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姐姐的往事

我和姐姐从小一起长大的。从娃娃时期小学、再到初中,我和姐姐手牵着手一路过来一张桌子上吃饭,一张桌子上写作业,甚至一张床上睡到小学四年级,我和姐姐几乎是形影不离。姐姐比我高一年级中考以后去了一家纺织厂上班。从那时起,我和姐姐才分开各自一方

我和姐姐的往事我和姐姐的往事 情感 第2张

一件事很奇怪的,我从小不喊“姐姐”,而是喊姐姐名字小丽”。爸爸常说我没礼貌,可是就是不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上高一,我才意识到喊“小丽”不好应该喊“姐姐”才是。现在比较瘦,而姐姐胖胖的。听妈妈说,婴儿时期姐姐又瘦又小,就象一只小猫一样,有气无力的。外婆看见了就叹气说:“这个孩子恐怕养不活哟!”谁知道长大后,姐姐竟然长得又白又胖。每当妈说起这件事时,我就会问:“我小时候呢?”妈妈肯定会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还做着手势说:“你小时候胖,又特别健(这是家乡话,是指调皮淘气意思),在妈妈肚子里就开始脚踢了。睡觉时,摇床都要摇翻了你就是不睡,还老是哭,哭声又大,整个生产队都听得见。到了会跑的时候,你健得不得了,把身上的肉都健掉了。”每当说到这里全家人都会哈哈大笑

儿童时期都是很有意思的。那时我就象是姐姐的影子时刻不离,而且不管什么事都要跟姐姐拼着。姐姐去哪里我也要去哪里,姐姐要什么我也要什么,甚至看见姐姐穿裙子我也嚷着要穿裙子。妈妈笑得直摇头,当真就把姐姐的一件裙子给我穿上了。可把我高兴坏了,又跳又叫,跟姐姐比裙子,还跟姐姐到外面遛了一圈,直把外面的人笑得前俯后仰。我的儿童时期,是在上个世纪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那时生活是比较清贫的。猪肉一个月才吃一回,就连那最差糖果饼干都是稀罕物,偶尔买一回就把我乐得象过节一样。有一次陪爸、妈在田地里干活,妈妈叫我去小店买来十个糖果,并让我把糖果分成两份,我和姐姐一人五个。可我当时竟然悄悄地把姐姐的一个糖果咬掉半个然后起来递给姐姐。姐姐也不知道,等剥开那个糖果就笑起来了。爸、妈看见了也是笑得直摇头。我是又蹦又跳,笑得都直不起腰。西山上的太阳公公也都笑了,笑得脸是那样的红……这件事后来成了笑料,妈妈始终没忘,每当提起都会引来哄堂大笑。而我总是苦笑无语连连摇头。我一边暗自埋怨自己自私,一边又为过去日子的清贫而心酸

小时候我有时欺负姐姐,至于那些惹姐姐生气甚至哭的事情,就没必要细说了。因为每当想起那些事,我就会陷入痛苦伤感之中深深自责小时候的懵懂和自私。姐姐性格温和的,凡事总是让着我,被我欺负了也从来不会跟我计较。现在我有时就想,一定好好对待姐姐,有机会要补偿姐姐,为自己小时候赎过。

小时候我和姐姐也会帮家里做点小事的。过去用柴火烧开水,姐姐负责往锅灶里塞柴,我就站在锅台旁边负责察看锅里有没有冒气发出响声。每当看到姐姐脸上被灶灰抹黑了,我就会哈哈笑个不停。姐姐赶紧用手去擦,谁知越擦越多,越擦越黑,显得格外滑稽。家里柴禾不多时,我和姐姐会挑着或抬着箩筐去树林里树叶、捡树枝。爸、妈做事回来,我和姐姐会拿着一只水桶到河边抬水。满桶水抬不动我们就抬半桶或大半桶水。抬水时,我们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有时我还开玩笑故意让姐姐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悄悄地把水桶往姐姐那边移。姐姐路上知道等到了家里才发现。姐姐会笑着连连摇头,我更是笑得弯下了腰。雨后围堤的青草坡上会长细小鲜嫩的白蘑菇,我和姐姐看见了就会高高兴兴地拿着篮子去采摘。我们还比赛看谁采摘的蘑菇多,往往是姐姐的蘑菇比我多。有时我会趁姐姐不注意,从她篮子里抓一把蘑菇塞到自己篮子里,然后转身往家跑。妈妈会把我们采摘的蘑菇做成汤。我和姐姐一边吃一边笑,那种美的味道真是一辈子忘不了。上小学时我和姐姐放学回家如果爸、妈做事还没回来,我们就会坐在家门口要么看书,要么说笑,有时甚至背靠睡着了。等爸、妈回来把我们叫醒时,我们揉着眼睛相视而笑。那个时候农村没有电视机,家里只有一台收音机。这可是我和姐姐的宝贝,我们常常把它抱在怀里听,那真是听得津津有味。到了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听收音机就成了主要节目。爸、妈有时会让我和姐姐念课文给他们听,有时还会让我跟姐姐摔跤看谁厉害每次非要把姐姐摔倒才肯罢休,逗得爸、妈笑个不停,甚至笑出了眼泪。过去的生活就是这样简单快乐!姐姐上初一时,因为那所中学馒头做得好吃每天早上姐姐都要多买一个馒头,中午带回来给我吃。有时甚至自己只吃半个馒头,而将另一半也带回来给我吃。每次我都会开心地接过馒头,狼吞虎咽地吃着,姐姐总是站在一旁看着我笑。在我上高中时期,姐姐还带着水果学校看过我。记得当时,我是多么的开心!这些往事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想起来我会觉得那样温馨美好

姐姐出嫁时,我正在远离家乡的大学读书所以就未能参加姐姐的婚礼。这也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遗憾!记得当时得知姐姐出嫁的消息,我既感到喜悦又感到失落惆怅,不知为何?我也只能心里不断地祷告:“祝姐姐幸福!”后来我大学毕业,也去了姐姐那家工厂上班。姐姐还是一如既往,对我照顾有加。我对姐姐更是心存感激。再往后,我南下广东打工,跟姐姐聚少离多,也只能在每年春节见面了。姐弟情深不能常相聚,实乃人生之憾事。我时常会回忆往事,心里挂念姐姐。我想,我和姐姐这辈子很深的缘,而且将会缘深到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