老师,关于星期一早上要用的考卷……」我依照平常应对的方式开口,不料她突然摘掉髮夹,像是发脾气似的推开座位,蹬着皮鞋转向背后的百叶窗!这个突然其来的激烈举动吓了我一跳!
怎么啦?小薇老师!
「哎呀!昱薇,这样吓自己的小老师可是不行的哟。」
我回头,发现背后站着一个拿着黑板用的大圆规的女老师;那个老师好像是八班的导师,也是教数学……她的头髮短短的,五官很深邃鲜明,感觉好像混血儿!
正扠着腰望向窗外的老师因为这句话而回头。「曼龄……」
「只不过是抽个籤而已,何必这么在意对吧?」这个老师知道小薇老师会心情不好的原因吗?
「问题根本不在这里!而是……」
「我们会在第二场就对到。」
小薇老师皱着眉不讲话了。
「这意味着冠军战提前开打吧?昱薇,我知道妳很重视这个比赛。」那个数学老师又靠近老师一步。「我也一样重视,我很期待我们班跟妳对上的那一刻。」
「曼龄……」老师的表情突然变得很複杂,但那样的表情转瞬间消失;平常看起来总是温和的瞇瞇眼变得超有气势!
这就是老师在球场上的表情吧?
「我们不会输的。」
「我也觉得我们不会输。」那个数学老师故意挺胸,姿态充满挑衅!「好好训练妳的学生吧!让我们相约在第二轮碰头!」接着撇头离开,根本就是下巴看人!太过分了吧!
小薇老师只是瞪着那个老师的背影,直到她回到自己的位置。
老师深深吸了一口气,来到我面前。「对不起,幼璿,刚刚吓到妳了。」
「唔,不会……」事实上我就是真的被吓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客气啥。
她坐了下来,拿出星期一要用的考卷。我则是握着手机,纪录了她所交代的细节。
沉默一阵。老师最后叹了口气,「刚刚那个老师,知3p是什么意思 宝贝给我含紧流出来 情感 第1张道她是谁吗?」
「我不知道;是她让老师心情不好吗?」
「不是,是因为抽籤结果的关係。」老师性感的唇弯出複杂的苦笑。「而她,沈曼龄,是一年八班的导师……也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
我睁大眼睛,那意思就是,那个数学老师也同样是「不败传说」里的……
「我们在球场上是合作无间的搭档,她是最主要的举球手,我是第一攻击手;当年我们的A快、B快、长攻杀遍所有班级。」她往后躺,把自己埋进红色椅背。「她也是我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当我知道今年她跟我一起接一年级导师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将会是第一次在球场上针锋相对……」
小薇老师双手抱头,一副很难以接受的表情!「我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天啊!第二轮!」
我终于知道了……这对老师来说想必心情很複杂,我只是有点搞不懂,既然之前是这么好的朋友,那为什么要这样故意对老师讲话……虽然是她们自己的事情啦!
「虽然有强悍的对手在等着我们……那我们只要多练习,要赢也不是没机会吧?对不对……老师。」
她吐了一口气,重新恢复笑容。「幼璿说的对……啊!佔用到妳的休息时间,妳先回教室去吧?」
唔?可是今天下午之后已经不会在课堂上跟老师见面了,那放学的时候……「老师,今天的练习怎么办?」
「妳要回家吧?我今天晚上也有约,所以暂停一次,等下礼拜再继续。」
「哦!」其实我比较希望老师再留我多练习一下的说……不过算了!休息一下也不见得是坏事。
离开办公室前,我还特意看了那个数学老师一眼;光想到刚刚她面对小薇老师的态度我就对她印象好不起来!
哼,等着吧!我们不会输的!

【GL】老师外带-8 放学钟声响起,我提着早就準备好的背包去跟同学挤公车;在离开学校之前我还下意识地去瞄小薇老师的白色BMW。
说真的……明明放学了,又是星期五应该要回家,但是总觉得没去球场报到怪怪的……才开始第四天而已啊!我就已经习惯这样的训练课程了?
经历过公车以及捷运加总起来将近两个小时的罐头挤压过程,我回到家的时候还不断庆幸着自己没被真的压进马口铁製成的空罐……不要胡思乱想!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丢下行李,以及拿乾净的衣服冲去洗澡!
洗好澡、终于换上乾爽的便服,爸妈已经在楼下叫我下去吃饭;现在都七点多快八点了,他们应该早就吃饱了吧?
我盛了白饭,加了点肉汤再夹了一大把青菜,就像一只羊一样开始努力「啃草」;学校餐厅的东西虽然好吃,唯一的缺点就是很少有吃蔬菜的机会。
老妈泡了红茶,跟老爸一起窝在客厅看电视;真是的,明明就是乡土芭乐剧,为什么他们还可以你侬我侬的一边喝红茶配水果看得这么开心啊?
花了十五分钟解决晚餐的我顺便把碗洗起来,在準备上楼之前被妈叫住,问我要不要喝红茶。
谁想介入她们「小俩口」之间看她们放闪啊!正当我开口拒绝后,我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立刻又冲下楼,以惊人的姿态冲到眼睛几乎黏在电视画面上的她们面前!
「怎么啦?」老妈一脸错愕,而老爸则无视我的阻挡继续看节目;你也稍微注意一下你女儿行吗!
「妈!」我施展哀求般的眼神攻势。「我要买一个排球!学校要比赛,我想在家练习!」
老妈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手边的红茶杯举起又放下,接着慢慢地自沙发起身。
「我记得妳姊五年前也要过同样的东西;那颗排球应该还在她房间,我拿给妳。」
……没想到我们家里居然有,更重要的是,我那个纸片人老姊居然也说过想要打排球?
我抱持着半信半疑的心情跟着老妈前往姊姊的房间,在整理的井井有条的柜子里找到那颗传说中的排球。
我一摸到就知道它已经「消风」了,往地上拍几乎不会回弹;家里没有球针,解决方法是前往巷子口的脚踏车店,去找那边的阿伯老闆把气打饱。排球跟学校一样是纯白色的,而且很新,除了一小部分的球皮沾了类似像沥青的黑色颜料之外,整颗跟全新的没两样。
老姊那家伙一定是三分钟热度,要不然怎么连一点磨损的痕迹也没有咧?
「现在八点多了,妳急着用吗?」听妈的意思,很可能是希望我等到明天出去买早餐再顺便拿去打气。
可是我想赶快练习,就算只是托球也好!「我现在拿出去给阿伯灌一灌,不用十分钟就回来!」于是我就穿着运动棉裤,外面随便再套一件薄外套就出门了。
结果发现回到平地之后我变得完全不怕冷!在学校每天都要面临日夜温差、半山腰上的强风,时不时的天气变化更有可能十分钟前大太阳,接下来却是倾盆大雨;这种「恶劣」环境都能挺过来的我,平地的风又算了什么呢哈哈哈!
阿伯算是我们认识多年的邻居,以前小学的时候我骑脚踏车上下学,三不五时「落鍊」牵来给他修,他都很好心的没收我们工钱,当然帮排球灌气这种小事也一定不会跟我收费。
老妈从小就教我「嘴巴甜的小孩得人疼」,我甜甜地送上一句「阿伯人最好了,谢谢!」,阿伯不仅没收费,还顺便赚到一包麦香红茶!这种「有吃搁有抓」的生意我超爱的,来几次都奉陪!
回到家,我把红茶丢进冰箱;毕竟红茶只是辅助,排球才是重点,我立刻在厨房试拍了几下,弹跳声听了好舒畅!
不过老妈倒是很担心我打破碗筷,叫我回到房间去玩,还不忘补上一句:「记得传个讯息给姊姊,说妳把她的排球拿来用。」她明天会回来,万一什么都没说给她看到,她很可能会念人。
也是,老姊对自己的所有物很重视;现在是因为她不在家,我才能直接进她房间拿东西。
我们家只有我跟姊两个小孩,她现在在一间国立大学的外文系就读;我只是个小高一,她却已经大三了,我们差五岁。可能是因为年纪的关係,我们的感情虽然不算差,但也没好到如胶似漆,除了小学之外,我们没什么机会一起上下课、分享同学间那些狗屁倒灶的瞎事与八卦,或是互相交换考试心得等等,姊妹之间的共同乐趣也少得可怜;尤其她上大学外宿,而我在考取了道禾之后也随之住校,除非真的很刚好或是休长假,不然我们没什么机会见到面。
讯息也传得不多,相较于姊姊……我跟老师传讯息的机会还比较多。
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先把应该交代的事情做完;不知何时,老姊LINE上的缩图已经从一个人的自拍变成两个人了,另外一个人是看起来黑黑的男生,是男朋友吗?老姊什么时候恋爱了?
我告诉她我借了她的排球来练习,得来「请随意」三个字;面对这种早就用不到的东西,我想就算她回到家看到我在练托球,搞不好都不会有太大反应吧?
我跳出与姊姊的聊天视窗,下意识地跳到了与老师的对话里。
记得她说她今天晚上有约,不知道是跟谁约呢?我与老师之间的讯息还停留在星期二晚上的「见红事件」的后续。
在我传出「好多了」之后,老师后来只有再回「那就好,如果有问题记得找舍监小姐帮忙知道吗?」这样。隔天也没有问我究竟为什么会流鼻血……会不会是她最后终于发现了自己胸前的钮扣绷开,了解到自己才是引起「见红」的罪魁祸首?
哎呀!光想到老师里面那件黑色背心我就觉得好害羞哟!不想了不想了!我傻笑的像个白癡,平复下来之后深呼吸,决定传讯息给她!
『老师,在忙吗?我到家而且吃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我在萤幕黯淡下来之前注视着萤幕,但是一直都没出现「已读」;我丢下手机,抓起那颗排球丢着玩,然后开始举在脸上进行托球练习。
虽然这几天我跟老师都在练习发球,但是很奇怪,自从我学会发球之后,我对排球的惧怕突然间消失了,就好像终于认识到一个人的内在一样,变得很亲近,我甚至想要一直去练习它。
推上去、落下、推上去、落下……我偶尔会把球试着送到更高的地方,反正我房间里的灯有灯罩,就算球轻轻撞到也不会破,所以我很放心的推,甚至差点碰到天花板!哈哈!好好玩哦!
「叮咚」!手机叫了?是老师吗?心脏猛跳了一下,右手伸手去抓手机,发现萤幕上回传讯息的ID果然是她!怎么办?我好……
「咚」!兴奋……兴奋不起来啊!靠!
掉下来的球直接打到我的头……因为气打的很饱,所以马的超痛……不过没关係!为了老师,被排球稍微K到不会怎么样!我打起精神,滑开萤幕。
『到家啦?没有在忙,我还在吃饭。』
原来老师还在吃饭啊!不过都八点了耶。『老师,给妳猜我在家里找到什么?』我下床去抓回滚到门边的排球,然后对着排球按下快门。
『什么东西?』
我送出刚刚拍的排球照片,『这样可以在家练习了!老师,我们一定会赢的!』
接着老师没有打字,而是直接传送语音讯息过来。这是老师第一次传这种讯息!这样我不就可以重複听到老师的声音了吗!根本赚到了!
只有十秒钟,宝贵的十秒钟!我迫不及待地按下播放,同时把手机的喇叭正对着右耳——
首先冲进我的耳朵的是一声很亲密的「昱薇」。
我傻了!那是男人的声音……
接着小薇老师的声音才渐渐把我的注意吸引回来。「幼璿啊,真服了妳!老师也相信我们一定会赢,好好练习,不过要小心别打破家里的东西哦!」她的声音带着雀跃,不过旁边的声音也还满大声的,不只是男生的声音,也有女生的。
她今晚有约……就是去跟朋友吃饭吗?叫她名字的那个男生,我总觉得有点小耳熟,在哪听过啊……
我抱着排球回床上,莫名的在意起她究竟跟谁吃饭……好讨厌!为什么有男生在场?虽然说……就算是有男生在场也不见得会跟小薇老师怎样,但我就是在意嘛!
问问看好了?
但是要怎么问才不会太刻意呢……嗯!我想到了!
『老师晚餐吃什么啊?好热闹哦!』我在后面刻意又加了一个小小的表情符号。
结果这次传过来的是一张照片。
老师自拍!她把手机刻意拉远,照她自己桌上的东西,也把自己包含在内;她绑公主头耶!好漂亮!我差点想直接亲自己的手机来一个间接接吻,不过想想这招实在太花癡所以还是算了吧!
但在高兴之余,我也看到了刚刚疑似叫老师名字的那个人……因为那个男生就坐在桌子另外一面,他的手摆在桌子上,所以一同入镜了。
那是个穿蓝色长袖衬衫的男生,入镜的左手上挂着一支很奇特的錶……
应该就是这个男生吧?我抱紧排球,而老师又在照片下方传来这家店的店名。还说『吃得差不多了,要回家』。
我一方面因为老师很大方的秀出自己吃饭的地点跟照片而感到开心,毕竟我相信面对其他同学她不一定会这样,可是……可恶,这男生到底是谁啊?就坐在小薇老师右手边,会不会是想追她?
或许该找机会问问学姊,看是否有其他关于小薇老师的八卦?

原创文章,作者:街拍美女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13122.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